——临朐出租车和电动车营运问题的实质

如果资本运营的实质是增殖,那么权力无序的实质就是肆意占有和剥夺。有序的市场经济社会只有市场这只“无形的手”,无序的伪市场社会也只有无处不在的权贵们的权力在肆虐。地球人都知道中国出租车的营运权是地方政府的一块蜜肉。围绕着剥夺和反剥夺,中国各地出租车司机都进行过不同方式的抗争。

近日,临朐县政府有关部门发出通知,禁止电动三轮车在县城主要街道拉脚营运。

临朐县城最早的拉脚服务是两轮摩托车。后来,随着客流量的增加,两轮摩托车逐渐被三轮摩托车替代。进几年,油价一路飙升,电动车随即兴起,机动三轮车又逐渐被电动三轮车取代。临朐县有电动三轮车近4,000辆,这些拉脚的车主大部分是“下岗”的失业工人,其余的是县城附近被占完了地的农民和一些既无技术身体又差的人。电动三轮车拉脚,缓解了县城附近近四千个家庭的生存艰难状况。

前几年,政府部门看到电动三轮车拉脚逐渐成了规模,便开始卖牌收费。不久,他们看到有利可图,开通了六路环城公交车,又“招商引贼”成立出租车公司,酝酿取缔电动三轮车拉脚营运,但在电动三轮车车主们的抗议下,一直没有施行。今年下半年,出租车车主们因电动三轮车拉脚影响其生意,拒绝交纳手续费、营业税并到交通局抗议。临朐县有关部门随即禁止电动三轮车在县城主要街道的拉脚营运,并宣布到12月15日彻底取缔。电动三轮车车主们在县委、县府门口抗议已持续近一个月,并到济南市有关部门上访,最后还是无奈何被赶出县城。

其实,出租车车主也很不容易,七拼八凑十几万元买辆不值30,000元的车跑出租,主要是买政府和公司的路钱,所谓营运权、挂靠权两权威逼,职业独立的主体地位丧失,每天200元的营运额才能保本。近几年政府一直想取缔电动三轮车,所以不再收取费用。电动三轮车除充电外,几乎没有成本,有生意给钱就拉,挤占了出租车县城里的大部分业务,弄得出租车车主非常狼狈,他们对这种不公平竞争当然有意见。

电动三轮车被赶出县城,被取缔是迟早的事,此事已经酝酿多年。因为从根本上说作为最弱者电动三轮车的生存问题不是政府的考量,而出租车的营运成本也不是主要考量,他们的关键考量是营运效益最大化能否实现,这也是全国出租车行业的实质所在。临朐县政府有关部门顾虑的仅仅是:电动三轮车拉脚者大多是“下岗”工人且人数众多,近几年临朐县“下岗”工人多次到县委、县政府静坐示威,这些大老爷们怕引起连锁反应,才拖了这几年。现在,出租车车主因政府在他们身上割“肉”多,在电动三轮车拉脚者身上割“肉”少,这才到公路局“闹事”,要求取消税费或取缔电动三轮车营运,政府和相关部门的既得利益受到威胁,平衡被打破了,终于有了罔顾和谐取缔电动三轮车的口实。

4,000辆电动三轮车游弋临朐县城主要街道,影响县城“市容”,这是事关县大老爷脸面的大事,岂容儿戏?再者,它影响了后来成立的出租车公司的业务,影响了政府和合伙人的钱袋子,事关根本能不为之?至于那些电动三轮车拉脚夫,他们本就是既无权势亦无本事的草民,闹腾闹腾也就过去了。

临朐县电视台记者为此采访了部分人大、政协代表。这些据说代表民意的家伙们,对代表了人民一切的政府取缔三轮车的拉脚营运表示赞同:公交车、出租车完全能满足临朐县城客运需求,取缔三轮车后,县城的街道减轻了拥挤程度,街道也显得宽阔了。

临朐县政府有关部门禁止电动三轮车在县城拉脚营运后,大部分车主到县委、县政府门口抗议,这在临朐应当是大新闻,临朐县电视台记者不报道;临朐全县人口总计80余万,4,000辆电动三轮车涉及临朐县40分之一的家庭,人大、政协委员不但不代表民意,就政府侵害民利的行为给予制衡并提出自己的解决方案,反而助纣为虐,为政府侵害民利的行径唱赞歌。这就是“中国特色”的新闻,“中国特色”的民意代言人。

布什总统认为,民主最大的功绩就是把政府关进了笼子。其实,任何一种政体,不是人民把政府关进笼子,就是政府把人民关进笼子。人民把政府关进笼子,政府为人民所用,人民的利益才能得到保障,社会才能正常发展;政府把人民关进笼子,人民就成了少数统治者享乐的工具,人民的权益甚至生命就没有了保障。

2007-12-10

民主中国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