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酒葫芦:感怀《山河故人》

Share on Google+

山河故人多年来中国电影既不敢太现实也不敢太不现实,太现实了怕审查通不过太不现实咱又没那么多超现实天才导演。

其实中国电影最怕现实,因为现实总是肮脏的,同时也怕不现实,电影太不现实会让人想到黑暗的现实和荒诞的主义。

《山河故人》,一部介乎现实和非现实之间的电影,说她现实因为电影呈现的都是俗家琐事,说不现实因为每个人物都非血肉个性而是符号图谱,一种观念性客观承兑,背景是文化落差和内心走向。

当一个西北小镇的女人和她男人离婚,当她刚生下不久的儿子被男方带到上海,当7年后儿子出现在她面前,一种巨大的心理和文化落差横在他们面前,面对这样的落差身为母亲的她只能再次放弃。

西北小镇,一个信天游般的女人。

她必须带着儿子坐上世界上最慢的火车,为的是延缓和儿子的分离,她知道这将是此生和儿子最后一次旅行,木然的她望着既天真可爱又遥远陌生的儿子,四目对峙相对无言。她明白脚下的车轮无论怎么缓慢这趟列车终将驶向终点站上海,那是她前夫和儿子的所在城市,那个城市和她无关。

若干年后这儿子去了澳大利亚,从没体验过母爱的儿子爱上了一个年龄上可以做他母亲的英文女教师,女教师温顺的躺在他怀里象一朵正在燃烧的玫瑰花。

他将带着母亲似的恋人漂洋过海去那个西北小镇去寻找生母,他早忘了母亲的模样甚至不知道她的名姓,他依稀记得那次母亲让他叫妈,他一声洋味十足的妈味叫碎了母亲的心。

他只知道母亲叫涛,在澳洲涛是波浪,是翻卷的长发,是流动的生命。

隔着无边的海洋他母亲正翩翩起舞在漫天的雪花中,他能找到遥远的生母吗,他能听到母亲的心跳吗?

2015-11-05

阅读次数:1,215
Pin It

关于 “老酒葫芦:感怀《山河故人》”的一条评论:

  1. 1999-2025,26年兲朝没有任何变化,除了人们老去和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