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父亲

小荻的奶奶、爸爸:
你们好!
我们并不相识,
但请允许我问一声:
今天的晚饭,吃过了吗?
这是人们每天都有的问话,
真的俗气,
但我真的觉得,这样问一声,
是多么不容易!

面对这一声问候,
我能够想象你们的心思,
因为我也有小荻一般大的女儿。
在孩子生日的时刻,
我犯愁的是不知道怎样让女儿高兴,
像是要给女儿快乐的一切。
但是,
你们的愿望,
仅仅是,小荻能在家里。

这,算是什么愿望?

请原谅,
我不该与你们提生日二字。

可是我忍不住啊——
看到了她的照片,
真美呀,
你看,那圆润的娃娃脸,
那黑头发黑眼睛,
那秀气的鼻温和的唇,
一个多么好的孩子,
你们,和我们
共同的乖孩子!

冰冷的铁栅栏割碎了她的天空,
呵,
小荻,乖乖,乖乖小荻,
你怎么啦、怎么不哭、怎么没有眼泪,
怎么这么冷,
不晓得思念吗?
晓得思念,又怎么这样冷淡,
难道你变得像铁栅栏一样?
怎么啦孩子,怎么没有眼泪、怎么不哭?
哭呀,哭出来呀,
用力哭呀,
呵,
小荻——孩——子!

是的,该知道的,你会知道的,
那么多哥哥姐姐
那么多叔叔阿姨
那么多的鲜花泪花
全都为了你、为了你的生日!

铁栅栏的冰冷,
怎能够改变了
我们熟识的小荻?

奶奶,小荻的好奶奶,
爸爸,小荻的好爸爸,
让我再问一声:
今天的晚饭,吃过了吗?

2003年10月7日

文章来源:作者博客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