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生存就是与灵魂中的魔鬼作战…
易卜生

血一样的黄昏涂抹在我的窗前
在这个目力所及,而我
却看不透的街景里
树影浑浊的星期一上午
目光迟钝的民众如同泡沫
潮涌而过

我身后的墙上现出
野兽的齿痕
眼前,人群的碎叶被风吹刮着
我的悲悯也向街中流去

我手扶岁月的栏杆
孤寂的话音在我的腑脏里碰撞
那些恣意在我内心进出的往事
伴随我的一生
无休止在这条街上游荡

我发现黑夜的深沉
发现树叶一样在这里闪现的面容
凄凉的灯光在每一个窗口闪现

我在人群之外寻找秘密
寻找真情
那源远流长的魅力来自哪里

每天早晨
只有风吹拍我的衣衫
只有这个夜晚还和从前一样真挚

那些为我启程的风风雨雨
给我的梦境带来安宁
阳光在我身后一阵一阵地飘远

那些密布的房屋
它们是这样压迫着我的灵魂
这个破旧的城市
我可以抹去它一如抹去桌上的字迹
这个世界还要继续腐烂下去吗
我还要继续来这里等候黑夜把我侵吞

聆听窗外那些细小的声音
它还会这样来打动我吗

那些食物呢
浪藉在桌上
那些泥泞不堪的深巷里
只有我空洞的注视

只有荒凉的岁月尘土
在我的床第之间

在我梦想和真实的往昔之间
在我把鲜艳的故事编纂起来的时候
我只是你们的一个故人

我空洞地凝望着那扇门里的人们
陌生地从他们的目光里打量苦难的日子
他们指着天空冥想他们的往日温馨

庄严的哨音如同群山漫过我精神的草原
在荒凉的人间起伏波荡

一个个故事
在园中出没
一次次面对镜中的我
如同面对一道激流

衰草没膝的阳台下面
是谁在沉睡

新闻在陈旧
坏死的记忆
已无法向你重述旧日的事迹

每天都发现自己在衰老下去
每天都有水鸟的面孔
纷至
在纸做的游戏里
我的生活被扯破
一次又一次

我在费力地挣扎
我的呼吸冻结着我
让那贵族的阳光飘动
让黑夜在我的身边持久
听一听

空中飞鸟的鸣叫
看看远方飘动的黑旗
它是我的失败
是我血和泪的人生
人类呵,我是你们的同类

我看到时间的光芒成为碎片
血痕的召唤中我的灵魂
我无法逃脱这里
面对远方
祈求我的灵魂像太阳一样重新升起

睁开你城市的眼睛
钟声哀鸣
进入我的梦中
那些衣冠楚楚的木偶
优雅地在我梦中高视阔步

一张张机械的脸
支离破碎的嗒嗒声
在我的视线里跳跃

败落的库房
只有我的眼珠
虚无地转动

谁来感化我
谁来注意春天给我的动摇

每一个梦醒时分
枕头边好事的幽灵分担我的惊慌
我无法拒绝来自远方的灵魂
我无法拒绝自由的追问
然而我是一堆不会发芽的枯枝
在干涩的面孔中浸泡

打开窗
面对破败的小屋
一些语音被挤压出来
又在空气中消失

我的孤独和潮湿的墙壁站在一起
我抚摸这座城市粗糙的皮肤
吞咽着自己的想法
我进入不了你们已是命里注定
我自己也已分裂
每天都在小屋之中进行无声的厮杀

这些娇弱的花和小小的昆虫
我轻蔑地杀死了它们
我用什么来滋养它们呢
我心中的火在燃烧

也把时间点燃
这个世界把我置于夹逢中挤压我
让我一生都感到压迫
这些人群
他们的微笑把我嘲弄得一文不值

阳光来去匆匆
只是证明一个虚无的我
无形无迹
饭桌上摆满人类的饲料
可是我和我的伙伴却日见消瘦
一天天我像野兽一样变得冷漠凶残

风吹走了我最后的柔情
在这个坟墓一样的世界上
平淡无奇的日子追随着我们的踪迹
面对这条坎坷的泥泞小路
我的灵魂是不自由的

我的遗言会告诉你们
我这一生中除了微笑都不难得到
我会死得多么悲惨
因为我已经把微笑忘掉了

不祥的东西在我的身边聚拢
在这个城市里我活得灰暗
那些孩子的目光也逼使我掩饰自己
外面雨点的拍打声也使我心惊

我已如此脆弱
在街道上行走
也会感到无数电流刺激我的心肺
头脑就要炸裂

不要再拿更多的疑问来折磨我
每时每刻
我的幻觉中出现树叶和瓦砾
文字们在互相敌视
我的脸上
空气和灯光在互相摩擦

让阳光来制裁我
让惨烈的绝望占据我的回忆
杀灭我的灵魂
这黑夜的狂风使我的一生都蒙受昏暗

我心里仅有的一线光芒
照出我永世沦落的结局

那些灰尘一样的生生死死
寂寞的往事,一切的成败
一切过眼烟云的荣耀
和这傍晚时分的阳光一样
悲惨

残废的早晨
我在描绘自己
路灯下
一群黑夜的囚徒
灰白的咳嗽

瘦弱的城市
瘦弱的风景
太阳
早晨的一枚涩果
为我翻开惊慌的一页

我在描述悲哀
回味它的种种荒谬
排列那莫测的图形

我在观赏自己
如同一部无声电影
暗自羞愧自己的惨相

四壁空空荡荡
墙上贴挂的肖像
只有他的目光还显得如此分明

在此看清我的面目
娼妓没有血色的脸
在泥土中
你我的手上
都有无需言明的契约

我无权撕毁我的命运
为一种幻像所困扰
我不能逃离眼前的处境

看着这些枯枝败叶唱起一支歌
流淌着的晚霞
唱起那些雕像一般从容的女孩

请为我打开门
在这座黑夜的门边
你的深刻优美绝伦
像一团往事的火焰
你的热烈随时会把我
侵吞

你飘扬的长发是无边的夜梦
缠绕着我未来之渴望
你的声音
夜的呓语
阻挡我进入夜的内部

通向人性秘密的路途上
我无数次感到沉痛和困惑

就让我在黑夜永久迷失吧
孤独地欣赏你
在一种温馨的沉醉中呼吸
看着远去的飞鸟

我们的感伤在黑夜的表面飘扬
虫蚁的世界
它们无声地搬弄岁月
有一种气氛几乎是悲怆
而热烈的

每次走过这里
我都经历了一种处境
在幻想中获得一种奇妙的生活感受
每次我都不能保持冷静
像一只书架
等待别人翻阅我的狂想

每天傍晚
我都可以自由地回到空中
那里的一切都不是我们所熟知的
我频繁地使用我的语言
我的日子多么稀少

那些小鸟一样的孩子们
引起我对太阳的联想
我的错误越积越多
在无聊中打发寂寞

夜晚将永不枯竭
这是我的命运
也是你的命运
像仓库里的两只老鼠
我们在诗集中啃啮
吃掉了所有的字句

真正的交往从来没有过
不然人生将会更加可怕

往事根深蒂固
往事在重新编排它带给我们的厄运
昨日的碑文上写着今日的语言

一个漫长的圈套
无法逃脱的
死亡的圈套

什么东西是我向往的
巴罗克式的建筑风格
巴罗克式的处世风格

我时常在深夜把自己放逐到大街上
学习优雅女仕的风度
虚无中我吹起生命的风
唱出一个自我放逐者
空寂的回音

我要和你一起
用歌声把我焚烧
用歌声把我祭献

看到那些苦苦挣扎的生灵
松软的笑容浮现出这个世界的幻像
而我成为自己的伤感对像
需要药物的刺激
没有归宿感

女人啊
预言了我一生的女人
在你们脸上写着我的密语
最有资格破解的会是谁呢

我从我的小屋中走出来
抬头看看晴朗的天空
从中我又被往事的重现所震惊

阳光照耀着我们的梦
窗台上映出那张手

每一朵花中回不到自身
我凝望飞鸟在城市上空
盘旋

雨中的过去
雨中的小屋
我在谛听紧逼的啸叫
我沉陷下去
烛光中燃烧的盛夏
我的表情
在燃烧

霞光中无言的昆虫
神话中的表情
在分解

面对短暂的时辰
世界正在飘向我的内心
它的包罗万象的图像
和言语的伟大奔放
和众多的神秘体验都在我的屋子里

而我被鉴定过
而完备的测试已把我弄得精疲力尽

我是忠诚的
在反叛中我保持着忠诚
在田野中我看着神灵的影子

我在梦的中心拼凑
梦的碎片

就这样笑一笑吧
欣赏你手上的指纹
然后谈谈天上的浮云

不要正视你所看到的一切
如果有一天你必须死去
不要谈梦里发生的事情

城墙在我心里加固
空气中鬼魅似的祥和
在我的梦境中扩散

一个不可思议的早晨呵
我在描述这个思想
它的结构…

第二章

虚无空间的永久沉默使我战栗
帕斯卡

英雄没落了
人没落了
在歌声成为一种神秘的力量时
我们祖先的幽灵没落了
我是谁的儿子

站在大地上
突然发现自己的存在
我是谁
远处传来人类的脚步声
广场上我听见人民在哭泣
我是谁
我就是众多个体中的我么

仅仅一次歌唱
假像变得庄严

灵魂的云雾在天空飞翔
讲台上
那些散漫的人格迷醉着群众
而我躲在角落
听小屋中的雨声滴答
我向谁打听我的去处

坚固的信念已被动摇
陷落在淤泥中的金童
我的梦就投射在你们身上

树叶呵
与我同时共灭的树叶
女人般处于月光下的星系
我是用怎样的思想使人群再次沸腾起来呵
我抬起头
眼睛一片空洞
谁的杰作造就了我

混乱无序的世界
那个无时不在的作者现在哪
他用人群伪装自己他现在哪
他制造了浑沌初开
他让世界现出虚幻的面目
他现在哪
天空的枯藤架下我被你的伟大击中
在宣示真理的钟声击响的时候
我无法抵御你阴险的游戏

而我的话语在风中燃烧
我的作者呢
日暮与寒冷交叉的时刻强迫我沉默
周身刀剑密布
你就是以此来惩罚我的作者么
我的沉默顺着孤独的血口流下

顺着世界的肌肤
顺着世界肌肤无数个毛孔流下的是我的沉默
看看我的手
你们能否辩认那上面的烙印
谁站出来
谁以伪证和他辩白

我低下头
在一块粗浊的石头下
聆听一个谜语
公布的时候

和这些著作们保持着沉默

我发现了什么
眼睛们,你们盯视的是谁
你们找遍了神迹么

弄堂的天空下
我和京不特谈论贤哲
我需要一种什么样的评说
那些仰视星空
通灵者的墓碑
那些早先的预言家的灵魂
在拉着网
渔夫们的手里
闪着海洋余辉的璀灿的海鱼
又为你引发了一个什么样的主题
询问
沉默中的生命
自然之母匀称的呼吸

噢,你
于此刻忘却有形的躯体
不是用眼睛在浓浓的黑夜分辩
一条通向幽冥的曲线
噢,由自己引领
一个个声符的意随神牵
终止歌唱
不同于以往的岁月
终止大气层中污染的意念
圆周线上下滑的定点
在此我通告花月时节轻吁的长叹
陷于深井的瞬间
成为时间上回摆的一个定点
归属于情境的困扰
时间碎片中讨论的林中疏影
渔夫和别种职业的少妇眼瞳里
呵成一气的磁力向我提出一个无可争辩的警告
一个严整的板块
革命的名义渗入它的焊缝中
宇宙的银河里扬波不起
生命的溪流中了无终始

百合花后面流落的日影
追随我精神的重心
偏移
我在空无一物的旷野里战栗
漂浮的废墟
密布的意义
一座破旧屋子的周围
正在繁殖着某种凉意
某种渴望被表达的“非存在”

时间之内我的名字被刻划
被拆解
被自己流传
带着它
我回到冬天
风雪的掩蔽所
孤零零的战车后面
寻找骸骨存放的洞穴

时间之内我计算可以计算的时间
我遇到某种界线向我回击
岩石的一侧是一个深渊
你无法证实你的所见
时间之流汹涌而来
你无暇顾及植被下阴沉的窥探
用谨慎得体的谈吐
进入某个意义的坐标
天体的轮转中你不可放任你的渴望
沉默被认可的同时
你将远征
你将倒在岩石的边缘
在世界的尽头
了望没有边缘的黑夜

沉默无语在我身边的一枝百合
我又怎能回顾
生活的起始
那深浅不一的脚步
我又如何翻寻
那被时间磨损无可辩认的记忆
我又如何让你知道,人们呵
那不可言宣的痛苦
那不是语言的语言
那不是图像的图像
我没有这支笔
――灵魂的笔墨
和你们交谈的时候
我不是这一个,――人

活着就是一部悲壮的故事
要么屈辱,要么
不屈辱
活着就是一项伟大的事业

我从白天的谎言进入睡眠
在睡眠中进行诚实的自省
在自省的恐惧中
通过幻觉的指引在黑暗中穿行

我用谎言使女人坦露心胸
用谎言告诉女人什么是诚实
用谎言透露精神的踪迹
我在谎言的指点下背离谎言
抵达生命的原质

那使我站起来向人生迈进的力量
在宇宙的哪个角落隐伏

噢,我目光中一片朝阳漫延
晴朗歌声中斑烂的宇宙之谜
这是一位歌者诞生的时刻

纯净如水的天空啊
纯净如水的诗篇
纯净如水的生之梦幻
纯净如水的旋律中一个卑微者的光荣陈迹
噢,雨季
噢,去年在我头上不断飘落的黑暗岁月
我懂得了诚实的虚伪
虚伪的诚实
我在它的反光之中发现了真相的痕迹

名词的罗列中我宽解么
机器暴政下的灵魂
枯朽败枝下我映出的一派天空

看晚霞光辉里盘旋的小鸟
看死者一样肃穆的海洋
看政治家天才的演技
看我浑沌精神中飘扬的石块

看这幅精美超绝的图画、伟大的手笔
我在其中活、光荣、死
钟表拧紧的发条轴心
我屈辱、嚣张
在自虐肢体的极至里
与最后的沉默挑战

第三章

我坐在岸上
钓鱼,背后一片荒芜的平原
艾略特《荒原》

一个昏睡着的太阳
一个苍老的太阳
挂满街头的钟表
反射出人们
干渴的嘴唇

一个滞重的春天
又一次降临
昏睡着的太阳
一种荒凉的情绪
左右着我

醉梦里
亲爱的人们已变得衰老
烂漫的青春往事
只留下一些枯涩的影子

谁在这里
谁没有古老的回忆
要在今天宣讲

昏迷的战争
吞噬着我们
晴朗的渴望

殷勤的人们
已失去了梦想
那些水中的孩童
使未来的岁月
更加迷惘

忘记那些想法
忘记那些记忆中的地名
在我的手中
卑琐的个性被风刮走

什么样的空间能够容纳
我的告诫
什么样的契约
可以使我
呼喊那些不朽的名字


仅仅是被遗漏掉的一段
日历

在阳光下
我感到自卑

寒冷的街道上观望
蠕动的人群
捡拾一个个忧郁的思绪和冥想

屋外的风
再也不会这样喧闹了
迎面而来的人
带着岁月的惆怅
正在凋谢

被楼群包围着
我的童年
已经埋葬

我清醒地看到我的未来
像一种红色的暴力
在妇女的头上高悬

哦,人间遥远的过去
温馨的毒素
在我的心里怒放

有一些幽暗的岁月
在我无声的震怒中
开始向我叙述
生活的真相
我无法抛弃的
可怕的欲望

雨声在我的头顶
无数次把它的阴郁
向我抛洒

面对汹涌而来的人群
面对词语的狂风恶浪
我的想象
已经喑哑

我在谁的审判里
扮演一个有罪的儿子
在谁的祝福中
成为少女的一个秘密

那一堵崇高的城墙
成为一场大梦
将我围困

是谁
让我面对这个世界
是谁让我丑陋的笑声
像死亡一样
在这黑色的国土上
传扬

一种缥缈的倾诉
像深沉的夜色
等待日出的太阳

等待那一颗
痛苦的太阳
面对这个世界
我用低沉的曲调弹唱
在这个光明的岁月里
无声的狂暴

这个绝望的囚徒
正在生病
这个危险的罪犯
正在等待日出

是谁让我面对这个世界
作为目击者
是谁让我昏暗地了此一生

我在发抖
我在期望什么
我空洞的内心一无所有

我感动了谁
什么是我真正的渴望
只有死亡才能换取我
宁静的笑容

早晨出现在我的梦中
早晨的骑士出现在我的梦中
激越的马蹄声在我的梦中
轰鸣

我活着
在我昏暗的梦幻里
我活着
像鲜花一样的运动
在晨昏与日落的四季
枯守
最后的诗意

海洋在上升
伟大的人格在上升

神圣的诋毁
大海在拍打着我
渺小的人生
已经远离了世界

黄昏的太阳
忧伤的太阳
当我忘记了苦难
太阳正在上升

第四章

1.
我已习惯于晚间幼如婴孩的憩息
你们离我远了
慢慢地
在一个临近夏季的地点
我们分手

以后的日子我将独处
谁的关注这样殷切
谁会向我打听太阳的消息
它惯常的起落升降

在渡口我看到“问津”两个字
大海茫茫
人群中孤独的我
表情宽广

时间的匀称结构牵引着我
我和你的书信
像微笑一样传递
传唱中的童年
在天空里消失
连最后的一点光泽都无法看到

女孩,祖国唇形的月亮
我在排列
数字序列中的程式
迎合着你
弯弯的睡眠

太阳下的沉船
我消瘦的五指

黎明的夏天波动的人语
分文不取的青春体态
众神之神的主题
在我丑陋的深部是你阴险的人道
死去了
这些声音、这些战争、这些竞技
这些顺从的迹象被扼杀

乳房饱满的夏季
我在恶魔之手的流动中
听任规范的解体
母亲和少女的统治

太阳和大海之间
我叫

没有声音的死亡被我整个容纳

2.
时间的仓库
我呜咽的环形图案
那些痉挛的面容正在解体

身后的灯光惨淡地跳跃
虚假的公式
像一个国王的假发
或者一个女人的胸衣
在阳光下招摇

时间的仓库
火的风暴

秩序的断裂处
一个蠢货

用键盘上的音符灌溉
梦幻的泥浆

喘息的洪流积压到今天
火的风暴
萎顿的灵魂
火的风暴的咆哮
萎顿无力的灵魂的堕落

我以奴隶的姿势提起卑贱的笔
出售每一行可以出售的文字
出售每一滴可以出售的精液

请看
这样完整
这样刻薄
这样扭曲不忍卒读
回到影子中去
回到时间中去
回到这个火场中去
我们被烧得面目全非
我们支着我们的骨架行走
我们膨胀的喘息在时间的仓库里
渐渐熄灭

我看见了
我熟知它们所有的伎俩
时间的仓库里我点起火
点燃我的形骸

3.
我是生物的对话中被发现的一个生物
我被包裹
被填塞
我不是我

我是我激情的支配者
我被我的激情支配
我要杀死的不是我

我要蜕变
我要脱颖
我要带着我的真相离开

我要我的灵魂之泪
我要我的水中之水
我要我的血中之血
我要我的石中之石
我要我的肉中之灵

我要看着你们和我撕杀
我要看着你们把我打败
我要月光照耀这片战场

我要看着我倒下
我要看着我血肉模糊的面目
我要看着我死不瞑目

我要一片树叶
我要一束被践踏的鲜花

我不要悼词
我不要碑铭

我不要你们把我身边的这束鲜花拿走
我不要你们把我身边的这片树叶拿走

我不是我
我不是你们的眼泪
我不是你们的哀荣
我不是你们体面的葬礼
在这个坟墓里躺着的不是我

我不要这个时代
我不要人类这个标签

我不留下肖像
我不留下手稿

我要你们拒绝我
我要你们的眼泪白流

把你们的同情留给自己吧
你们,博学的混蛋

我要离开
带着我的灵魂
我要和我内心的声音说话

我要离开
带走我的灵魂

4.
我在漂流
我用沉重的臂力品尝人生
新的一页已经开始

少女的阳光照耀街头
照耀我形容憔悴的未来

我健康
我健全
我在漂流

在人这个陷井里
我是地狱
在人这个充满邪恶的温床上
我是雷声
我是不期而至的寒流

我要你们用自己的手去撕碎你们的光荣
你们的梦想
关于天堂的虚构

看,你们惊慌失措
看,你们瑟瑟发抖

在这个没有声音的世界上
熙来攘往的群众已经堕落
我在漂流

我站在这里
任你们撕杀
任你们无所不在的言语吞吃

我在漂流
空间的幻觉在沉浮
当你在笑
当你的眼睛出现裂缝
枯涩的岁月
真实的道路已趋于沉稳

我在漂流
我在昏沉的现实里漂流

我在天空的延伸里歌吟
一群人在笑
一个古代的幻想让我欢腾
一群人在空中飞舞

1988岁末—1996夏

文章来源:2015-11-12 阿钟诗专号(微信群)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