卖油郎也在眺望远方几年前,我问一位朋友有没有写过诗,他说写过,然后尴尬地笑起来:咳,谁年轻的时候没犯过点错误?

这也许是世界上最美好的错误。在年轻的时光里,被梦想和荷尔蒙搞得心绪不宁,体表温度骤然升高,心里像是憋了一股气、一团火,你想大喊大叫,想把什么东西砸成碎片,被它砸成碎片也行,你既高兴又悲伤,既颓废又豪情万丈,你拿起笔,随便抓过一张什么纸,写下一些分行的句子,然后,回望青山,青山妩媚,俯视流水,流水多情。就因为一首诗,整个世界都变得娇嫩起来。

在我的小说里,在我策划的影视剧中,总会有一个蹩脚的诗人,他穷、丑、邋遢,身上一股澡堂子味儿,他行事出人意表,说话颠三倒四,常常用成都郊区方言背诵T.S.艾略特的《荒原》,或者是艾伦.金斯伯格的《嚎叫》。

那个人其实就是我自己,或者说,是我臆想中的某一个自己。许多年中,我都希望自己能成为一个诗人,也写过一些不成器的句子,一直不敢示人。我会有意识地去结交一些诗人,常常拿他们的诗句开玩笑,不过心下不乏羡慕嫉妒恨。

“我青年时代就读过郭沫若、何其芳和贺敬之”,不过都不喜欢,也基本记不住(真佩服那些记性好的人)。后来读得多了,渐渐有了自己的偏好,我喜欢那些厚重的、跟人类苦难有关的诗,比如曼德尔施塔姆和保罗·策兰。这两位都经历过艰难岁月,最后的死亡也极为悲惨。在这样的时代读他们的诗,大概就可以体验寒风吹在身上的感觉。听说北京已经下雪了,希望这严寒不会持续太久。

就在几天前,我拜会了著名诗人北岛老师,我讲了我对中国局势的看法,他也谈了他在各国漂流时的一些事情,这些事情让我肃然起敬。蒙他不弃,帮我们的小店签了50本书,其中有他的诗集、散文,也有他编的书。从11月9-16日,凡在小店购卖超过300元,即可获得北岛亲笔签名书一本。数量有限,送完即止。活动期间还有其它优惠,欲知详情,请移步此处:

请在淘宝搜索店铺「微醺坊」, 旗下两家小店:「微醺坊香草美人」和「微醺坊香草依人」。

来源:作者微信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