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突然地沉默了空气
停在途上 令人又再回望你
沾湿双眼渐红
难藏依恋及痛悲
多年情 不知怎说起
在何地仍然是关心你
无尽长夜为陪伴我怀念你
它方天气渐凉
前途或有白雪飞
假如能 不想别离你
不肯不可不忍不舍失去你
盼望世事总可有转机
牵手握手分手挥手讲再见
纵在两地一生也等你”

这首叶倩文的《珍重》在电影《山河故人》中至少出现了三次。
第一次在涛的杂货小店梁子因失恋要远走他乡,好像他们也没多伟大的爱,只是涛选择了晋生,于是叶倩文的歌声缓缓流出:
“突然地沉默了空气
停在途上 令人又再回望你
沾湿双眼渐红
难藏依恋及痛悲
多年情 不知怎说起”
女人到了该选择时总要选一个伤一个,只是晋生看上去物质上更靠谱。在这么个西北小镇,女人的情感需求没那么矫情,其实男女主人公不可能听懂这样的粤语歌词,只是旋律的忧伤
隐隐生痛,答案是一个乡土财主足可买断她的婚姻,同时埋葬她并不存在的所谓爱情。

此曲第二次出现在离婚后的涛,当她带着儿子坐上世界上最慢的火车,当这列火车载着离?的亲情最终要把她儿子送还给远在上海的竞生。她知道此去儿子将永不再回,此时此刻一副耳机竟能打破沉默,耳机的一端在她耳中另一端挂在儿子耳边:
“在何地仍然是关心你
无尽长夜为陪伴我怀念你
它方天气渐凉
前途或有白雪飞
假如能 不想别离你”
对一个女人来说离婚只是种暂时的痛,和儿子永远的分离之痛彻骨孤寒永难痊愈,如果说仅仅是空间产生的即便是千里之遥尽可以派生出无边的思念,而无法弥补的心灵距离则让一个离婚母亲从里到外周身冰凉。

此曲第三次出现在电影的尾处,当刚成年不久的涛的儿子来到澳洲某处,当大他30岁的英文女教师偶然打开这首《珍重》,一种久违的童年记忆顷刻来袭:
“不肯不可不忍不舍失去你
盼望世事总可有转机
牵手握手分手挥手讲再见
纵在两地一生也等你”
一个几乎从没收获过母爱的孩子,一个渴望自由飞翔但却内心燥热的青春少年,他的觉醒之夜就是寻找母亲一般的恋人之时,眼前这个母亲似的女教师正当君怀。
恰原来情人间年龄的距离除了顺差三十忘年圣火绝处,逆差三十也可正当情怀烈焰红尘。
所谓一觉醒来人间生长万物复苏,躺在他怀里撒娇的竟幻化成一对默默期待的眼神,那是他万里之遥的母亲。

2015-11-07——深夜美兰湖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