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出事中国政府就冻结了他的银行帐户

金无怠帐户从金无怠被关的第一天起,妻子周谨予每周两次去拘留所探视他,风雪无阻。他们还几乎每天通信。

张茂林(金无怠好友):“那信都写得都非常恩爱啊。我那会儿还开玩笑,我说,周谨予,你们早这样,他信写得这么好,你们怎么好要离婚?这个信比一般的情书都写得好。”

1985年12月11日,周谨予写道:

“总之,过去的都已过去了,我绝不记仇,只盼你能早日回到我的身边,享享晚年相守之福……”

12月13日,金无怠在狱中回信说:

“小鱼:

我知道你爱我是多深和多纯,简直是唯一的命根,所以在地震的大难临头时,人人都往屋外跑,而你却往屋内冲,不是为别的,就是因为我还在屋内睡觉,你这样把自己生死都置之度外的纯粹出于本性的行动,实在深深感动了我……”

在他们的婚姻中,周谨予曾经两度提出要与金无怠离婚,后来都由于金无怠苦苦哀求而放弃了。不过,金无怠1983年在香港与联络人区启明会面时,曾经告诉区启明说,他和妻子关系非常恶化,希望中方能给他15万美元,买通妻子同意离婚,这样他便可以获得自由身,再回中情局去为他们效力。现在看来,金无怠无疑是向区启明撒谎了,这只是他从中情局退休以后能够继续拿到中国经费的手段,就像他向中国提供从公开资料汇集的一些东西,谎称是机密情报,向中国请赏一样。

一天,金无怠告诉周谨予,他在香港的银行里有10万美元存款。他要周谨予去取出来,以防不备之需。

张茂林:“那时候我就劝周谨予不要去。我说,这个钱你绝对拿不到的。虽然户头是开给金无怠的,可是一出事,它一定把这个钱冻结。可是周谨予不相信,她还是跑去了香港一趟,回来就白跑一趟。”

李肃:“她有没有跟您说为什么白跑一趟?”

张茂林:“她说,拿不到,就像你说的给冻结了。”

李肃:“是谁给冻结了,她有说吗?”

张茂林:“她没有说,不过我意识到当然是中国政府当局了。”

来源:VOA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