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7幽灵党这一个邦德看上去像普京,这一对鼠眼射出的貌似是纳斯达克的幽光,这条路走起来看不到主题。

这样的开场白京沪老民运新维权及新新举牌者一定大不习惯,当本年8月26日上证指数挥拳砸向2850点,也就在举国惊魂未卜的次日本人在【酒批《终结者:创世纪》】(用阿钟的话说即老酒的狗屁雄文)中携乾坤以放狂言“如果中国股市继续混账,这样的肌肉至少能成为A股市场最后一粒伟哥,无论习大大所谓股市的集结号吹响在哪里指向哪一片裙花的哪一方细软之处,未来的我们知向谁边,斯瓦辛格这一拳砸出的决不仅是所谓“天网”的弥天窟窿……”

斯瓦辛格这一拳还真把中国创业板砸飞了一千点,三个月后的今天新邦德柔情的眼神洒满天空普照大地,当一个女人肉肉的胸脯缓缓向他袭来,男人所有的热血涌向脑门,一个世界级阴阳对决, 焦土在即。

当一个男人优雅的把手枪递给另一个男人,一种正义的眼神让那人对着自己的喉口扳动了扣机,于是四溅的血色刷新黎明。当死者的女儿面对这优雅的男人,杀父的烈焰映照着女人的片片柔情,铺展临床的绝艳。当这个男人在魔鬼的刑架上优雅的呼号,女人的火焰把魔鬼烧成灰烬。

这男人就是新邦德,一个英式微笑真诚的让美人忘了杀父之痛,尽管她父亲自己扳动了扣机,女人分不清自杀和他杀的区别,尤其当她在收获真诚。

同样的面对恐怖的枪口,浪漫的法国人感觉“这个杀手不太冷”,而新邦德则一梭子把这大楼打个稀烂,随即点燃美色,向远方。

2015-11-25/上海瑞复园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