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源:凤凰网评论 作者:福山,于盈/采

中国正在大力治理腐败,这是个好事。共产党需要清扫自己的房间,这有利于真正的法治。但真正的法治需要强调的是对整个政府的约束,而不仅仅是对低层政府的约束。

cd418c8cee2e9e4size46_w560_h372

1、西方民主的政治衰退

凤凰评论《高见》:在你所著《历史的终结及最后一人》一书中,你指出资本主义和民主将取得最终胜利。但在新作《政治秩序与政治衰败》中,你却指出了西方民主制度中的很多问题。而当今民主制度在美国、欧洲、南美洲和非洲等国家都面临着众多挑战,你对于资本主义和民主制度的看法发生了怎样的演变?

福山:如果人对于某个事情的看法在过了25年之后都没改变是件让人惊讶的事,所以在新书中,我讨论了以前很少考虑的政治衰败问题。

你可以有一个运行良好的现代政治体制,但它很容易被少数社会“精英”和有权力的人利用其来达到自己目的,因此影响这一体制的良好运作,导致政治衰败。

我们在很多国家看到政治衰败的迹象,不仅仅是在民主政治国家,我觉得在任何体制下都有可能发生。我在美国、日本以及一些现代民主国家都看到了政治衰败的迹象。我觉得现在我比写《历史的终结》时更清晰地认识到,运行有效的现代民主国家,是非常难而且少见的。

我在书中提出的其中一个论点是,中国是第一个创造这种现代国家的社会。我认为目前的挑战在于要建立一个不腐败、用客观方式平等对待所有公民的现代国家,而这在全世界都是非常难做到的。

凤凰评论《高见》:你还提到,一个运行有效的现代国家的建立需要有一定的先后次序,首先要建立强有力的政府,然后是法律制度、民主制度、经济增长等?

福山:这不完全正确。我们看到,中国是从强有力的政府开始的,但如果你观察欧洲国家的发展,最初他们只是有强大的法律制度,直到几个世纪以后,强有力的政府才逐渐建立起来。实际上,在欧洲并没有像俄罗斯和中国这样的强势国家,因为有强大的法律制度来限制国家权力。所以,对于建立有效的现代政治体制来说,并没有严格的次序可言。

对很多发展中国家来说,想按照政府能力、法律和民主制度建立这个次序来做是很奢侈的,他们全部都想一起要,这是个巨大的挑战,很难做到。大家需要认识到,在现有的发达国家,所有的一切都不是一次性发生的,都是贯穿几个世纪长时间累积的结果。

2、只有强政府则独裁,只有民主则软弱无效

凤凰评论《高见》:你认为民主制度要真正建立的先决条件是什么?

福山:民主制度的建立和这个国家的财富积累是有联系的。有很多富有的国家都是民主国家,而很少非常贫困的国家则拥有稳定的民主制度。这个理论说,主要财富积累影响教育水平,而中产阶级想要拥有以及保护自己的财产,他们对政府的要求更高,他们想要一个能保护他们权益、财产权、个人权益的政府。

当然这也并非绝对,例如印度,虽然很穷,但建立了比较好的一个民主制度,而新加坡比较富有,但民主制度不够完善。

凤凰评论《高见》:你认为印度的民主制度很好?

福山:考虑到印度社会的多样性、庞大以及复杂性,它能建立现在这样的民主制度已经可称是奇迹了。我不认为其他任何政治制度能让印度团结起来。我不觉得专制制度在印度能发挥作用。所以考虑到当地的实际情况,印度的民主制度已经很不错了。

凤凰评论《高见》:但它也有很多缺点,像政府管理和运作的低效。

福山:但你必须要明白,那些限制条件在印度社会是根深蒂固的,在拥有这样一个宗教、等级制度以及社会多样性的背景下,这个国家很难管理。我不认为中国式的专制制度在印度能行得通。

凤凰评论《高见》:但我们也看到民主制度在许多国家推行都失败了,像在南美洲、非洲,甚至东南亚国家。民主制度到底出了什么问题?

福山:这要看你如何定义失败了。从1970年至今,全世界拥有民主选举制度国家的数量增长了约100倍。目前,全世界约三分之二的国家都有民主选举。总的来说,这并不是失败。但一些国家的民主转型确实失败了,包括俄罗斯、乌克兰,和其它一些国家。一部分原因是这些政府的管理不够有效,没有强有力的政府、没有摆脱腐败、不能提供大家所要求的基本服务。这是民主制度的一大弱点。

所以现代政治体制有三个要素,得有强而有力的政府、法律制度和民主责任制。所以,如果只有强大的政府,则会导致独裁主义;如果只有民主,则可能会造成政府的软弱和无效。

3、中国要从法治开始,而非民主开始

凤凰评论《高见》:你认为这三个要素在中国发挥了什么作用?

福山:中国一直都有强有力的政府。从1978年开始,法制加强了,基于法律所作的决定也越来越多。但中国还不完全是个法治社会,因为共产党制定法律却不完全受法律的约束。

正式的民主责任制在中国还不能算有。中国需要建立可以反映民意的渠道。但虽然中国没有投票选举,政府还算是能对人们的需求和压力给予回应。

凤凰评论《高见》:世界上的民主制度有很多不同的形式,你认为中国的民主制度会发展成什么形式?

福山:向前看,我认为中国要从法治开始,而不是从民主开始。我不认为多党制民主会在中国行得通,因为共产党在中国的势力非常强大。更广泛地传播法律很必要,因为法律是一种人们可以预测其他人行为的透明的方式,这对政府来说很重要。像德国等很多欧洲国家也是选择这样的途径,从建立法治社会开始,然后再过渡到民主制度,中国也可以仿效。

凤凰评论《高见》:中国现任政府也强调法治,如何评价中国目前的法治现状呢?

福山:中国正在大力治理腐败,这是个好事。共产党需要清扫自己的房间,这有利于真正的法治。但真正的法治需要强调的是对整个政府的约束,而不仅仅是对低层政府的约束。

4、中日韩都应冷静,不要滋长民族主义

凤凰评论《高见》:中日关系一直十分紧张,也引起民众的高度关注。作为第三代日裔,你认为两国政府在改善关系方面真正能做什么?

福山:大家都应该冷静下来,在东北亚,日本、中国、韩国存在很强的民族主义,而且民族主义会相互滋长,会造成很危险的情况。而这些国家的年轻人比他们的父母具有更强的民族主义精神。我认为像最近这种三方会谈很好,保持领导层的沟通渠道通畅,但大家真的应该冷静,因为不冷静在过去导致了严重的灾难。

凤凰评论《高见》:我想使到事情更复杂的是,中美两国在亚太地区争夺领导权和扩张各自的阵营,我觉得这更像是20世纪的国家阵营对抗。

福山:是的,所以应该建立更多的多边关系机构,越多越好。我认为,美国不参与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是个巨大的错误,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议也应当对其他国家开放,像对中国、韩国、印度尼西亚等国家。

凤凰评论《高见》:你认为美国对中国排斥而非包容的最大障碍是什么?

福山:美国在过去十几年都是世界上唯一的超级大国,要摆脱那种心态、去适应一个更加多极的世界很困难。在历史上,也没有很多适应的好的正面例子。

凤凰评论《高见》:你对中美两国开展合作抱积极的态度吗?

福山:是的,双方在过去十几年来有很多对立和摩擦,但最终双方还是选择从实际出发去合作,我对双方继续合作有信心。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