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所理解的生活书名《我所理解的生活》,我相信韩寒还是韩寒,而且,韩寒一到三十就开始天真,对公知来说,由其象韩寒这样的公知,天真意味着真诚。

从他的《三重门》开始,他那少年老成似的滑稽幽默早成绝版,那本年少轻狂的长篇小说当时就让我联想到默默的红幽默「四十大惑」和钱钟书的《围城》,尽管一大帮前朝遗老痛心疾首的觉得这是个不务正业的问题孩子,我依然相信韩寒之笔颠覆朝野直逼未来。

"我所理解的生活除了造谣以外,去造其他一切东西。我心中的造化,就是创造了多少文化。"
这就是韩寒在2013的内心独白,一个摆脱喧闹走向沉静的韩寒,一如他曾经的心灵顽皮,他在不动声色的走向内心的寂静。

去年年初韩寒发表的有关民主自由和革命的韩三篇,那是典型的韩式幽默捅开了民众蠢蠢欲动的心理屏障天风浩荡,原本羞羞答答的敏感话题豁然间阳光下曝晒,全民汹涌。

《太平洋的风》,一篇小文胜过千军万马的意识形态激战,台湾之美,美在政治甜在人心。

"我说过不光要杀戮权贵,还要杀戮人民,我唯独忘了还需要杀戮的,就是自己。"

我相信说这话的韩寒一定能穿越"太平洋的风",做一个"跳出棋盘的棋子",因为这是"我所理解的生活"。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