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如没有高度
你怎么能看到野合着的时代
你如不崇低
你怎么能看清崇高的阴冷
你吻着红霞飞彩的落日
回眸还是衣衫不整的母亲
不是你的诗
你的诗己成不朽
也不是你的画
你的画己博物万众
是你的思想
在乱伦里爬出床坑
擦黑暗无比的夜眼
星星睡满画布
喘着上下高潮的昏暗
你推开时代的门
在乱伦的荒野里睡下
…………

还是一夜乱梦

2015年冬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