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桥与门:北京青年诗人访谈》开始众筹

北京青年诗人访谈【我、我们、诗与梦想】

你好,我是陈家坪。
作为一名从乡村走出来的诗人,我是一个沉默的人。我曾经经历过游历的生活,20多年前,我离开重庆长寿湖畔,先后在涪陵、成都、北京、新疆等地流浪。机缘垂顾,我从一个看书多于学手艺的木工学徒,成为涪陵《乌江》杂志社的一名打字员和诗歌编辑。
当我来到成都生活的时候,我的朋友廖亦武刚刚出狱。有一天,我们一起骑自行车在三环路上行走,他问我:你有什么理想?我当时非常惶惑,此后就一直在想,什么是我的理想。也许是为了寻找这个问题的答案,90年代末期,我踏上了去往北京的路途。

陈家坪在北京漂泊的岁月中,我认识到:每个时代都有它独特的声音,俄罗斯有白银时代,法国有超现实主义运动,西班牙有“二七”一代,这些人类历史上宝贵时代的思想精髓正是经由一个个卓越的诗人而得以传达,诗人正是这时代的先声。
20世纪70年代末到80年代初,朦胧诗一代以“叛逆”的精神,打破了当时现实主义创作原则一统诗坛的局面,为诗歌注入了新的生命力,同时也给新时期文学带来了一次意义深远的变革。但是,随着商业大潮袭来,这些声音渐渐消弥于人们的世俗生活之中。
因此,当1998年我与廖亦武在北京重逢的时候,我终于确定了我的理想,那就是我们可以对朦胧诗前后的诗歌源流作出一个清晰的梳理,让人们对诗歌在思想解放运动中曾经起到的作用,有一个全面的历史性感知。我们一起采访了诗人芒克、彭刚、马佳、林莽等民刊《今天》的当事人,最终完成了《沉沦的圣殿:中国20世纪70年代地下诗歌遗照》——一部具有历史文献价值的作品,重现了朦胧诗时代那些闪光的诗篇和动人的文学故事。
后来,我陆续结识了一批新的青年诗人,他们分散在北京各处,却都有一个共同的诗歌梦想。诗和远方,是他们青春岁月的整体写照。
我与张光昕、王东东、李浩、张杭、江汀、苏丰雷、昆鸟、戴潍娜等青年诗人,都漂泊在北京,固守着清贫,白天为生计而奔忙,夜晚为灵魂而书写。饥肠漉漉的夜读,出租屋里的讨论,夏天喝着啤酒,大声朗诵……年轻的诗人们面对诗歌与人性的赤诚,与朦胧诗年代的今天派诗人们何其相似!但我相信,在他们身上一定有不一样的东西。昨天已逝,新的诗人们悄悄地闪烁在二十一世纪初的夜空,一代人有一代人的历史,但必须有人去记录它。
于是,我想我又能为他们做一点什么呢?

【我要记录他们的故事——《桥与门:北京青年诗人访谈》】

北京青年诗人访谈1我们的小型诗歌讨论会随时召开,新的思想与碰撞不断被点燃。当我们这个群体越来越大以后,小型的诗会、每个人的出租屋,就不再装得下我们的“野心”了,我和几位发起人一致认为,是时候办一场大型诗歌朗诵会了。经过多方游走,得到了一家企业的赞助,第一届:“桥与门——北京青年诗会主题活动”得以成功举办,与会诗人70多位,贡献诗歌80多首,得到了诗歌界的肯定,网易等媒体纷纷进行了报道。
毫无疑问,年轻的诗人们创造了属于他们自己的故事,为了再次记录这个时代的诗歌历史,也为了让这些年轻而炽热的诗人们的创造力和社会价值得以呈献,我把所有的业余时间都用来记录他们的思想、他们的灵魂,先后访谈了19位诗人,最后编辑成书——《桥与门:北京青年诗人访谈》就这样产生了。
在访谈中,我尽力去捕捉每一位诗人的个人记忆、生存经验、生命意识、哲学境遇和写作立场。在《桥与门:北京青年诗人访谈》的序言中,我这样写:所谓青年,不是指人的实际年龄,而是指我们这个民族,自五四运动以来的青年精神。这个青年精神近一百多年来,一直被强国复兴梦完全压制,不能成长。我们的政治、经济、文化,乃至文学艺术本身,都普遍失去了诗性。这个诗性是指人的存在,不是指诗歌创作的自我抒情。青年精神的伟大在于它能长出一对飞向未来的翅膀,在这个意义上,对青年诗人进行访谈,也是我们对诗人那飞翔的翅膀所能做出的一个历史性见证。

【我眼中的诗人群像】

北京青年诗人访谈2江汀的诗极具才华,他把自己置身于邻人的光照之中,诗歌的谴词造句包含了观念与事物,语义灵巧、清晰而又具有丰富的气息,意蕴深远。
张光昕的才能,主要表现在诗歌批评上,他对北京青年诗会“桥与门”这个主题活动所作出的概念性阐释,对新世纪诗歌写作无疑是具有启示性的。
李浩气势磅礴,他的诗歌拧着一股劲在冲刺,既面临社会底层生活的冗长,又在信仰上,有灵性生活带来的高洁而形成的巨大反差,因此,意志的力量对他来说不是一种扩张,而是不可或缺的神性召唤。
苏丰雷天性真挚、诚恳,天资朴拙,他的诗由最初对秩序的模仿,变为对秩序的伦理与道德进行追问与探寻,在他的写作中,会清晰地透示出一个现实与精神的空间。
昆鸟属于天才中孤绝的一类,有敏锐的直觉,但不滥用这种天赋,而是修心于醒世的寓言。
安琪的写作来自于现实生活对文学的全部想象,当无数的写作者在这种想象中归于平庸与沉寂,她却以本能的原始力量冲破了人为的文学想象,重新开始了语言的工作。
车邻跟众多来自农村的写作者一样,写作初始于文化的贫乏,被一种文学的反抗精神所引领,他不盲从于革命,而是追随一个人生存的命运,通过诗歌写作和翻译诗歌来建设自己在写作意义上的文化生活。
张杭有一个我们这个社会里稀薄的文学的家学,但他在文学上的个人天赋远远超过了家学所能给予他的滋养,直接进入到对世界与事物的想象与理解,其鲜明的形式感是他所要表现的全部内容,他有一个自我对话的心理空间,和为理论所操控的戏剧舞台。
赵晓辉是一个天性自由的古典文学学者,诗心不灭,乐于在古词新句中伸张某些情怀。
陈迟恩最早的写作是摹写生活中的人物,如乞丐、路人,由此获得对现实的关注和诗歌描述的准确性,后则转入个人内心的复杂和词语的多义,生活反而变得隐匿,以至于无力观察、审视和书写。
戴潍娜从数学逻辑入诗,领会到广义的科学精神,她的诗有绵长的呼吸,和对时代生活气息的敏感。
王辰龙区别于一般的经验写作,他意识到诗歌的语义系统,可以把生活抽象化,实践一种与生活相对称的抒情。
张慧君是实用社会里一个失群的写作现象,发生在她身上的灵遇,对她来说是对自我拯救的启示,也许是一个精神自足,也许是一个诗歌奇迹。
于贞志是无政府主义者,他有自己的文化乌托邦,他的诗歌写作是一种不坚持的结果,因此他拒绝言说。
王东东自称总体作者,他力求把哲学思想,社会历史安置于人在当下生活中的一个具体处境,同时,他还把人在社会中的行动,纳入到了诗人形象的建设当中,以追求一种诗性正义。
回地有着他对于生存根基上的辨难,和对于当代政治语境的不断辨认,疏离于国内诗歌潮流,他希望不断进入到诗与哲学、政治哲学的论辩中,发现并倾听个体与族群命运的黑暗处境和幽暗回声,他最终希望诗歌能与公共空间和公民社会的诉求,达成某种呼应,最近更趋向于作为行动的诗歌理念。
成婴视诗歌为确立信仰过程中的上师和密友,诗歌似乎又成为了她解惑过程中的剩余物。
阿西有一个外省写作的过程,最后欣喜于词与物,一个暂时安全的写作地带,但他还会走出来,去消化那些影响过他生命的事物。
周伟驰是一个有学养的诗人,如果时代要将他忽视,那么他自己就会成为一个时代。

【我需要你的支持】

目前,《桥与门:北京青年诗人访谈》已经列入黄河出版传媒集团、阳光出版社2015年出版计划。阳光出版社具有丰富的诗歌出版经验,在国内诗歌界具有极佳的口碑。
本书封面由著名诗人、设计师蒋浩设计,明净、美观、素雅。
在《桥与门:北京青年诗人访谈》启动出版计划之前,我们希望通过众筹的方式,使这本书所讲述的故事走进更多人的生活,让诗歌在这个时代重新发出声音。
为此,我希望筹集资金2万4千元。这些资金将用于《桥与门:北京青年诗人访谈》一书的出版及新书发布活动。
让诗歌再次唤醒生活,我期待您的参与!

【我的承诺与回报】

1、支持50元,回报您1本签名版《桥与门:北京青年诗会诗人访谈》+随机赠送1份诗人手稿;回报发送时间:预计项目成功结束后45天内。
2、支持200元,回报您4本签名版《桥与门:北京青年诗会诗人访谈》+随机赠送4份诗人手稿+1本《第一届北京青年诗会朗诵作品集》+1本《第二届北京青年诗会朗诵作品集》;回报发送时间:预计项目成功结束后45天内。
3、支持500元,回报您10本签名版《桥与门:北京青年诗会诗人访谈》+9份(北京青年诗会全体发起人)诗歌手稿+5本《第一届北京青年诗会朗诵作品集》+5本《第二届北京青年诗会朗诵作品集》;回报发送时间:预计项目成功结束后45天内。
4、支持1000元,回报您10本签名版《桥与门:北京青年诗会诗人访谈》+ 9份(北京青年诗会全体发起人)诗歌手稿+10本《第一届北京青年诗会朗诵作品集》+10本《第二届北京青年诗会朗诵作品集》+1本北京青年诗会发起人签赠著作;回报发送时间:预计项目成功结束后45天内。
5、支持5000元,回报您10本签名版《桥与门:北京青年诗会诗人访谈》+20份(书中所有访谈人及作者)诗歌手稿+10本《第一届北京青年诗会朗诵作品集》+10本《第二届北京青年诗会朗诵作品集》+1本北京青年诗会发起人签赠著作,并且您的名字会出现在这本书中,以此表达我们的敬意;回报发送时间:预计项目成功结束后45天内。
6、支持10000元,回报您20本签名版《桥与门:北京青年诗会诗人访谈》+20份(书中所有访谈人及作者)诗歌手稿+20本《第一届北京青年诗会朗诵作品集》+20本《第二届北京青年诗会朗诵作品集》+书中访谈人及作者的个人签赠诗集15种,并且您的名字会出现在这本书中,以此表达我们的敬意。回报发送时间:预计项目成功结束后45天内。

来源:微信来自邻人的光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