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连实德集团前董事长徐明12月4日在狱中猝死,消息迅速传开,引起网上热议,外媒也多有报道。有媒体报道说,徐明猝死于心肌梗塞,也有人公开提出徐明死得不明不白。环球时报“照例” 跳出降温灭火。环报评论员单仁平先生8日发文,题为《随便质疑徐明死因不是严肃态度》。什么是“随便质疑” ?难道只有专业法医才能质疑,其余人一律闭口?连“质疑” 都不行?一“质疑” 就是“随便” ?

单文讲“……如今在监狱越来越严格的管理下,杀人要比狱外杀人难得多。”但也只是“难得多” ,不是狱中杀人无可能吧?更何况有病征兆,却拖延不治等无形手段呢?

单文讲“相关人士的介绍似乎很有道理,然而怀疑徐明死得‘不正常’ ,对一些人来说又似乎是情不自禁的。”不也就是“似乎很有道理” 吗?就是“真的很有道理” ,“相关人士的介绍” 就能一锤定音,别人就不能“怀疑”了吗?什么“情不自禁” ?不就是想说“有人主观上老想怀疑政府”吗?以为如此阴阴一句就能在道德上、在政治上压人一头、丑化对方吗?

单文讲“解决这个问题看来需要一定时间。一方面媒体和有影响力的大v需要慎用对司法的质疑权,不宜‘怀疑一切’ ,把这种态度尽情在舆论场上挥洒。”看来“怀疑一切” 的尽情挥洒让单先生很不舒服,那请单先生讲讲哪一个“案例”是不能怀疑的?官方可以对任何怀疑和质疑进行答疑甚至批驳,但唯独不能禁止、反对“怀疑和质疑” 这个行为本身的正常性。

单文讲“官方总的来说不希望‘炒作’ ,相关效果好不好,需要不断评估。”作为官方喉舌之一的环报单先生倒也坦诚,直言“不希望炒作” 。“炒作” 无非是围绕一个敏感话题,人们七嘴八舌“捕风捉影” 争论不休,引人注目。这当然使被“烤问” 被“纠缠” 的“官方” 很不舒服,尤其对从来官说民随、要求“处处保持一致”的“官方” 更不适应了。至于“炒作” 的效果可以评估,但不可“炒作” 的效果肯定大恶。

政府权力人民所授,被授权者再优秀也有人性之“恶” ,“权力导致腐败,绝对的权力导致绝对的腐败” (摘自约翰·爱德华·阿克顿《自由与权力》)。政府不可避免的产生“恶” ,政府不可靠、执政党不可靠、总统不可靠、警察不可靠。有人讲设“警察” 一职就是为了保护国民利益与生命,不错,可有权就任性,警察易滥用手中暴力权却也是万古不易的一条经验。古今中外无数逼供酷刑、牢狱黑幕、冤错假案不都出于一些恶警之手吗?

因人性有“恶” 一面,做为凡人的警察不可靠。因其“不可靠” 就要设限权的“笼子” ,舆论监督就是第一个笼子。在一个严密封闭的监狱里,任何一个犯人的猝死都不是小事,都要有严格的“追查” 以对犯人家属有所交待。更何况徐明这个薄熙来犯罪集团的“金主” ,这个手握不知多少人秘密的知名公众人物的猝死不应该更多地、更详细地对社会有个交待吗?更多地接受人们的质疑吗?可人才死4天,单先生就急不可待地对质疑者发出谴责了。互联网横空出世,一个打破“舆论一律” ,“ 怀疑一切” ,任意“炒作” 敏感事件的新时代已经开始,环球时报单仁平们要适应哟!

北京查建国 12月9日 手机13661195761 家电010-67506064 电邮[email protected]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