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事有本末,不能颠倒。民族、国家、社会都是由人组成的,在政治上,必须坚持民本或人本原则。相对于人而言,民族、国家、社会皆为末。末不是不重要,而是意味着不具备主义、本位、第一位的资格。它们只能有利于人,围绕着人而转,而不能跑到人的前面去,更不能反过来有害于人。

【社会】只要是社会主义,必然是邪路,姓希姓马都一样,没有例外。所以明眼人不需要问社会主义姓什么,具体是哪家的,怎么定义的,领导人怎么表态的。这些都不是根本,都无助于改变社会主义的集体主义本质。集体主义道路有其政治制度和经济制度的规定性,只能通往极权主义。

【社会】说“贫穷不是社会主义”,说社会主义的本质“是解放生产力,发展生产力,消灭剥削,消除两极分化,最终达到共同富裕”云,自欺欺人而已。社会主义的文化道德本质和政治制度本质注定了,社会主义必然对生产力产生严重压制和破坏,必然导致两极分化,导致大多数人的贫穷,必然的。

【社会】很多人一边支持、坚持社会主义道路,一边反对极权呼吁自由追求民主,为南辕北辙、认贼作父这些成语作了最生动的注解,也为东海“愚昧是通往邪恶和苦难的捷径”这一定律提供了最好的例证。他们的奉献牺牲不仅毫无价值,而且负价值。看在眼里,疼在心里。

【社会】或谓不必太执着于社会主义的名。这是不知道在政治上名的重要。名不正,基本原则和道路不正,问题就大了。君不见,在社会主义之名下,无论怎么努力,无论怎么修正和改革,永远改变不了言不顺、事不成、礼乐不兴、刑罚不中、民无所措手足的悲状惨况。

【社会】只要当权派还是社会主义者,只要支持和坚持社会主义的人还很多,还大占上风,中国的苦难尚未有穷期。这就是共业。共业是非常难转的。东海只能尽心尽力呐喊,不吝呕心沥血,不惧黑云压眉,至于此生能唤醒多少人,转变多少共业,消除多少苦难,只能听天由命。

【社会】王占阳教授热衷于重新定义社会主义,把民主、自由、文明、和谐、共同富裕、普遍幸福等美好词汇“定”到社会主义身上。要想功夫不白费,教授有必要先做好两件事:一将社会主义的哲学背景置换为个人主义或仁本主义;二割弃党主制与公有制,将社会主义接入民主制(或新礼制)私有制。可能吗?

2015-12-8余东海于南宁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