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天在公交车上,上来一个一条腿装假肢的残疾人,穿着打扮倒是干干净净的。他用小型扩音器先是说了一通祝福语,简要地说了自己的情况,希望大家给予资助,然后唱了一首歌,接着就拿个不锈钢碗向大家乞讨。

车上人很多,我在车厢后部站着,他挤过来的时候我就心平气和地说他:“有困难找政府,你这种情况本来就应该是政府解决的,政府不解决就造它的反。”他还挺有脾气地说:“我又没问你要,关你什么事。”我说:“你唱歌影响大家听站名,到哪里了都不知道,车上本来人就多,你还挤来挤去的,又是下雨天,鞋子上有泥水,把人家裤子都弄脏了。你还挺有脾气啊,你都落到这地步了,都不敢造政府的反,跟我耍什么脾气呢?”他转过身来说:“你他妈的跟一个残疾人过不去,你还有没有良心?”接着伸出手想抓我胸前,说:“有本事你跟我一起下车去,老子干死你!”我用手挡住他的手,仍然心平气和地说:“干死我你就能过上好日子了?”他说:“老子反正就是这样了,干死你老子值了。”我说:“你想想是谁让你过不上好日子要这样出来乞讨?你宁愿连尊严都不要也不敢反政府,跟我凶什么凶呢?我连共产党都不怕,我会怕你吗?我只是不想跟你斗。我只跟共产党斗。共产党下台了大家就都有好日子过了。”他说:“你去斗嘛。”我说:“我当然跟它斗了,我都斗了好多年了。”这时正好到了一个站,他就灰溜溜地下车了。有个乘客说:“残疾人讨钱还这么凶。”我说:“这些人一般都是有组织的,有个后台老板控制的,他们讨的钱多数都给后台老板拿去了。他说下车后干死我,估计是下面有他的同伙。”有人说“难怪那么凶。”接着我又说“大家每人给一块钱,他一天讨得不少钱,他的日子过得不一定比你差,他们是干出甜头来了。这些事本来应该是政府管的,养老本来都应该是由政府负责的,何况残疾人。”一些人就议论纷纷地说是啊,这种事政府也不管。我又说:“中国政府不是没能力解决,是不想解决。那些贪官一查出来就是几吨几吨的钞票,中国不知道有多少贪官,几乎没有不贪的。光是收缴的那些钱就可以解决很多社会问题了,免费医疗、养老、残疾人救济等等,可是有没有去解决呢?没有。”大家就议论起贪官的事来了,哪个贪官又被抓了,哪个贪官有什么奇闻,等等。

我下车后,一个一起下车的乘客跟我说:“你说得对,我支持你!”

文章来源:作者提供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