黎建君:台湾正在离我们而去

Share on Google+

四年一度的台湾地区大选已经落幕。这次的大选没有2000年首次政党轮替时的喧嚣杂乱,也没有出现2004年败选者近乎耍赖的场景。既无黑金渗入,也无暴力冲突,蓝、绿双方都非常理性、平和。胜选的马英九显得谦恭审慎,败选的谢长廷显示出真诚大度,在他们的背后,我们看到了台湾选民民主理念的厚重,也看到了台湾民主体制的成熟。象这样近乎完美的普选,当今世界又有几个国家能真正做到?无怪乎美国的小布什都称台湾为“亚洲乃至世界的一盏民主明灯。”

这样的选举竟然还是我们中国人搞出来的。

但从3月22日至今,我却有一种杞人之忧,我感觉台湾正在离我们而去,我的担忧如下:

一、大陆与台湾关系越走越远:众所周知,清初时,台湾只是福建行省的一个县,而后设府,到了清末设置成行省。不幸的是设为行省没几年,就被割让给日本,这一去就是五十年。抗战胜利收复没几年,国民党又兵败台湾,造成事实上的武力割据。而毛、蒋二人都不想承担分裂国家的历史罪责,所以以所谓炮战维持国家的统一。因此在毛、蒋时代我们从未看到过什么“台独”的字眼。当然这里面最深层次的东西是大陆和台湾的政治基础有某些相似之处。到了邓、后蒋时代,随着世界民主潮流的浩浩汤汤,大陆和台湾先后都举起改革的旗号。不同的是后蒋能顺应潮流,基本完成了与民主社会的对接,而邓却只选择了经济体制的改革,将政治体制改革束之高阁。在邓、后蒋的时代我们开始听到来自台湾关于是不是中国人的不同的声音。随着改革的不断深入,大陆和台湾政治基础中那些相似的东西已不复存在。这时候台湾的地壳开始与中国的大陆架产生裂缝。到了本世纪,台湾的政治体制已完成与西方民主体制的完全对接,而大陆依然固我,甚至有调转邓时代车轮的迹象。政治基础的相互对立甚至仇视已不可避免,台湾也找到了离开大陆的最好理由。

二、国民党与民进党越走越近:自1894年孙中山创立兴中会至今,国民党已有114年的历史。而民进党1986年建党至今,不过21年。我们都知道,民进党创党前,它的一大批创党分子都曾遭到执政的国民党当局的镇压,有些还饱受牢狱之灾。刚开始时,国民党和民进党虽不能用形同水火来比喻,但在意识形态上却也泾渭分明。民进党正是靠着口号的标新立异和民众对其的同情一举从国民党手中夺下了执政权,完成了真正意义上的首次政党轮替。失去政权的国民党开始是狂躁,愤懑。而04年的再次失利将其彻底打醒。这个百年老店的经营者终于感觉到了大厦将倾的巨大危机,它在民进党的浴火中完成了自身的凤凰涅pan,2008年大选它又重新夺回执政权,台湾的政党轮替也进入稳固有序的轨道。我们回过头来看看现在的国民党与民进党,与以往的泾渭分明相比,它们的身上出现了许多惊人相似之处:民进党要加入联合国,国民党马上提出返联公投,马英九赞成一中各表,谢长廷立即表态支持宪法一中。不过马英九也好,谢长廷也好,他们所谓的一中,即中华民国。在对待大陆的态度上,两党的立场也渐趋接近。据闻他们正准备共同炮制一个谴责中国对西藏问题的决议文。当然民、国两党在意识形态上的不断趋同,并非自己有意而为之,实在是为了顺应民意,争取选民的无奈之举。他们不断向中间路线靠拢,也就是说,民进党不断在向国民党涂绿色,而国民党也在不断向民进党喷蓝料。到最后,民、国两党除了称谓不同之外,在对内、对外政策,特别是对大陆的立场上,将会高度雷同。这也吻合了现在政党政治的特质。这样的局面一旦出现,将使大陆失去谈判的对手。

三、台湾人对台湾的认同度越来越高:台湾人对台湾的认同换句话说就是台湾人的本土意识越来越强。从2008年大选我们不难看出,不论蓝、绿,他们都高举爱台湾的旗帜。随着时间的推移,不管祖籍何方,他们已越来越意识到自己是一个台湾人。民进党在这次选举中不敢再提省籍问题也足以说明,再提这样愚蠢的问题,只会流失更多的选票。而马英九也口口声声称“烧成灰也是台湾人。”众多的民调显示认同本土意识的民众已达七成之多。这些台湾人已经彻底抛弃了父辈和大陆的恩怨,在他们看来,大陆与他们已相距甚远几乎形同陌路。他们不再关注台湾以外的事情,所以马英九提出的“不统、不独、不武”正合大多数台湾选民的心理状态。他们不认同回到中国,但又担心民进党肆意折腾台独会惹翻大陆,两岸出现战争,打乱他们平静的生活。所以马英九维持现状的主张正是他们无奈也最现实的选择。这种选择不是台独,但对于大陆来说,应是更加严峻的挑战。因为对于国、民两党而言,民意是他们唯一的选择。

2009-05-09

阅读次数:925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