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围观浦志强案开庭:北京丰台分局可能刑拘4人

Share on Google+

博讯记者获悉,因为参与围观著名人权律师浦志强案开庭,有冉崇碧、张占、王素娥、渠红霞四人可能被刑拘。其中,冉崇碧已被丰台分局刑拘,现羁押丰台看守所。张占、王素娥、渠红霞的具体情况还未明。

201512170105china1

因围观浦志强而被关押在久敬庄维权人士

公民向莉发出推特说:“【关注因围观浦志强案 而被抓的草根维权者】其中,公民张占、王素娥、渠红霞、冉崇碧可能被拘留。现久敬庄还关押着鲍乃刚、兰召春、崔斌等三人,他们已被限制自由72小时,希望大家紧呼吁放人!!”

目前,久敬庄还关押着鲍乃刚、兰召春、崔斌。而刘懿、辽宁沈阳访民赵明、辽宁访民岳永进等三人的情况也未明。中国人权观察代理秘书长徐秦发出信息说:“18:10声援浦志强案的崔斌给我打来电话,目前久敬庄还有鲍乃刚、兰召春和他自己三名声援公民被扣押着,身边有4-5个保安看着他们,其余被家乡人员接走。18:08我亲自打芳城派出所电话,以亲戚的身份核实张占现在何处,值班民警说现在所里没有扣押任何人,张占是否被拘留明天早上可以电话查询。”

寻人:我的好友刘懿,因在庭外声援蒲志强被警察带走,至今失联中。刘懿在京没有亲属,朋友打电话向芳城派出所询问,答:不是直系亲属不能询问。作为刘懿亲生的好朋友,我现在请各路高人帮我打听友人下落,我要求不高,活要见人,死要见尸(至少是尸首,不能是骨灰,要求真的不高)。必有重谢。

李树南:由于我的手机遭干扰不好使,没有及时发消息,大家声援浦案时,在银行门口,辽宁沈阳访民赵明接受采访后,没多久被便衣带走了,一直失联,她是一位刚刚觉醒的公民,敬请关注,她的微信名叫日月。

刘华说:“我爱人,岳永进因围观浦志强律师与2015年12月14日上午九点在北京市二中院南十字路口就北京国宝三人托拉四十多米,鞋都拉掉了,抬上警车抓走,当场我被两国宝按倒在地,后我急跑离开多家煤体现场逃跑。现岳永进失联30小时,生死下落不明,我电话!13141167739。”

在16日,有甘肃侯敏玲、内蒙陈文超获释。16日15时08分,有朋友接到马新立电话:“陈文超(内蒙山里人)刚刚从丰台成寿寺派出所放出。”陈文超也是因围观浦志强案被抓。据马新立讲当时一起被带去的有四个人,其中有一个前面提到的学生。学生也已经被学校领走。

旁听浦志强案被抓公民

截至2015年12月16日14时00分

1.陈麒麟 安徽宿州
2.渠红霞(网名:糊涂或玛利亚) 山西籍北京家
3.鲍乃刚 久敬庄
4.王素娥 辽宁
5.张占 河北石家庄
6.侯敏玲 甘肃
7.盛兰福 辽宁大连
8.陈文昌
9. 宋伟 山东临沂兰陵
10.冉崇碧 广西 刑拘?
11.岳永进 辽宁
12.林淑军 辽宁
13.赵宏玉 辽宁
14.王丽凤 辽宁
15.崔斌 重庆万州
16.兰召春
17. 刘懿
18.黄玲 湖北武汉武昌
19.怀靖松 黑龙江哈尔滨
20.赫淑军

另外,方庄派出所在12月15日还至少曾经滞留过70岁以上另外9人。

马新立 被警察带走后晚上7点左右回家。
孙东升 被抓后释放。
李美青回家了,被抓后下午2点左右放回。
田卫东(网名:金友园):15日凌晨3点多被住所地派出所接回放回家。
网名华意志的刘姓学生(不愿公布真实姓名)被警方带走后由学校接走。

齐月英旁听浦案经过:

按:本来不想写的(我一向在网上很少说话,只是习惯在群里看到消息后,力所能及、付诸行动),但鉴于北京李蔚一再强调:“关注谁被抓了。总有人说您也被抓了。”“这里说一下免得这帮不知道的瞎说。”等等(见李蔚和我的电报聊天记录)。迫于无奈,我才不得不写出我去旁听浦志强案的所有经过!!

2015年12月13日21点06分我齐月英接到属地派出所所长电话(有通话记录截图为证),称不允许明天(14日)到二中院旁听案子,我直接拒绝说:不可能,旁听又不违法!我会去的!21点15分派出所副所长到我家(有派出所所长到我租住楼下时给我打电话的记录截图为证),他告诉我说:你若一定要去,后果自负!并且还当场给我录了音!

2015年12月14日早9点左右,我老公和我、强感(网名)、青牛(网名)一起赶到一二中院的大门前,听说不允许进去旁听,站在法院左侧高台阶下边,我老公正准备给我拍照留念时,有媒体人(此女孩长得不像外国人,具体什么媒体我不知道)问我,方不方便接受采访?我说:“可以!”。当她刚一开始向我提问问题时,便有更多的摄像机围过来对准我拍摄(有我爱人摄像机录像为证)!采访不到1分钟,便上来许多不明身份的人驱逐我们,在驱逐的过程中,其中一个穿蓝衣服的国宝一直反复地骂我们是汉奸!不明身份的人用手对我们又打又推,几次我都差点被推倒,当时由于倍感委屈,所以我边走边哭诉那些不明身份的人对我们的粗暴行为!(听说我当时哭诉的情景有人在群里发了视频!可我沒找到!求视频资料)。然后,就看到了孙东升大哥被推倒在地的情形(我并不认识孙东升大哥,后来在群里看到有人说的那被推倒地上的叫孙东升)!再然后,我们被继续推搡着往南走,这时,看到有便衣过来要查看采访我的人的记者证和护照,因为怕记者(小女孩)吃亏,我夫妻二人便停下来站在记者旁边,直到确认记者安全,才又被强推着往前走(当时我老公的录像里只能看到被推着走的腿),这时我见到了陈岳秀(网名),我俩便挎着胳臂并肩往前走,正走时,迎面又过来多个拿像机和手机的人对着我们拍摄并问了我们一些问题(有我老公当时拍摄的4分33秒的录像为证)

采访完,现场比较平静后,我相继又见到了日本记者朋友古川、何斌、徐彩虹。9点16分给朋友打电话时(有通话记录)又见到了林明洁和许多访民!

和朋友通了56秒的电话后,我回头看到,刚开始推搡我们时的地方、已经拉起了警界线,旁边的空地上又聚集了许多人,这时才发现我们一起去的朋友不知去了哪里?我夫妻二人便又返回,到人们聚集的地方想看个究竟,到那后,还没找到朋友便又遭驱赶,这时丰台的穿蓝衣服的便衣警察(事后才知道他是丰台国宝支队副队长彦利),上来就又再一次辱骂我们是“汉奸”“汉奸”!我实在气不过便反问“他们不是我们尊贵的客人吗?”“那些把钱送到外国去的人不是汉奸?”“那些把子女送到外国去的贪官不是汉奸?”我们怎么成了汉奸?”沒想到,那些不明身份的人气急败坏,上来就揪住我的头发往下摁,这时我老公赶紧上来,弯腰想把我救起,便衣人推开我老公,我老公急了就喊“她是我媳妇!”他们便一直揪着我的头发,连同我老公一起抓到了他们拉的警界线的里面(我相信有很多人看到了我们被抓的情形,才发消息说:齐月英被抓了!也许BBC的记者听到了我老公的那一声喊,且亲眼目睹了我夫妻被抓的过程,才有了他们报导中的:有一对夫妻被抓!的表述!

我二人被抓后,其中一个便衣人说:在我这地界,你还敢跟我这么撒野!我说:我也是这的,就在广渠门!家被强拆了!另一个便衣人听后低声给我说:快从另一条路走吧!于是我和老公趁其余几个便衣人还在愣神的时候,快步离开,朝马路对面走去!到对面时看到了东方金狼(网名)和几个人在那站着。感谢东方金狼给我夫妻二人抓拍到的照片!!

和东方金狼还没说两句话,我们就又看到对面过来的4、5个警察,我知道他们是因刚才我夫妻二人走掉而追过来的,所以就站在原地没有动!果然,几个警察过来后,要我们出示证件,检查完我二人身份证后,又将我们带到一边,另一个警察还企图把我们带到旁边楼房下面的汽车后面,说是给我们说点事。我拽着老公,坚决不跟他走,并给警察说:我不是不相信你,是我们没必要跟你走,有什么话你就站在马路边上说吧!这时后边又来一警察说:他们俩怎么着,要不就赶紧走、要不就让朝阳分局来接!我们没说话。他们便一直把我们推出了很远!!!

整个过程就是这样,等我们夫妻安全后我才拿出手机,看到上面有未接电话,是和我一起去的朋友强感打来的,打电话时间是9点41分。

在此齐月英对那些关注我们的朋友、和看到我们被抓及时发出消息的朋友:献上最深的谢意!谢谢你们!祝好人一生平安!!!

来源:博讯

阅读次数:902
Pin I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