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日上午,中国中医科学院举行成立60周年纪念大会。刘延东在会上宣读了我的贺信和李克强的批示。中国中医科学院院长张伯礼、中国医学科学院院长曹雪涛、中国中医科学院研究员屠呦呦、中国中医科学院中药研究所所长陈士林在会上先后发言。

中国中医科学院前身是成立于1955年的卫生部中医研究院,是国家中医药管理局直属的集科研、医疗、教学为一体的综合性中医药研究机构。

我在信中指出,60年来,中国中医科学院开拓进取、砥砺前行,在科学研究、医疗服务、人才培养、国际交流等方面取得了丰硕成果。以屠呦呦研究员为代表的一代代中医科研人才,辛勤耕耘,屡建功勋,为发展中医药事业、造福人类健康作出了重要贡献。

我强调,中医药学是中国古代科学的瑰宝,也是打开中华文明宝库的钥匙。当前,中医药振兴发展迎来天时、地利、人和的大好时机,希望广大中医药工作者增强民族自信,勇攀医学高峰,深入发掘中医药宝库中的精华,充分发挥中医药的独特优势,推进中医药现代化,推动中医药走向世界,切实把中医药这一祖先留给我们的宝贵财富继承好、发展好、利用好,在建设健康中国、实现中国梦的伟大征程中谱写新的篇章。

同时我也批评中医,千百年来,中医人固步自封不思进取,躺在老祖宗身上坑蒙拐骗。主要表现两个方面:

一,全面僵化。

包括中医理论和中医实践。中医不是宗教不是迷信,是科学。是科学就得不断激浊扬清去伪存真推陈出新;是科学就必须不断发展不断进步;是科学就应该修正甚至否定错误理论研究提出新的中医理论,发现开发新的中草药和中药方。

西方科学包括医学在否定中进步,西方宗教也是如此。西方医学发展中也曾经出现许许多多现在看来与中医类似的偏方秘方验方。随着科学的进步,这些偏方秘方验方被逐渐淘汰,取而代之的是新的更符合现代文明的“偏方秘方验方”。我们可以把广泛使用的西药看作是西方传统医学的延伸,是新的偏方秘方验方。只不过这些西药以化学提取或合成物的形式被人类使用,而传统医学的中药大多以植物根茎叶动物内脏筋骨和矿石经炮制后使用。

传统中医理论经典《黄帝内经》始于春秋战国时期,已两千年历史,阐述了阴阳脏腑气血寒热八纲辨证学说。至东汉张仲景《伤寒杂病论》以六条经络为发病机理提出六经辨证新的中医理论。至明朝崇祯年间距今500年,山东、浙江、河北、河南等地爆发疫病,当地中医大夫以现有中医理论如伤寒理论等医治无效。吴有性等人因此发明新的中医理论卫气营血辨证。认为温疫病位半表半里。反对以伤寒之法治疗,主张“表里分治”。

500年来,尤其是自200年前西医西药传入中国以来,中医大夫热衷于望闻问切把脉抓药收钱,不思进取不求发展,满足于老祖宗留下的经典理论和传统方剂,刻舟求剑缘木求鱼,以一方治百病,最后导致半人半仙神医屡见不鲜,坑蒙拐骗之徒层出不穷,直接危害百姓生命健康,也致中医药蒙受信誉危机。

二,中医西化。

中医西医结合不是中医西医化,不是用中医诊断西医治疗,不是中成药里掺西药,不是中医大夫开西药处方,不是中医院牌子西医医生驻诊看病,不是中医的面子西医的里子。中西结合是无奈之举,是中医不足用西医来弥补。

中医要发展必须走中医的路,而不是走西医的路。否则发展出来的不是中医而是西医。屠呦呦发明的青蒿素的行为是什么?不是中医而是西医,是运用现代科学研究方式从中草药里提取有效成分。就好比借用了中国黄种人的子宫孕育出西方白种人。西药哪里来?不就是从动植物提取或人工合成来的么?

中国人工合成胰岛素的成就属于现代西医还是传统中医?当然是属于现代西医。因为研究手段是现代西医的手段。不能因为我们是中国人,取得的医学成就便属于中医。区别在于两者的研究实践方式。

最后我问:

一,为何中华政治能与时俱进?譬如诞生了中国共产党文化,诞生了中国特色社会主。二,为何中华汉语能与时俱进?譬如诞生了草泥马然并卵图森破等新时代的汉语。三,为何中华饮食能与时俱进?譬如诞生了庆丰包子,习酒等。四,为何中华法律能与时俱进?譬如诞生了寻衅滋事煽动民族仇恨等。

而中医药无法与时俱进?还是那些草药那个锅。煮啊,饶恕那些不幸的病人吧!

来源:作者博客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