夫人:
秋意渐深,
蚌埠虽非苦寒之地,
微凉亦可致病,
兀多珍重。

念起你的名字,
一片羽毛飘入怀中。
你的爱人在黑牢里,
你的孩子在怀中。
西斯廷的玛莉娅,
出水的阿芙洛迪特,
奥尔良姑娘,
亚麻色头发的少女。
过去我崇拜你们,
现在我爱你们。

夫人,且休寂寞。
那阶下的南冠客,
仍在痴痴地爱着你。
甚至胜过爱那远方的,
自由之国。

一只麻雀飞过你的窗前,
为你衔来,
黑狱中的月亮。
若我可以,
我愿化作那麻雀。
其实,我更愿做夜莺,
在寒夜的北风中,
用歌声为你带来
爱人的消息。
可夜莺会在喧闹的城市中迷失,
会被捕杀、遭羁禁。
所以,
麻雀吧!

文章来源:民主论坛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