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就是秋天,
野菊花和芦荻装饰的天空土地,
木叶飘进窗棂,
也萧瑟我房间的四壁。

而第五种季节
还很遥远,
等待忍耐的意志,
仿佛是外婆长长臭臭的裹脚布。

这样的季节,
一头斜阳、黄昏的故事,
能否引出幸福而深刻的主题,
把我鼓励。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