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立中文笔会访问波兰会见瓦文萨

Share on Google+

瓦文萨先生和廖天琪

米奇尼克和廖天琪

廖天琪、杨炼和波兰朋友们

(参与2011年2月3日讯)应波兰笔会和瓦文萨基金会的邀请,独立中文笔会的会长廖天琪、执行秘书张裕和诗人作家杨炼于1月23日至28日到华沙、但泽(Gdansk)和克拉科夫(Krakow)等城市访问。张裕由于临时生病未能成行。

由于笔会的荣誉会长刘晓波获得诺贝尔和平奖,却又依然身陷囹圄,引起国际的关注和重视。在杨炼和廖天琪访问期间,捷克笔会的会长Jiri Dedecek 和立陶宛笔会代表Herkus Kuncius 也特别赶到华沙和他们相聚,并会同波兰笔会会长Adam| Pomorski,跟独立中文笔会签署了一个共同声明(见下),要求中国政府释放刘晓波和白罗斯政府释放前笔会会长Vladimir Neklyaev,他也是白俄罗斯的总统候选人,于一个多月前被当局逮捕殴打,如今生死下落不明。

杨炼和廖天琪在华沙跟许多波兰的作家(包括米奇尼克Adam Michnik和剧作家惠勒Pawel Huelle)、诗人、记者和团结工会Solidarnosc的成员会谈交流,他们一边聆听波兰友人们叙述他们当年为了反抗极权、争取自由的经验,一边也把当前中国文艺界的情况介绍给对方。杨炼也朗读了刘晓波的诗歌和他自己的新近作品。他们亦到最据影响力的报社Gazeta Wyborcza (选举日报),跟主编、发行人及记者们见面座谈。这份报纸诞生于1989年,正值波兰人民如火如荼抗暴争权、并在团结工会的领导下,在圆桌会议上跟共产政权进行谈判的历史性时刻。许多当年的青年人现在都成了社会各阶层的中流砥柱,他们很乐于分享自己当初的“革命经验”,并对尚在非自由国家中争抗的同仁,表示深切的同情和关注。其中尤其关心中国问题的是日裔的企业家Yoshiho Umeda梅田先生,他旅居波兰四十多年,曾经直接参与七八十年代团结工会的抗暴斗争,直到如今他都是一直关注劳工和环保问题的一位社会活动家。

离开华沙后,兵分两路,杨炼在Anna Nasilowska 安娜那斯洛夫斯卡教授的陪同下到克拉科夫市进行诗歌朗读会。廖天琪则到但泽市去会见团结工会的创始人和民主波兰的第一任总统瓦文萨先生。位于波罗的海滨的但泽是个传统的航运贸易港口,二战期间整个城市90%都毁于战火,他们按照原来的照片和绘图,把城市从灰烬中恢复原状,如今已经还原成一个美丽而富有文化气息的古老城市。造船业是该市经济命脉中重要的一环。七十年代,年轻的造船工人瓦文萨就是在船坞里组织工人,建立工会,发动罢工,将群众运动扩展到整个国家。1983年的瓦文萨获得诺贝尔和平奖,这对波兰的民权运动更是起到推波助澜的作用。1989年他们抓住契机跟政府谈判,完成了不流血的光荣革命。这是东欧第一个摆脱共产政权的国家,产生了多米诺效应,激励了其他华沙公约组织的国家,纷纷揭竿而起,摆脱自己本国共产党的极权统治,成为民主自由的国家。

1月27日,瓦文萨接见了廖天琪,并进行了半小时的谈话。他是位平易可亲的人,说话时表情生动、手势强烈。他说:“全球化是缺不了中国的,所以我一直对中国的情况很关注。”他对新科诺奖得主刘晓波很是关注,去年波兰的国会中也曾讨论过声援刘晓波。笔者向他略述了晓波和刘霞的情况,他不禁摇摇头,表示难以相信。接着,他说:“中国政府曾经多次邀请我去访华,我欣然答应,并提出条件:1. 我要到天安门广场去献花2. 要求跟异议分子见面。”瓦文萨的条件一提出,北京就不吭声了,过不久又来邀请,前后三次,但是至今未成行,因为他坚持自己的要求,而北京也不肯让他来揭自己的疮疤。他问了独立中文笔会和国内会员的情况,接着说,团结工会开始时,只有三个人。后来滚雪球,有了一千万支持者(占波兰人口的将近四分之一). 他盯着笔者,用强调的口气说:“抓住契机,哪怕是小小的机会,都不放过。要善于运用策略。”事后笔者从他当年的“战友”们口中了解了一些详情,才明白他所说的“策略”的意义。瓦文萨和其他人都强调当时的波兰籍教皇保罗二世在波兰革命转型中的历史性角色。宗教的影响不仅在民间和每个人心中,也在官方和独裁者的内心深处,难怪在中国老共如今还遵奉老毛的教诲,把宗教当“精神鸦片”,千方百计禁止地下教会和法轮功。

瓦文萨先生同意独立中文笔会的建议,双方建立经常性交流对话的机制,因此通过这次的访问,这将是独立中文笔会跟波兰有关方面的合作的开始。

附:

四笔会就中国和白俄罗斯的良心犯情况发表联合声明

2011年1月24日于华沙

文明是人类的共享,它不属于拥有特权的少数者。机会均等是大家的共识,但是今天我们的世界,除了贫穷和自然灾害之外,许多人的公民权利还依然广泛地受到侵犯。有人在恐怖统治之下被奴役,我们的文明成果被少数人盗窃。分布在几大洲的一些作家和知识分子,属于这个有组织或未形成组织的压制机器下,受到政治迫害的群体。他们因追求真理、言论和思想自由而被控罪。

国际笔会成立于90年前,它是一个国际知识分子发起的运动,崇扬人性,反对种族、阶级和民族的仇恨。如今它发展成为一个代表一百多个国家的作家和知识分子的机构。国际笔会主张:“推动各国之间畅通无阻的思想交流,反对任何国家以任何形式来压制言论自由。”

如今,在笔会的历史上,第一次有两位笔会的会长成为良心犯,第一位是独立中文笔会的荣誉会长、诗人刘晓波、2010年诺贝尔和平奖的得主,他因要求人权和民主,而被中国政府判刑11年;另一位是白俄罗斯笔会的荣誉会长、诗人拉迪米尔·内科里雅夫Vladimir Neklyaev,他最近在竞选总统时,被秘密警察毒打,并跟其他反对派的候选人及支持者一道被投入监狱,这是没有通过任何法律程序的违法行为。

我们代表四个笔会,要求当局立即释放狱中的良心犯,释放刘晓波和拉迪米尔·内科里雅夫这两位言论自由维护者和人权斗士。我们要求释放他们,因为我们维护言论自由、人权和公民权利,我们维护人类的文明。

捷克笔会会长 Jiri Dedecek 乔治·德德切克

独立中文笔会会长 Tienchi M.-Liao 廖天琪

立陶宛笔会 Herkus Kuncius 赫尔库斯·孔西额斯

波兰笔会会长 Adam Pomorski 亚当·波莫尔斯基

作者:廖天琪 文章来源:参与

阅读次数:8,147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