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01041107pubvp1
■《十年》这部电影虚构了五个香港未来的故事。互联网

我在香港看电影《十年》,上午十一点最早场依然爆满。观后颇为动容,真是一部真正属于香港人的电影!十年之后的2025年,香港会变成什么模样?五位年轻导演通过五个短片警醒港人,这就是我们的未来,除非大家挺身而出把握自己的命运。

《十年》分〈浮瓜〉、〈冬蝉〉、〈方言〉、〈自焚者〉、〈本地蛋〉五个单元,十年能有多长?弹指一挥而已,故而电影表现的都是眼前现实。单说〈浮瓜〉一节——香港「爱」字头的爱国社团以其炫目的出位动作,俨然与传统左派某「联」排排坐,而他们又和一众特区政府高官无异,都须在密室接受西环干部耳提面命。警务处长密令黑社会和南亚裔枪手上演假行刺,肉靶是「爱」字头的大姐大以及某「联」的头面人物,但只制造刺激场面而毋须见血,许诺事后枪手收钱并着草远遁。行刺者照足脚本来做戏,实际上却被警方当场击毙灭口。于是香港进入紧急状态并迅速通过了《国安法》······

绑架李波是系列抓捕之一

这是虚构情节吗?雨伞运动期间亲中拥共社团的作为,警方和黑社会互为呼应的诸多细节,都是香港未来写照。再看〈方言〉和〈本地蛋〉,片中对本土文化的追剿和人际告密,特别是少年军沿街「破四旧」之行状,适逢文革五十周年,莫不是红卫兵卷土重来?至于极具震撼力的〈自焚者〉一节,已毋庸多作诠释,但于我别有感触之处是这一片段,浑然不知就里而卖出一罐「火水」的小铺主被西装笔挺的特别探员拘禁和抄家,其中操国语的为首者最为阴骘,俨然秘密部门的政工干部。

这一幕其实毋须再等十年才发生,它已是香港现实。刚在柴湾被大陆绑架到深圳的铜锣湾书店股东,是我认识的李波先生,我的《苹果》杂文结集《中华民族到了最缺德的时候》就是他出版的。李波太太我也认识,中国著名诗人舒婷是她的亲戚。这宗神秘绑架明显是系列抓捕行动之一环,在有出版自由的香港,专营中共禁书的铜锣湾书店从股东到员工相继在泰国、深圳和香港离奇「蒸发」,若非来自国家指令谁能办到?李波被掳到大陆用普通话给妻子报信:「暂时回不去,要配合调查」、「如果我表现合作,就可以从轻。」旁边有国语插话:「对,配合就没问题」······这不正是〈自焚者〉一片里上门办案政府特工的所作所为?

《十年》观后感慨之余,倍感五位年轻导演之思想敏锐。片中对邻近强国的认知,已远非《省港旗兵》、《表姐你好嘢》那过去的年代。还记得亡友罗海星以前和我提过,回归前陆恭蕙曾请他专门讲解中共这个组织的运作模式、制度特质等等,足见彼时香港人对共产党是什么物种几乎一无所知。而今香港易帜已迈入第十八个年头,中共从另一个地理疆域和政治模式的存在,变成君临香港而且无处不在,如同〈自焚者〉片头汹涌而至的雾霾,铺天盖地笼罩香港,每个人都必须同呼吸,进而和强国共命运。

〈冬蝉〉里香港价值与文化被抽干和木乃伊化;〈方言〉里港人之间的政治检举;〈本地蛋〉里孩童被国民教育洗脑和红小兵化,这难道不是香港迫在眉睫的现实?天下何来宿命,大家合力铸成的历史就是宿命,未来十年,香港人要书写怎样的历史?

来源:苹果日报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