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08-08

也许是从《饥饿游戏》开始,青少年反乌托邦小说开始大行其道。

本来,反乌托邦类作品多少都有点曲高和寡的小众味道,现在它却突然成为大众文化的一部分。

《V字仇杀队》就是这样一个例子。该片把欧美国家流行的“超级英雄”主题与反乌托邦主题嫁接到了一起,结果成了一部大受欢迎的作品。该片也反映了欧美国家民众对国家未来走向极权的可能性的焦虑。

《饥饿游戏》一类的作品则把反乌托邦与青春小说嫁接到了一起。这也并不难理解:青少年总是渴望自由和独立,却总是受到家长、学校和社会的严密监视和不信任,也就难怪他们会感觉世界是一个冷酷、专制和可怕的地方并且想要反叛了。青少年的英雄主义情结以及青春期的焦虑和疏离感,都能在反乌托邦类作品中得到充分的表达。

最近一部与《饥饿游戏》类似的青少年反乌托邦小说是《凯拉三部曲》。从这部作品当中我们可以领略到青少年反乌托邦作品的一些独特之处。

青少年反乌托邦小说最常用的套路,就是主角最终发现邪恶的大独裁者是自己的父亲。这当然是因为对青少年来说,与父母的关系是他们所面对的最重要的问题之一。青少年渴望反抗的暴政和独裁者其实就是自己的父母。《凯拉三部曲》也沿用了这一套路。此类作品中以少女为主角的为数不少,因此这些作品也带有反抗父权制的意味。

这一情节并非毫无现实依据:我国就有很多著名的持不同政见者都是体制内高官的后代。他们对体制的反叛之中恐怕也存在着反叛自己父母的成分。

《凯拉三部曲》中的另一个主题是失忆与人格分裂。这也是青少年反乌托邦小说的常见主题,因为自我同一性的建立是青少年时期的重要人生课题。反抗暴政的过程同时也就是寻找自我的过程。

《凯拉三部曲》还使用了一个青少年反乌托邦小说中十分常见的套路,即:如果主角为了反抗邪恶的制度而加入了抵抗组织,那么他通常会发现抵抗组织也同样邪恶,并再次反叛。因为抵抗组织通常也是有着严格的等级制度的父权制性质的组织,青少年在其中只能充当领袖的棋子,并无多少独立自主的空间,这显然不会令渴望成为英雄的青少年满意。

总之,《凯拉三部曲》作为青少年反乌托邦小说,还是颇有可读之处的。

RFA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