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于美国东部弗吉尼亚州夏律第镇的弗吉尼亚大学,是由美国建国元勋、第三任总统托马斯.杰斐逊于一八一九年创建的一所公立研究型大学,至今已将近两百年了。在该校建校之初,有三位美国总统(分别为杰斐逊、麦迪逊和门罗)是这所大学的最初校董会成员,该校为美国最初的八所“公立常春藤”大学的成员之一,其校区曾是北美唯一名列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世界遗产名单的高等院校校区。在美国历史上,弗吉尼亚大学以其首创建筑、天文和哲学等学术领域而着称,同时她也是全美第一所将教育独立于教会的高校。

这所古老的全美一流公立研究型大学,是杰斐逊这位学者型建国之父研精殚思、精心设计的成果。这所大学将近两百年来的发展轨迹,深深地打上了其建校人杰斐逊创校理念的烙印。历史学者阮宗泽认为:“在美国历史上,还没有一所学府像弗吉尼亚大学这样,受一个人(杰斐逊)的影响如此深远。在世界上,也许更没有一所大学是创建人在七十五岁时用全副身心创建的。”

在我看来,也许还有更特别的。那就是,在人类源远流长的教育史上,那些著名教育家办学治校的宗旨无不从教育、知识、学术的目的入手,比如古希腊哲学家柏拉图在雅典城西北角创立的哲学学园,其旨在“讲学授徒”;又比如十九世纪初德国教育改革家威廉?冯?洪堡创建的柏林洪堡大学,其创校理念是“研究与教学合一”、“现代大学应成为知识的总和”;再比如在北大校长任内革弊纳新、开“学术”与“自由”之风的蔡元培,就一直不遗余力地提倡“美学教育”,另外他十分强调“教育是国家兴旺之根本,是国家富强之根基”。

相比之下,在十九世纪初叶一手创建了弗吉尼亚大学的美国人杰斐逊,就显得有点与众不同了。晚年的他致力于在弗吉尼亚创建一所新的大学,主要并不是基于教育、知识、学术的目的,其着眼点仍在于“民主”和“自由”——他一生政治理念的两个关键词。正如杰斐逊反复强调的,“教育是防止民主蜕化为暴政的重要手段”,同时,“只有由受过教育的人民组成的国家才能保持自由,教育为民主政治最可靠的基础。”

至于原因呢,杰斐逊是这样解释的:“在研究了欧洲政治发展史之后,我发现世界上任何一个政府中都有人类弱点的痕迹和腐败蜕化的苗子,为防止政府的腐败和暴政,必须让人民有监管政府的权利和能力。但是我看到,光有制度的完善和法律的约束,并不能从根本上杜绝腐败和暴政,必须在教育上多下功夫。”、“应当普及和发展文化教育,实行思想、言论与新闻自由,使人民摆脱愚昧无知的状态。当人民的心智得到开发,具有了一定的政治素养、参政能力和判断识别能力,我相信他们就有能力有效地行使自己的权利,从而也就能够防止政府的腐败和暴政,从而让政治变得民主,人民获得自由。”

一八一四年,年届七十一岁高龄、已退休五年的杰斐逊被任命为位于弗州中部的阿尔伯马尔学校的理事,他开始利用这块阵地来推行自己的教育规划。不久后,他拟订了一份详细的教育计划:“在州的中心和环境好的地方建立一所大学。讲授有用的科学的所有学科各个科学分支如何分类及需要多少教授,在超过十个的情况下,由视察员确定人选。”

一八一七年,七十四岁的“蒙蒂塞洛哲人”杰斐逊正式开始筹建大学。他研精致思地制订了一个既雄心勃勃又审慎周详的教育计划,这份计划将教育制度分为三大部分:初级学校、高级学校和大学,而这份计划的侧重点在于高等教育——大学。

杰斐逊花了大量笔墨来谈大学的宗旨:“大学是最高学府,它应该由许多职业性学院组成,专门培养建筑师、音乐家、雕刻家、经济学者、科学家、园艺学家、农学家、医生、历史学家、牧师、律师及各级管理人才。”他想要创建的这所大学,应当是一个“讲授所有科学学科的学校,并且要达到人类头脑所能承担的最高限度。”——看得出来,他不想办一所仅限于地方一级的高校。

翌年,即一八一八年,在杰斐逊好友、创办大学的有力支持者约瑟夫?卡贝尔先生的推动下,弗吉尼亚议会终于接受了杰斐逊所提的创建一所大学的议案,并为此专门拨款一万五千美元——这在当时可是一笔不小的数目呢。州议会同时指定了一个“二十四人筹备委员会”,责成该委员会处理有关的建校事宜,委员会中除了杰斐逊、麦迪逊、约瑟夫?卡贝尔外,还有科克、时任总统詹姆斯?门罗等人。

杰斐逊当仁不让地担负起了起草“弗吉尼亚大学筹备委员会报告”的任务,以便借此机会将自己的建校理念尽诉其中。在这份洋洋洒洒上万字的报告中,这位博学多才的创校校长在课程设置上费了一番思量,他将弗大的学科领域分为十八大类,包括古代和现代语言、纯数学、建筑学、物理学、天文学、地理学、化学、动植物学、解剖学、医学、政治学、哲学、历史、法学、伦理学、文学和美术、修辞学、观念学等,学科之齐全,文理之兼备,在当时的美国高等院校中实属罕见。报告建议本校聘请十位教授从事教学事务,为此他希冀能以高薪从大西洋两岸延揽各学科第一流的学者,他还希望这所大学不但招收本州的学生,也能够吸引外州的青年学子前来求学,从而使弗大成为他们珍视的母校。

一八一九年一月,州议会正式通过成立弗吉尼亚大学的议案。两个月后,七十五岁的杰斐逊众望所归地当选为弗吉尼亚大学首任校长——他一生的最后一项公职。从此刻起,他将自家的庄园事务尽都交由孙辈处理,而将自己的全部时间和精力投入到大学的各项事务中去。这位鬚发皆白的校长已经顾不上身体的老衰,一股强大的精神动力支撑着他殚精竭虑,孜孜不倦。

写于二零一五年十一月八日

文章来源:讯报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