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海文革后期曾流行情色恐怖小说手抄本,少男少女趋之若鹜争相传阅传抄。较著名的有《少女之心》《绿色的尸体》《一双绣花鞋》《第二次握手》等。这些手抄本大都在夜深人静后被窝里手电筒下完成阅读。

那时手抄本是禁书。当下的禁书则是专门描写我党内争斗内幕的书籍。绝大多数由香港出版,通过大陆游客带回内地,具无中生有蛊惑人心之功效。当然也有根据党内有心人士向外泄露我党机密编写而成。香港铜锣湾书店的老板阿桂就是专门赚这种钱的人。

斩草除根。禁书禁书,禁止传播的书籍。把出版人抓起来,看谁还敢出禁书。在我最高指示下,香港铜锣湾书店老板阿桂去年被我国安人员从泰国绑架回来。审讯期间,阿桂供出他的几名同伙。有部电影叫《一个也不能少》。于是,阿桂在香港的同伙相继落网。

诗颂:天网恢恢疏而不漏。再颂:虽远也要抓回来。三颂:英国籍瑞典籍,归根结底中国人。

人是抓回来了,跨境绑架这事该如何处理?如何避免外交纠纷?如何维护一国两制的信誉?三个问题亟待解决。如何解决?编故事呗!

先解决李波问题。香港居民李波具有英国海外国民护照。从香港被绑架回深圳的李波,通过电话传真机向家人和外界解释,是他自愿回内地协助我方处理阿桂一案。李波虽持有英籍护照,但他是千真万确的香港居民,香港属于中国,因此李波归中国政府和法律管,英国佬无话可说。

阿桂本人比较麻烦,他是纯粹的瑞典国籍。想来想去,编了一个自首的故事。一个瑞典人,来中国自首,谁阻拦得了?为何自首?为多年前的一桩人命官司。人命官司判了,也了结了。没关系,让案子起死回生嘛,就说他缓刑期未满便擅自出国西天取经去了。这样一晃就是12年。

忽一日,阿桂短暂性精神病发作。一个坏人忽然良心发现不辞而别回国自首,一定是精神有问题。否则无法解释阿桂突然失踪是因为回国自首。精神病发作的结果,一可能使好人变成坏人,也可能坏人变成好人。这种人性180度大转变一定出于特殊原因。二是不辞而别,六亲不认。只有精神病发作状态下,才可能发生短暂性记忆缺失忘记或不认自己的亲人玩出不告而别的戏码。

于是故事就圆满了:阿桂,去年10月17日,活得好好的阿桂,学名桂民海(桂敏海),突然精神病发作良心发现后不辞而别,径回国投案自首。故事还没完。

深圳公安局里,一警察叔叔苦口婆心劝道他赶紧给亲人打电话报平安,发传真也可以。但死阿桂六亲不认,一口咬定说这世上没有亲人。一警察阿姨好心提醒他,过去的车祸案子已经了结,自无可首。死鬼阿桂不依不饶,坚决认定自己有罪,不达坐牢目的决不罢休。

在旁边观察很久了的一位警察伯伯经验丰富,开始询问阿桂有无其他犯罪行为。阿桂说过去的事情都忘记了,只记得车祸致死一件事。警察伯伯开始上网搜索桂民海,渐渐地,香港铜锣湾书店出版禁书的动人事迹浮现屏幕。

马上层层上报上级部门,最后阿桂一案由公安部长孟建柱亲自抓。

香港铜锣湾书店的股东一个一个被抓到深圳,经过一次次审讯,香港铜锣湾书店老板阿桂的故事,浮出水面。

出版出售禁书的罪可大了。罪名是当下流行的:颠覆国家罪。

来源:作者博客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