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

赫鲁晓夫做秘密报告时,他已经稳坐苏共第一书记宝座三年多,已经登上了权力的顶峰。他不需要搞阴谋诡计去篡党夺权。他做秘密报告揭露斯大林,完全是出于对受害者的同情,对历史正义和公正的追求。

在四清运动和文化大革命运动中,我们开动一切宣传工具,把苏联的赫鲁晓夫妖魔化成了阴险狡诈、劣迹斑斑、千夫所指、人人喊打的头号坏蛋。这很让人不解:这样一个品行不端、素质低下的野心家,是如何登上第一个社会主义国家最高领导的宝座呢?

能获得过人的地位,必然有过人的胆识。赫鲁晓夫并非我们描画得如此不堪。正如在文革中,在人为的操纵下,德高望重的刘少奇竟然被描画成了“叛徒、内奸、工贼”、罪恶累累、五毒俱全的头号坏蛋,而案子一旦翻转,刘少奇依然是功勋卓著、德高望重的革命家一样,赫鲁晓夫也是一位大胆改革、扭转乾坤,为苏联人民作了大量好事的政治家、改革家。尽管他的一生充满了争议。

赫鲁晓夫的政治生涯充满了传奇而神秘的色彩。他个人的得失荣辱与苏联社会主义的成败兴衰紧紧地联系在一起,和中国的政治斗争竟然也有密切联系。

尼·谢·赫鲁晓夫1894年4月17日生于苏联库尔斯克省卡利诺夫卡村的一个矿工家庭,是一个真正的“根正苗红”的无产阶级的后代。青少年时代,当过牧童、钳工。他的这段艰苦生活和低微出身,后来竟然成了人们的笑料。前美国总统尼克松在著名的“厨房辩论”中,就讥笑过赫鲁晓夫贫贱的出身。中国作为“工人阶级领导”的国家,由于对其反感,也编个段子嘲笑他。

有一个广为流传的段子,说有一次赫鲁晓夫和周恩来在一起聚会,赫鲁晓夫总想嘲弄周恩来,说道:“周恩来总理,咱俩有个相同的特点,就是都担任政府总理;咱俩有个不同的特点就是,我出身工人阶级,而你出身资产阶级!”

出身工人阶级,自然是十分荣耀的;出身资产阶级,当然是十分耻辱的,这是共产党人的常识。赫鲁晓夫以此来羞辱中国总理周恩来。不料周恩来随机应变道:“咱俩还有一个共同的特点,那就是,咱们都背叛了各自的阶级!”也就是说,赫鲁晓夫变成了资产阶级,周恩来变成了无产阶级。一下使赫鲁晓夫面红耳赤,无言可对。

国人编了这个段子,主要是讽刺赫鲁晓夫的“背叛”。这只是我们的舆论宣传,从根子上说,赫鲁晓夫何来背叛?他没有被敌人逮捕过一次,如何叛变?

十月革命刚刚胜利,他就在故乡担任贫农委员会主席,1918年加入共产党,成为苏联最基层的党员干部。

当西方国家和国内白匪企图将苏维埃扼杀在摇篮之中(传统说法)时,赫鲁晓夫依然参加部队,保卫苏维埃胜利果实。内战结束,他复员到顿巴斯煤矿当了一名普通矿工。由于他的勤奋和机灵,被送到顿涅茨工学院工人专修班学习,毕业后,先后在顿巴斯、基辅等地从事党的基层领导工作。

1929年,年轻有为的赫鲁晓夫被选送到莫斯科工业学院学习。在这所高等学府里,意外地受到幸运之神的青睐。

当时,苏联的“阶级斗争”异常复杂激烈,一些开国元勋如布哈林、托洛斯基等人都被斯大林认定是“反党集团”“右倾机会主义”而打倒在地,由此而整肃的右倾分子更是不计其数。而与此同时,国家又正值社会主义工业化全面开展、各行各业百废待兴、急缺人才之际。所以,像赫鲁晓夫这样当过工人、农民、士兵、基层干部,又上过大学、粗通科学技术、具有敏锐政治头脑的人,自然就成了不可多得的人才,当然会受到重用。

更为巧合的是,他在工学院学习时,结识了斯大林的妻子娜杰日达·阿里露也娃,并成为好朋友。有了这层关系,在专制而恐怖的斯大林时代,赫鲁晓夫就有了保护伞和登天梯。他做梦也想不到,就在他进入大学的第二年,竟然奇迹般地成了莫斯科工学院的党委书记!

在残酷无情的“肃反”中,多少无辜的人家破人亡,多少正直的开国元老、功勋卓著的元帅将军、成绩斐然的作家学者,都屈死在斯大林“无产阶级专政”的斧头之下。然而赫鲁晓夫由于特殊关系和自己的机智能干,不但没有失去一根毫毛,而且还步步高升,扶摇直上。请看他的官运亨通的履历表——

1931年,任鲍曼区和红色普列斯尼亚区委第一书记;

1932年,任莫斯科市委第二书记;

1933年,任莫斯科省委第二书记;

1934年,当选为中央委员;

1935——1938年,任莫斯科省委和市委第一书记;

1938年1月,当选中央政治局候补委员;

1938年,担任乌克兰党委第一书记,兼基普省委和市委第一书记;

1939年3月,当选为中央政治局委员;

1941——1945年,任西南、斯大林格勒等方面军军事委员会委员,授中将军衔,获二级苏沃洛夫勋章、一级库图佐夫勋章;

1949年12月,任苏共中央书记兼莫斯科省委、市委第一书记;

1952年10月,当选为苏共中央主席团委员兼中央书记;

就这样,赫鲁晓夫以自己卓异的领导才能,加上斯大林慧眼垂青和大力提拔,在波诡云谲的官场上,几乎一年一个台阶,上升之快令人惊讶。在大学上了两年就被选拔为大区第一书记,第二年就成了省委第二书记,第三年就成了中央委员,第八年就成了中央政治局委员。在和平年代一个基层干部上升如此之快,世所罕见。

1953年3月5日,斯大林终于走到生命的尽头。他原本是让马林科夫接班的,又恐不妥,安排赫鲁晓夫和贝利亚进行辅佐,意欲用“三驾马车”集体承载苏联的命运。可是他一死,马林科夫自感势弱,把苏共第一书记的位置推让给赫鲁晓夫,以图加强“集体领导”。赫鲁晓夫利用这短暂的机会,联络一帮元老和军队高级将领,一举将罪恶累累的贝利亚搞掉。赫鲁晓夫由此建立了威信,获得了各方支持,使马林科夫相形见绌。在1953年9月召开的苏共中央全会上,赫鲁晓夫被正式选为中央第一书记,由此登上了苏共的最高权力宝座。

我们该如何评价赫鲁晓夫青云直上世所罕见的仕途道路呢?

当官,不是坏事。有高人相助,能够步步高升当上高官,也是人生一大幸事。只要你不踩着别人的尸体、不用别人的血染红自己的顶子,当了再大的官,也未可厚非。赫鲁晓夫当初因斯大林妻子的相助,官运亨通,那也是偶然的机遇,天大的幸运。也让人无法批评。

那么,赫鲁晓夫的高升,主要得力于这种“裙带关系”吗?

当然不是。一位中国学者说:“他用东方式农民的智慧、敏锐甚至胆怯,去了解迎合斯大林;又用官场娴熟的法术讨得斯大林偌大的欢欣。”

一位苏联学者这样阐述赫鲁晓夫“发家”的秘诀——

首先,在吹捧斯大林、搞对斯大林个人崇拜的过程中,赫鲁晓夫也是很突出的一个。在斯大林生前,他曾肉麻地吹捧斯大林就像生身父母一样,是最伟大的思想家,等等。事实表明,对斯大林的个人崇拜,正是赫鲁晓夫一伙搞起来的。也正因为他不断吹捧斯大林,赢得了斯大林的欢心。

其次,也是最重要的,赫鲁晓夫也是斯大林意志的一位忠实能干的贯彻者。他在乌克兰和莫斯科主持党的工作期间,创造性地贯彻执行了斯大林的路线,不知道害了多少领导干部。惟其如此,他才能得到斯大林的赏识和器重,才能步步高升。

第三,在斯大林时代,赫鲁晓夫采取了韬晦之术,装成一个没有任何野心、十分驯顺的人。斯大林在一生最后的30年中,大部分时间住在孔策沃近郊的别墅里,最高领导者们天天彻夜长谈。赫鲁晓夫则为斯大林和其他领导跳乌克兰民间舞蹈。当时他穿着乌克兰斜领衫,装扮成热情奔放的哥萨克,显示出没有任何权力欲的样子,尽量讨斯大林欢心,使斯大林对他放心。

第四,赫鲁晓夫是一个富于心机、善于趋利避害的人。正因为这样,他才得以成功地躲过了许多危机。在斯大林搞清洗时,有一个时期他到莫斯科学习,正好与斯大林的夫人分在一个党支部,他是这个支部的负责人。当时肃反活动甚嚣尘上,人们互相告发,而且每个人都必须对斯大林的罪恶做法公开表示拥护。而斯大林的夫人却是坚决反对斯大林这种野蛮行径的。面对这种情况,赫鲁晓夫很伤脑筋:不表示拥护斯大林的路线和政策,凭良心对斯大林夫人的意见表示赞同吧,即刻就会引来杀身之祸;表示衷心拥护斯大林的路线和政策吧,就会得罪斯大林夫人,如果她回家在斯大林面前说几句坏话,自己也就完了!他想来想去,觉得左右为难。为了避开危机,就装病躲进了医院。

赫鲁晓夫肉麻的吹捧,忠实执行极左路线;他的韬晦之计,夫人路线等,是让人诟病的“为官之道”,但却是当时众多干部甚至是整个社会的普遍现象。尤其是在制造无数冤假错案的大清洗中,他肯定要参与其中,身上也不会干净了。但是赫鲁晓夫的可贵之处就在于,在近乎庸俗,甚至卑鄙的外壳包装里,他还保留了某种共产党人的心胆;在曲折的人生和无情的政治里,他还没有忘记什么是起码的正直。在斯大林时代他没有把坏事做绝,在他执政时有没有因为自己过去不光彩的历史而讳莫如深,也没有因为对权力的贪婪而丧失一个人的良心。这正是他在成为苏联党和国家最高领导人以后,以大无畏的人道精神揭开了斯大林的盖子,大刀阔斧地进行社会主义改革的真正动力。

赫鲁晓夫执掌最高权力之后,按照我们一般人的思维,为了保住自己的地位,就要曹随萧规,按部就班,一切遵照斯大林时代的方针路线,一切以不出乱子、一切以稳妥为准。这样也可以在“宝座”上平平安安坐下去(不可能像中国,有人斥其为“两个凡是”而被迫倒台)。再者,按照中国人“报恩”心理,赫鲁晓夫是斯大林一手提拔上来的,没有斯大林的关照,就没有赫鲁晓夫的今天。从这方面说,斯大林确实是赫鲁晓夫的“再生父亲”,恩重如山!他应当继续歌颂斯大林的光辉形象,他应当继续走斯大林的道路!

但是,如果那样,赫鲁晓夫只能成为一个平庸、保守、无所作为的领导,在历史上黯淡无光(当然就不会惹中国人的骂了)。

有学者认为,如果说斯大林时代的赫鲁晓夫是为了保护自己不得不把自己的良心和思想暂时掩蔽起来的话,那么,当他成为苏联最高领导人时,他那颗冬眠的心终于苏醒、跳动,为了把生活在斯大林恐怖之下的人民解放出来,为了让无数蒙冤而死的灵魂在地下得以安息,他以无产阶级革命家的气魄和胆识,顶着重重压力,揭开了苏联历史和国际共运史上新的一页。

赫鲁晓夫执政的第一个大得人心的政策,便是为斯大林时代无数的蒙冤受害者平反昭雪。

以苏共中央政治局委员、列宁格勒市第一书记、在苏共十七大选举中得票超过斯大林的基洛夫被暗杀而引起的持续3年之久,并波及全国的血腥大清洗运动,使一大批党政军杰出领导人惨遭迫害:有的被枪杀,有的被监禁,有的被流放,受害者多达几百万人(基洛夫究竟如何被暗杀,一直是个迷案)。下列一连串统计数字会让任何一个有良知的人感到触目惊心,悲愤难按!

139名中央委员中,有90名被逮捕、枪毙;出席党的十七大的代表1300多人,被枪杀、监禁的达1108名;5个元帅中的3人、4名一级指挥员中的3 人、12名二级指挥员中的全部、67名军长的60人……几乎全部的师长、旅长约35000名优秀指挥员被枪毙或者送劳改。

“列宁格勒反党集团案”、“医生谋杀案”又使劫后余生的一大批干部和群众受尽迫害。在这样的“红色恐怖”——美其名曰“无产阶级专政”下,人们最大的幸福就是早上上班晚上能平安回来。

斯大林死后,恐怖的阴影依然罩在无数人的头上挥之不去。赫鲁晓夫当政以后,一些冤假错案也让他寝食难安。他知道,国民经济已经陷入困境,斯大林给他留下的是一个烂摊子,他很想通过改革发展经济,改善人民的生活。但是他更知道,当前最大的问题,也是人们普遍关心的问题,就是斯大林时代遗留下来的冤案该如何平反。

为了顺利地开展平反工作,1953年6月26日,赫鲁晓夫通过精心运筹,和其他领导人联起手来,以“宫廷密谋”的方式逮捕和处决了制造大清洗的恶魔、杀人狂内务部长贝利亚。

斯大林死后才一个多月,赫鲁晓夫就为“医生谋杀案”和“列宁格勒反党集团案”平反,释放了所有受害者。从1953-1956年仅苏联最高法院和军事法庭就恢复了37000多人的名誉,再加上1956至1961年间恢复的,以及大量由地方法院处理的人,平反昭雪的总人数达近千万人。正是由于赫鲁晓夫的不懈努力和解救,千百万被关押和流放的人得以回到家里与亲人团聚,恢复了党籍,恢复了工作和名誉。一些迫害致死的,得到了昭雪,他们的家人得到了政府的抚恤和照顾。

直到今天,即使苏联解体以后,那些在斯大林时代受到残酷迫害的人能够劫后余生的,无不感激赫鲁晓夫的救命之恩。正如一位受“医生谋杀案”牵连的眼科医生费奥多罗夫说的:“如果不是20次代表大会,大部分像我这样的人,好像已经到了生命的尽头!”

对,就是1956年召开的苏共20次代表大会,赫鲁晓夫代表党中央所做的题为《关于个人崇拜及其后果》的“秘密报告”。这个报告在国际政坛掀起了一阵滔天巨浪,使国际共运遭受了重大挫折。在苏共高层遭到了一定的抵制,但是却受到了苏联广大干部和群众的热烈欢迎和衷心拥护。从而使和平年代执政的最高领袖赫鲁晓夫登上了人道主义历史的最高峰。要论赫鲁晓夫最耀眼的政绩,恐怕就突出凝聚在这份报告上。

诚然,在“秘密报告”出台之前,赫鲁晓夫就已经做了大量平反冤假错案。但是,由于盖在苏联头上巨大的盖子还没有揭开,因而好多冤案无法彻底追究;还有大量冤案被斯大林的追随者捂着盖着,由于人们的思想没有解放,无法彻底查清,无数的冤魂还在痛苦地呻吟。

尤其是他通过对斯大林制造大清洗案件的调查研究,发现这一切悲剧的根源,都来自于愚弄人的“个人崇拜”。在斯大林时代,通过舆论造势,斯大林被抬到了全知全能、至高无上、不可侵犯的“神”的地位,在他的名字前,总会有几个乃至十几个尊崇的修饰语,这不仅是别有用心者故意肉麻地吹捧,可悲的是,不少善良的人也以“革命”的名义,大肆歌颂斯大林的丰功伟绩,相信斯大林真的就是普度众生的“救世主”,他说的话句句是真理,他做的事件件都正确,任何人不能反对。更可悲的是,斯大林默认、纵容甚至授意他人对自己搞个人崇拜。在一片颂歌声中,他飘飘然以为自己就是超凡脱俗的人类最杰出的天才,可以为所欲为,顺我者昌逆我者亡,在神圣的社会主义的旗帜下,大搞封建家长式的独裁专制和法西斯统治,终于酿成了人类历史上罕见的“大清洗”悲剧!

要想彻底解放苏联人民,就必须打碎早已被神化的个人崇拜;要想打碎个人崇拜,就必须清算斯大林的罪恶!

按照赫鲁晓夫的指示,中央成立了专门调查委员会,搜集、整理30年代“大清洗”材料。铁的事实表明,杀人恶魔叶若夫和贝利亚的背后,站着至高无上的斯大林;几乎所有大悲剧的总导演竟然是“列宁的学生”、“伟大的马克思主义者”斯大林!

当赫鲁晓夫一遍遍地翻阅这些血和泪、也充满了残酷和卑鄙的材料时,他仿佛听见了冤死者的呼声,他的良心受到强烈的震撼。一种高度的责任感促使他不顾一切要在即将召开的苏共20大上公开向全体代表披露“大清洗”的悲剧内幕,这就是震惊世界的《关于个人崇拜及其后果》的秘密报告。

秘密报告通过大量历史资料,揭露和批判了斯大林滥用职权、独断专行、制造大量冤假错案、滥杀无辜,大搞个人崇拜的严重错误,并分析了斯大林个人崇拜的原因和根源,提出了肃清个人崇拜的措施。

秘密报告虽然冗长,达4个多小时,但仍然被几十次热烈的、经久不息的暴风雨般的掌声所打断。

秘密报告剥掉了神化斯大林的闪耀着金光的外衣,敲碎了多年来被人们顶礼膜拜的斯大林偶像,给沉闷几十年的苏联社会生活带来了清新的空气。长期“用引语代替思维”、“用注释代替研究”的萧条荒芜的理论界开始复苏,重新探讨阶级斗争、重新评价利润、价格、市场;科学界也摘掉了套在控制论、信息论上的“伪科学”的罪名。作家、艺术家摆脱了文化专制主义的压制,写出了大批充满真正的人性与人道的优秀作品,如《解冻》《不是单靠面包》《日内瓦医生》等。

秘密报告还有力地推动了各社会主义国家的改革和思想解放。如果没有赫鲁晓夫对斯大林的揭露,不少社会主义国家也许会在斯大林模式的阴影下生活更长时间。

但是,我们中国一直对赫鲁晓夫的秘密报告持反对态度,先是一般的批评,继而是严厉的批判,批判的调门越来越高。认为国际上出现一股修正主义思潮,就是从赫鲁晓夫的秘密报告发源的。毛泽东一直认为,赫鲁晓夫做秘密报告全盘否定斯大林,是背叛马列主义的行径;他的秘密报告是见不得人的东西,早晚要被历史所推翻。

但是,我们在否定和批判赫鲁晓夫秘密报告的时候,往往忘记了几个需要澄清的问题:

1、赫鲁晓夫的秘密报告对苏联人民究竟有利还是有害?实践证明,这个报告对苏联广大干部和群众有利,打碎了头上的枷锁,扫去了心头的阴云,人们可以自由的说话,自由的生活,掀起了一场空前的思想解放运动,类似于中国粉碎四人帮后拨乱反正的思想解放运动。当然肯定有人反对,有人和斯大林制造的冤案有牵连,有人本身不干净,所以他们肯定有抵触情绪。但是,作为外国人,我们只能以苏联的主流意识为准则,来判定是非,而不能以少数人、更不能以自己的主观感受来判定是非。如今苏东剧变,档案解密,我们更应当尊从原苏联人民的意志,而不应当旧调重弹,继续责难赫鲁晓夫,还应当对以前的盲目批判做出深刻检讨。

2、秘密报告披露的斯大林一手制造的大量冤假错案,究竟是客观存在的事实,还是虚构编造的不实之词?赫鲁晓夫是否为了什么政治目的,故意歪曲事实、上纲上线,丑化已故领袖斯大林?假如是客观存在的事实,按照国际流行的法律、道德和人情,赫鲁晓夫的揭露和批判就是正确的;如果其中的材料是虚假的、编造的,那就是赫鲁晓夫的思想道德有问题。可是我们在批判赫鲁晓夫的时候,却从来不提材料是否属实,就一味将种种罪恶的帽子扣到人家的头上。好像斯大林制造的冤案再多,即使以莫须有的罪名把中央委员全部杀光,即使为了排除异己,把元帅、将军全部枪决,也无所谓,也是次要错误,也是功大于过,也是要永远歌颂的伟大领袖。这不是善恶不分、是非不辨了吗?

3、看赫鲁晓夫的秘密报告是否出于政治野心和个人目的?我们一直将赫鲁晓夫批为“野心家、阴谋家”,意思是说,赫鲁晓夫在斯大林生前称其为“再生父亲”“伟大的思想家”,死后进行“鞭尸”“焚尸扬灰”,称斯大林是“沙皇式暴君”,这便是翻云覆雨、口蜜腹剑、阴险狡诈的两面派叛徒。在文革中,毛泽东将林彪比作赫鲁晓夫,是说他“当面说好话,背后下毒手”,搞阴谋诡计,企图篡夺党和国家最高领导权。但是,赫鲁晓夫有这种野心吗?他批判斯大林有无个人目的呢?

众所周知,1956年赫鲁晓夫做秘密报告时,他已经稳坐苏共第一书记宝座三年多,已经登上了权力的顶峰。他不需要搞阴谋诡计去篡党夺权。他做秘密报告揭露斯大林,完全是出于对受害者的同情,对历史正义和公正的追求;完全是出于一个最高领导拨乱反正、惩恶扬善、使国家走上正道、让政治趋于正常的历史责任感。

事实是,他做这个秘密报告,要冒巨大的政治风险,弄不好就会垮台。当他提出要做报告揭露斯大林问题时,就遭到了中央主席团几位元老的强烈反对。这几位元老是:马林科夫、莫洛托夫、卡冈诺维奇、伏罗希洛夫。这几位领导的功勋和资历都比赫鲁晓夫高得多,只是由于特殊的原因,让赫鲁晓夫做了最高领袖。他们都对赫鲁晓夫批判斯大林表示不满,甚至强烈抵制。赫鲁晓夫舌战群儒,反复晓以利害,勉强打通了他们的思想,同意赫鲁晓夫在20大会议上作秘密报告。

但是,当批判斯大林的浪潮在各地滚滚而来的时候,这些元老们吃不消了,因为斯大林的好多案子都和他们有关系。尤其是莫洛托夫,他在斯大林后面签字,制造的冤案不计其数。在惶惶不安中,莫洛托夫要铤而走险了。这位在1930年代就担任过部长会议主席(政府总理,二把手)的元老,预谋推翻赫鲁晓夫,自己取而代之。1957年,他联络了马林科夫、卡冈诺维奇等人,召开中央主席团会议。在会议上以突然袭击手段,对赫鲁晓夫的秘密报告和一系列改革政策进行严厉批评,要求赫鲁晓夫辞职。赫鲁晓夫不服,元老们决定以投票方式决定赫鲁晓夫的去留。投票的结果是7:4,支持赫鲁晓夫的仅有4票,元老们获胜。

赫鲁晓夫依然不服,他认为,只有中央委员会的全体会议,才能罢免第一书记的职务。于是,他让支持自己的朱可夫元帅联络几位高级将领,用军队的飞机,从全国各地将中央委员紧急运到莫斯科,召开中央全会。中央全会经过一番激烈辩论,绝大多数中央委员都站在赫鲁晓夫一边。全会以绝对优势的票数,支持赫鲁晓夫继续担任苏共中央第一书记。与此同时,全会对莫洛托夫等人篡党夺权、违背党中央决定的做法进行了严肃批判,四个元老被打成“反党集团”,撤销了党内外一切职务。

这个惊心动魄的宫廷政变事件充分说明,赫鲁晓夫做秘密报告批判斯大林,不仅没有给自己带来什么好处,反而给自己的领导地位构成严重威胁,自己差点儿栽了下来。同时也表明,赫鲁晓夫做秘密报告受到了全党绝大多数人的拥护和支持,有广泛的民意基础。

来源:共识网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