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弄清绿营蓝营,蔡英文当选了,刚得知英文单身,她成了民国女总统。

一次一对男女笔友笔墨邀宠,我说在男人和女人之间,本人历来毫无出息的支持女人,本人就这么没出息,就像如果我在台湾,我一定支持蔡英文,因为她是女人并且单身。

我相信传奇的女人不一定从政,但从政的女人一定传奇,比如蔡英文比如朴瑾惠,就好像上世纪八十年代的中国:女人一变丑就写诗,越诗情画意的女人越不堪阅读,以至到后来谁也弄不清究竟女人是写诗写丑了自己还是女人因为长的丑才去写诗,也以至那个年代的男诗人都不敢娶女诗人,徐敬亚和王寅除外,也因此舒婷只得下嫁诗评家。

去年三月我在台北的笔会文学周上,当时我已经读到蔡英文胜选的信息,我在台北所到之处所见之人,只一个感觉:人心思变。这是巨变的前夜,每个人的脸上都挂着心照不宣的微笑,就像一对夫妻在离婚前,所有的争吵都归于平静,一如既往的生活看似波澜不惊内藏惊涛骇浪,在一根绣花针落地可以成就一声惊雷的日子里,所有的微笑都有答案。

四年前有个台湾女人告诉我,蔡英文是台湾的未来,我相信女人的直觉,从那次蔡英文的败选演说中,我读到了一个女政治家的真诚和自信。

我还会回来,那年蔡英文说。

蔡英文是一种坦诚,一种典型的台式坦诚,所有的机关一览无余。同为这个年代的女性总统,蔡英文不同于朴瑾惠,后者一脸的故事都写在脸上,前者不是,蔡英文看上去不施粉黛,但却内心汹涌。

有人说蔡英文不是因为强大而胜选,而是国民党太无能,此话假了点,但也不假。从李登辉陈水扁到马英九,台湾男人既伤了女人心也误伤了男人自己。

我在想蔡英文若在中国大陆,若哪天大陆和开放党禁,我相信蔡英文一定落选,因为中国男人看不懂女人,因为中国女人只相信男人。

2016年元月22日凌晨于悉尼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