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立中文笔会会长:中国正处于过渡期

Share on Google+

廖天琪

出生于中国南京,成长于台湾,现住德国科隆。她是现任独立中文笔会会长,并是位于华盛顿的劳改基金会的高级研究员和主编,编辑了中国政治犯的传记系列《黑色文库》。

台大外文系毕业后,她随丈夫移居德国。1973-1979她在汉堡亚洲研究所任研究员,编辑撰中德文词典、双语毛泽东文集7卷。1980-2000她在波鸿鲁尔大学,取得硕士学位后任教该校。主持卫礼贤翻译研究中心,担任中国文学德译丛书《弓桥译丛》(Arcus Chinatexte)主编。

“文学不仅是风花雪月,也不仅是明朝那些怪异事情,文学更有关人文关怀和社会关怀。”独立中文笔会会长廖天琪说。她受邀前来阿姆斯特丹参加国际特赦组织50周年庆典,庆祝国际社会半个世纪以来为人的基本价值所作出的的斗争。而独立中文笔会作为中文作家权益的代表,也直接与间接地参与到了抗争中。

刘晓波(独立中文笔会前会长)获诺贝尔和平奖以及北非的茉莉花革命都触及了中国政府的敏感神经,自此中国境内频频爆出维权作家、律师、艺术家等遭当局骚扰逮捕的消息,其中不乏独立中文笔会的会员。

会员受难

“譬如说我们笔会的网管野渡(吴伟),他在二月份先被‘旅游’,然后于3月1日被逮捕。他的电脑都被警方拿走了。就连他的太太也被关起来6天。”廖天琪说,“但野渡根本没有做什么,只是把会员的文章放到中文笔会的网站上。他的太太更是无辜。”

这样的现实意味着,独立中文笔会的主要资金都用于协助国内会员以及相关人士。其工作内容也相应地包括狱中作家、自由写作和会员权益等。从2001年创立以来,独立中文笔会已有270多名会员,其中大多数在中国境内。

据廖天琪女士介绍,独立中文笔会帮助了大约20、30名受到不公待遇的作家:帮助他们找律师、付律师费;安抚他们的家属;给予他们临时生活补助等。

过渡时期

但廖天琪表示,中国目前这种随意抓人的现象只是过渡性的。

“这很可能是中共党内权力斗争的结果。明年就要改选领导人,党内各个派别都要抢表现,作为政治资本。我希望、也相信这些只是过渡时期的反应。2月份被抓起来的很多人都已被放出来了。当然,情况反反复复。但我相信会改变的。”

反抗的意义

当你面对的是强大的国家机器时,个人自然没有对抗的绝对实力。而国际社会的批评也往往被中国以“不许干涉内政”打回。究竟谁还能进行真正有效的反抗?国际特赦组织风雨50载,成就得难道只是骇人的标语牌?

“这些都是表面,在我看来,声援与抗议都是有用的。”廖天琪说,“就说艾未未的例子吧,他被警方带走以后,在德国几乎每天都有民间自发上街抗议。他们不是与中国作对,而是指出中国政府做的事情违反了社会最基本的道德伦理。在21世纪中国经济这么强大的情况下,欧盟与美国正面批评与指责中国,这已经是非常正式的了。中国政府有时做事没有什么规则,只看什么对自己有利。如果国外反抗的声音大了,那么中国这些人在狱中的待遇就会好一些。”

她认为国际特赦组织在这个抗争过程中“很专业、很投入、很认同人的基本价值”。

廖天琪也表示,国际社会也可以从制度安排上来抗议制衡。美国国会在2001年通过立法,禁止参与摘除死囚犯器官的中国医生入境。美国最近还在讨论禁止帮助国家机器对付公民的官员入境。“这些都很值得欧盟效仿。比如拒绝参与不公平审判的法官进入欧洲。”

北京图书展

今年8月份,荷兰文学基金会将带23名荷兰作家参加北京图书博览会。荷兰文学基金会已向独立中文笔会咨询。据廖天琪了解,荷兰作家对中国同行们“因言获刑”的情况了解甚多。他们希望能在中国与中文作家交谈,借文学交流的契机向中国作家表达“言论自由”这一重要的基本思想。独立中文笔会届时也会向荷兰方面推荐参与交流的优秀中文作家。

“我告诉他们不要被组织方推到一个文人骚客的定位上去。文学不仅是风花雪月,也不仅是明朝那些怪异事情,更有关人文关怀、社会关怀。”

文章来源:RNW

阅读次数:7,898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