桂民海3
桂民海早前现身央视节目,声称自己因多年前一宗交通意外而回内地自首。资料图片

说来也巧,铜锣湾五子中我居然认识两个,然而对桂民海印象截然不同于李波,对前者我无意和之建立联络乃至友情。然而某人样衰加口臭就构成了罪行?就算李波那封不知在何处写出来的家书有几句话,譬如称阿海品德上是「极其要不得的人」,这同样不是罪。

曾是城中热话,某太怒骂某位至尊影星,大抵也是人品「极其要不得」。此子杀人放火了?倘是如此就不是人品问题,而是刑事罪行。反观铜锣湾书店五子,被党媒《环球时报》指「长期出版、销售针对内地的政治书籍,大量编造虚假内容,恶毒攻击国家政治制度,造成了恶劣影响。铜锣湾书店虽开在香港,但它对国家造成的损害却早已『越境』进入内地」。然而在香港凭此不能入罪,若以诽谤起诉,须开庭传召相关证人审理,而非用强力部门避开法律将人绑架去「配合调查」。

在垄断一切公共话语权的专制国度,可以找出一百多曾在毛身边工作过的人指证李志绥医生回忆录是编造虚假,说周恩来有私生女是诽谤,说他是同性恋也是诽谤。蒋彦永医生披露杨尚昆对六四屠杀的痛悔,也被指为编造。赵紫阳回忆录和李鹏的六四回忆录倒没说编造,而是禁了——连李鹏也不给面子。浦志强律师微博称毛新宇和申纪兰是「真傻」和「装傻」,谁都知道这是大实话,却足以让浦志强寻衅滋事罪成。

反观围攻十六岁少女周子瑜的强国网民,其暴戾远超「真傻」或「装傻」的造句,且已酿成强大反面效应,先前盛赞大陆网民对台独取得「完胜」的《环球时报》又有新说词,称不应苛责精神强暴周子瑜的爱国者,「让网民理性得像专业人士,这种要求根本落不了地,情绪激烈几乎是网上舆论的天性」,却要问这一标准为何对打入天牢的网络大V不适用?周子瑜风波令国民党完败,《环时》又称对网络暴民「更不应对他们以爱国贼斥之」,「整体看,大陆爱国民意释放得不是太多,而是不足。国家对外打民意牌的经验也需不断积累。民意、尤其爱国民意在任何国家都是社会治理的正资源。」

强国打民意牌从新拳民奉旨砸馆到反日,而今又领得翻墙腰牌,以人海战术挤爆蔡英文个人网站。党媒喉舌犹言打民意牌的经验尚待积累。如何积累?看看港片《十年》便知,像黄安、陈净心这样热衷于告密和杀人诛心的政治爬虫将越来越得势,因为他们是「正资源」。

率土之滨莫非王臣

要知道江胡两朝只是禁书,本朝天子却要犁庭扫穴,区区铜锣湾书店何足挂齿。李波有英国护照,强国外长称港人是中国公民。桂民海是瑞典公民,强国公安部警告:入外籍三十五年仍是中国公民。真是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诚然,治理他们的经验还在积累之中,告五子诽谤要上法庭,凡是党意志不能掌控的都断不可取。于是五子被失踪和被嫖娼后,突抖落出反高潮桥段,阿海真杀人了!却不知此子既然「品德极其要不得」,果真十几年前醉驾撞死人,他如何会负疚于心?又如何再履险偷渡到中国投案?

薄熙来当年炮制的律师李庄案令天下哗然,如今根本算不了什么,五子案将成为后周永康时代的政法创新而载入史册。

来源:苹果日报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