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按:这是大约三十年前写的文字,今天窗外大雪纷飞,我又想起了二十来岁时写下的这些句子,“绝望的大地总在盼望着,有一个冬天,或者每一个冬天都有一场漫天遍地的大雪,雪花一朵一朵开满黑暗、肮脏的角落,等待奇迹生长出一个纯洁的幻愿。”】

虚荣的花朵,无边无际,不分时间地开放,我来到真理的祭坛前,没有虔诚的香火,没有幻想如火如荼的红烛,天空辽阔得不留下一丝白云。不需要月光的装饰,也不必有白云的图案,有了天空就已足够,真理不要过多的解释和说明。

人啊,在亿万次反反复复的血与火中,早已洞穿了生死的秘密。任何假情假意的下跪,都带有太多的奢望和企图。绝望的大地总在盼望着,有一个冬天,或者每一个冬天都有一场漫天遍地的大雪,雪花一朵一朵开满黑暗、肮脏的角落,等待奇迹生长出一个纯洁的幻愿。

多少次白雪飘满世界,多少次覆盖了谎言和真理的祭坛,多少次又在白雪流泪的时候,重露出全部狰狞或善良、丑陋或美丽的面孔。雪啊雪,你徒劳地欢歌,徒劳地悲歌,你的生命只在人们望穿双眼的期盼,等来的却仍是泪水汪汪的晴天。

在真理的祭坛前,雪,一片片落满了真诚和虚伪的祭者,去者和来者,已死的和未死的。人依然活,雪依旧来,河水依依地流走,梦般消逝的是我们的生,还有什么话可说吗?——雪何时再来?雪片落满我的头发和双肩,我置身在茫茫雪野中,天渐渐地暗下来,我和雪一块等天亮、等太阳,或者下雨,诗人曾说雨下在雪地上,会泪痕纵横。我真想看看最美好的雪怎样地哀伤,怎样地哭泣……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