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

丛林世界,弱肉强食,动物为填饱肚子残酷打斗,但只要吃饱了,哪怕是虎豹熊罴,蛇蝎豺狼,都相安无事。
  
2016年春节很快就要来临,中国将进入十二生肖中的猴年。依例,猴年说猴,倒也有不少话可讲。

1966年7月8日,毛泽东给江青的信里说:“我是自信而又有些不自信,我少年时曾经说过:自信人生二百年,会当击水三千里。可见神气十足了。但又不很自信,总觉得山中无老虎,猴子称大王,我就变成这样的大王了。但也不是折中主义,在我身上有些虎气,是为主,也有些猴气,是为次。”毛泽东写这封信时,北京市委已经改组,“彭罗陆杨”已经打倒,文化大革命初战告捷,唯一让毛不快的是刘邓向学校派出工作组,“文革”烈火有可能因此而被掐灭,这是毛泽东绝对不允许的。于是他挟虎气猴气而气势如虹,要从南方回銮京城了。一个月后,毛泽东登上天安门,接见从全国各地来京“勤王”的百万红卫兵,号令他们“金猴奋起千钧棒”,彻底砸烂旧世界。随之,“和尚打伞,无法无天”,满世界除了造反有理,没有别的理可讲,从国家主席、将军元帅、政府要员、封疆大吏,各级领导,曾经红人,到专家学者、作家画家、学校老师、戏曲名伶、“地富反坏右”、“牛鬼蛇神”,总之,红卫兵、造反派,看谁不顺眼谁倒霉,想怎么折磨、羞辱,乃至活活打死,毫无顾忌。到后来,“文攻武卫”,很多地方都出现了势不两立、真刀真枪的厮杀,“天下大乱”,无处不在红色恐怖中。

我相信,许多情况,比如武斗,未必是毛泽东希望看到的,事实上他也为制止这种乱象做出努力。他的想法是,从天下大乱,达到天下大治,隔七八年就来一次。但既然打开瓶盖把魔鬼放出来了,要收回去就没那么容易了。于是偌大如画江山,一下子退回到猴子所处的丛林世界。

丛林世界,弱肉强食,动物为填饱肚子残酷打斗,但只要吃饱了,哪怕是虎豹熊罴,蛇蝎豺狼,都相安无事。猴子调皮些,也无非是上蹿下跳,见了游人最多搞点恶作剧,绝不会吃饱了再同类相残,你死我活。

人走出了丛林世界,吃饱肚子当然还是第一等的要务或曰大事,所谓民以食为天。因此,饿极了偷鸡摸狗呀,甚至打家劫舍,虽然为人不齿,为法不容,但终究事出有因,因而直到今天,还没听说哪儿根绝了这个现象。至于所谓不吃嗟来之食,有,但一般人做到难。这个故事能写到书上,足以证明我们那个古老而又弥新的定律:越是大力宣扬和提倡的,越是难以做到的。

吃饱了该安分了吧?不会。人之初,性本贪。就多数人来讲,粗粮吃饱了想细粮,细粮吃饱了想鸡鸭鱼肉,锦衣玉食,山珍海味。口腹之欲都满足了就“饱暖思淫欲”,一个两个不过瘾,要妻妾成群,三宫六院,佳丽三千。到了洪秀全那里,数以万计,以至于天王要临幸谁了,太监面对如云嫔妃,发愁叫不上名字,认不出眉眼,就只好编队叫号,把贪得无厌、荒淫无耻诠释得淋漓尽致。外国有个《渔夫和金鱼的故事》,在洪秀全们面前,其想象力显然是贫乏的多了。

话说榜样的力量是无穷的。历史证明,好榜样未必,坏榜样八九不离十。这就有了面对秦皇的威风,刘邦羡慕得流口水:“大丈夫当如此”,项羽直接:“彼可取而代之”。于是就造反,扯旗放炮,招兵买马,啸聚山林,武装割据,占山为王,再得陇望蜀,逐鹿中原,并畅想“待到秋来九月八,我花开后百花杀。冲天香阵透长安,满城尽带黄金甲”。等踏着尸山趟过血海问鼎大宝了,该安顺了吧,不会,万里路才走完了第一步,接着就上演鸟尽弓藏、兔死狗烹、豆萁相煎的活剧了。中国两千多年来的历史,在某种意义上讲,就是这么一部打天下、坐江山、窝里斗的血腥史,周而复始。

本土如此,外国亦然。希特勒杀共产党人,杀工会会员,杀犹太人,为了节省杀人成本,发明了毒气室,臭名昭著的奥斯维辛集中营也就应运而生。斯大林比希特勒聪明,他给杀人起了好听、政治正确的名字,叫纯洁革命队伍,镇压阶级敌人,苏联上世纪三十年代的大清洗和关押无辜者的“古拉格群岛”,就是打着这样的旗号开张的。而那位共主的好学生波尔布特,在短短几年里就杀死柬埔寨全国三分之一的人口,让老师都羡慕恨了。

在猴子所处的丛林世界,面对危险,弱小动物有腿的能跑,有翅膀的能飞,所谓惹不起能躲得起。皇帝统治的世界就不好办了,“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天罗地网,密闭透风,你往哪里跑?到处都有雪亮的眼睛。有人伤心:活着都不害怕了,还怕死?自我了断呗!麻烦一样大,那叫自绝于这个那个,罪名大得比死还让人恐惧。林彪、“四人帮”当朝那会儿,翦伯赞、邓拓自杀前留下效忠的字条,原因很复杂,但防家人受到株连、防“自绝于”什么的罪名,不能不是一个主要的考虑。

内斗者都嗜好外斗,目的是把地球揽在怀里。看看希特勒面对地球仪那眼神,就知道他是多么的疯狂与贪婪。斯大林也这德行,只不过他给称霸世界换了漂亮的说法,名曰解放全人类,在全世界实现什么主义。

在猴子所处的丛林世界,老虎只要追上猎物,一招致命,弱小动物连呻吟的机会都没有,残忍吧?但比起千刀万剐的凌迟、株连九族、割断喉管,哪个更残忍?

猴子较其他动物脑子要好使些,人们在说某人机灵时常用一个词,猴精,不是信口。但猴再精,也没学会“瞒”和“骗”,或者说至少学得不怎么样。比如人会挂羊头卖狗肉,猴子就不会。至于虎豹一类就更差了,哪会像人那样,有办法让猎物唱着赞美诗自动把头伸进自己的嘴里,还要让人家写检查,磕头作揖,感激涕零,口口声声“吾皇万岁,臣该万死”。

猴子也没有学会告密。告密,古今中外都有,当年的苏联和东德,把告密文化打造的炉火纯青,“文革”时期的林彪和“四人帮”更是在打造告密文化上下足了功夫。“苏东”寿终、“文革”正寝后,告密文化似乎不吃香了,但正如李培根最近在一次演讲中讲的,我“发现一个很奇怪的事情,网络、微信上会有一些文章,有些文章下面有一个选项——‘举报’。我就很纳闷,社会中如果有涉及恐怖主义或真正是涉嫌颠覆国家之类的文章或信息,当然应该举报揭发。但是往往很多文章只是思想观念的问题,结果号召一些人去举报……一个社会如果举报、告密盛行,那很可怕!今天情况虽然没有那么严重,但是依然存在某种危险……现在还有学生举报老师的。好多地方专门有些人监视、举报某些文章或言论,导致某些文章或言论被删除,虽未造成如‘文革’那样的恶果,但这种风气是不好的。”最近出了黄安,为告密文化续香火,招来海峡两岸齐声喊打。

在猴子所处的丛林世界,只要人不糟害,在优胜劣汰中,虎豹更加雄健,猴子更加机灵,种群得以生生不息。人世界的杀戮,杀人者不是变得更强健更聪明了,而是更野蛮更愚蠢——野蛮到连给他们冠以动物性都是高看,遑论人性;愚蠢到把起码的社会常识、人类共识都视为洪水猛兽,称他们脑残也便宜了他们。正是在这个意义上,凡是专制独裁统治下的社会,没资格笑话丛林世界的法则。

成语:杀鸡给猴看,始作俑者大概是马戏团吧。让他们想不到的是,当权力把这个办法拿来对付权利时,就不是杀鸡给猴看了,而是杀猴给猴看。比如恐怖组织,对被他们俘获的无辜者专门行斩首,还特意录制下来晒到网上,其手段之残暴,用心之恶毒,令人发指。

有说人是猴子变的,假如是这样,人是进步了,还是退化了?一部分人进步了,一部分人退化了。进步不论,有目共睹,退化的呢?简直到了不可思议的地步。据说南方某地有一道菜:猴头。几个人围桌而坐,桌子中间有一个洞,正好容一只猴子的头伸出。一只非常可爱的猴子牵出,猴儿的头顶从小洞中伸出,用金属箍住,并且箍的非常紧,用小锤轻轻一敲,头盖骨应声而落,猴的脑部就完全裸露在食客面前,随后用汤匙伸向红白相间的猴脑,伴随的是桌下垂死猴子的一声惨叫。我不知道这是真的还是假的。但愿这只是个传说,一个让人毛骨悚然的传说。如果是真的,我很难想象这样的食客还有多少人性。

上述如果说还登不上大雅之堂,下面的消息可是在最近网上报道出来的,说是通过对猴子的实验,人可以换脑袋了。所谓实验,不就是把一个猴子的脑袋割下,换上另一个猴子的脑袋?这样的科学实验值得进行吗?为了人,什么都可以干吗?王法管不着,天理呢?

还有些人的退化时以另一种形式出现的。比如,钱本来是为人服务的,到了落马官员那里,钱多到把几台点钞机烧毁,最后成了自己身败名裂的罪证,何苦来着?至于糟蹋山林,制造雾霾,三氯氰胺奶制品、染色馒头、瘦肉精等假冒伪劣药品食品,噫吁嘻,此何世哉!此何世哉!(2016.1.20)

来源:共识网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