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许他是上世纪和本世纪硕果仅存的最后一个马克思主义者。四十多年以前他领导革命推翻了独裁Batista将军,建立了红色政权,并成为苏联将“共产主义”输入拉美、以及拴在超级大国美国门口的一只社会主义猛犬。卡斯特罗在五十年代曾经是古巴人民心中的英雄,但是半个世纪过去,这位应该送进历史博物馆的人物依然不肯退出政治舞台,穿着他那身戏服–橄榄绿的军装和军帽–继续表演。最新一次的“巡回演出”是二三月间的包括中国在内的东南亚之行。

“五十年不变”的卡斯特罗对于世事变化的沧桑,特别是苏联的瓦解,虽然感到心惊,并且肉痛(俄国撤销对古巴的各种援助,包括电子监听站),但是他对于共产主义依然乐此不彼,去年还导演了一场“修宪”演出,让古巴国民议会通过修改宪法,白纸黑字让该国永远保留社会主义制度,即便卡斯特罗死后,他指定的接班人——弟弟劳尔死后,也不会改制。然而老卡这次到了北京会见了江泽民、胡锦涛、朱镕基、李鹏等新旧的中共领导班子之后,又在江的陪同下参观了上海浦东科技馆,他大大地跌破了眼镜,对中国的经济发展感到无比惊奇,白云苍狗,今昔何昔,他说他根本不能肯定究竟他所访问的中国是一个怎样的国家。卡氏七年前最后一次到中国,言下之意很清楚,中国变、变、变,挂羊头卖狗肉,远离了社会主义国家,成为一个比资本主义国家更资本主义的国家。

中古二国的关系九十年代以来开始改善,俄国的变色,加上不再继续提供技术和设备的援助,让古巴有“失怙”之感,卡斯特罗重拾冷淡了几十年的中古关系,以为可以向北京认祖归宗,继续他的“社会主义事业”。而做着同床异梦的北京政权也认为拉上一个小兄弟跟北韩排排坐,可以显得自己不至像个社会主义孤儿那样形影相吊,难看又难堪。江泽民两年前到古巴访问,双方签了协议,中国将向哈瓦那贷款四亿美圆。这笔贷款将用来更新古巴的电讯设施,修建一所饭店并且购买中国电视机。古巴在国际事务上也始终靠拢北京,比如支持中国举办2008年奥运会的申办申请等。两国的贸易额大约是每年四亿美元。中国主要从古巴进口糖,而把豆类产品出口到古巴。虽然美国政府指责过中国卖武器给古巴,但是中古双方都矢口严厉地否认。对于北京而言,跟古巴的友好,象征性的意义远大于实质性的利益。

古巴是过去三十年中俄国在拉丁美洲唯一的贸易伙伴和意识形态上的盟友。但这种“共产主义大家庭成员”之间的关系在苏联解体后也很快退化。普京于2000年底访问哈瓦那,这是苏联解体十年之后俄国元首首次造访,象征性意义浓厚,但是并没有为古巴带来实际的好处。俄国和古巴的贸易额估计将近每年10亿美元,还不到苏联解体前贸易额的三分之一。古巴尚欠莫斯科约110亿美元的债务。去年俄国又把自1964年就设立在哈瓦那的电子监听站以及派驻在那儿的1500名俄国专家撤走了。这个情报站可以监听美国东南地区的电话和电子通讯,对任何来自美国的军事攻击发出预警。这个每年消耗俄国二亿美元的项目是冷战时期遗留下来的“古董”,日换星移,早已失去它的意义。然而对于古巴来说,又是一个经济上的打击。卡斯特罗这次到北京市寻求精神和物质安慰,显然他大失所望,不知中共是有意还是无意地对这位革命老将进行“休克疗法”,让他明白传统的计划经济早已经被中国丢进垃圾桶了。

由于它的地理位置,古巴在冷战时期是美国的眼中钉。1962年千钧一发的导弹危机,美俄双方终于通过斡旋而避免了一场核战争。然而危机之后,美国对古巴的警惕丝毫没有放松。卡斯特罗于1959年取得政权之后,大批的古巴人逃往到迈阿密,数十年间逃亡潮不绝于缕,如今流亡的古巴人在美国已超过一百多万,占古巴人口的十分之一,真算是个国中之国。有些古巴人已经进入美国的政界和商界,对美国的政治、社会、经济起着不可低估的作用。特别是佛罗里达州的选举,古巴裔的选民举足轻重。流亡古巴人对卡斯特罗的共产政权十分痛恨,早期曾在美国情报局CIA的支持下,对卡斯特罗进行暗杀和推翻政权的行动(1961年侵入猪湾事件Bay of Pigs),引发了导弹危机。美国从危机之后对实行了长达四十年之久的贸易禁运和经济制裁,跟流亡古巴人的坚定反卡立场有直接的关系。制裁中规定美国的银行不允许开放贷款给古巴,轻重工业产品和消费商品都属禁运范围,美国人不能随意到古巴旅行。单是这项旅游业的损失已是无法估计。克林顿总统后期对禁运有过松动,出于人道主义的考量,允许对古巴进行粮食和医药品的销售。布什总统上任后,仍然对古巴态度强硬,要求古巴进行改革,不过硬中带软,也同时在附加条件下,恢复了跟古巴的通邮和通过国际机构给予古巴贷款。因为古巴没有购买力,购买粮食80% 都得依靠贷款。去年前总统卡特到古巴访问,扮演了和事佬的角色,一方面建议古巴进行民主改革和全民投票,一方面要求布什政府解除禁运。卡特的亲善访问虽然没有直接的效果,但是为古巴境内的异议分子打了气,相信也为他赢得诺贝尔和平奖添增了分量。在人权问题上古巴一直是中国在国际审判台上陪审的小兄弟。日内瓦每年举行的联合国人权委员会的审议时期,这对难兄难弟都有一段鸭子上架的经验。卡斯特罗对于异议分子也爱玩捉放曹的游戏,只是他的手段不如北京政权狠。就在卡特去年五月造访前,当局将该国最知名的一位异见人士弗拉迪罗·罗加(Vladimiro Roca)从监狱释放,此时离他服完五年的刑期仅有两个月的时间。罗加是古巴前革命英雄布拉斯·罗加(Blas Roca)的儿子。他本人是经济专家,也当过米格战机飞行员,10年前开始反对卡斯特罗政府,呼吁古巴进行政治改革。1997年7月罗加与另外三名同事被逮捕,原因是他们出版了一本批评古巴政局,谈论民主制度、经济和人权的书。卡斯特罗政府容忍古巴存在一些不成气候的小规模异见活动,但据人权组织说,古巴的狱中还关着246名政治犯。跟中国一样,古巴当局指控政治异见人士为反革命分子,说他们受外国敌对势力(美国政府)的指使甚至雇佣,进行反政府活动。其实布什政府的确向居美的和在国内的古巴异议分子提供资金和奖学金,支持他们的民主运动。这是出于现实的考虑,卡斯特罗年事已高,虽然他像每个独裁者一样,也会钦定自己的接班人,但是“树倒猢狲散”的局面很可能出现,马克思信徒卡斯特罗去见马克思之后,古巴出现转机的可能是很大的,一个信奉民主自由的新领袖不仅对古巴人民是件幸事,对于美国的政治和经济也会有直接有利的影响。一个开放自由的加勒比海中的古巴,从任何意义上来说都是一件美事。垂垂老矣的卡斯特罗的一生始终十分神秘,这位1926出身于富有的蔗糖地主之家,当过律师的青年,眼见古巴被腐败的军政府统治十数年,于1953年跟同志们起义,推翻独裁者Batista将军,可惜行动失败他被投入监狱,他说了一句后来常被人引用的名句:“判我刑吧,没关系,历史将证明我无罪”(Condemn me. It does not matter. History will absolve me.),他认为根据古巴1940年的宪法,推翻一个腐败的政府是一个公民合法的权利。6年之后革命成功,33岁的卡斯特罗成了古巴的国家元首。青年英雄风靡一时,他雷风厉行地进行土地改革,把土地分给农民,又将掌控在美国大财团手里的炼油厂、烟草和制糖业工厂等垄断性大企业都收归国有,他成为人民眼中的救星,但也严重损害了美国许多大企业的利益。卡斯特罗掌权以后虔信共产主义教条,以苏联为靠山,几十年来,越走越远,把自己国家和人民关进铁幕,实行一党专政,个人权力凌驾军队和法律之上,不但背叛了自己当初的革命理想,也拉上古巴人民陪绑,成为另一个残暴的共产政权典型。古巴人民失去了人身自由,言论自由甚至思想自由,一切反对专制政权的声音都被消音,异议分子被赶尽杀绝或投入监狱。在这一点上,他和毛泽东、金日成、奇奥赛斯库没有两样。然而历史的脚步把独裁暴君一个个淘汰,卡斯特罗在他的岛国上依然处惊不变,顽守最后一块社会主义阵地。但是他内心的孤独是不能隐藏的。这样一个灵魂已经堕落的过气“革命家”,在全世界大约也只有在北京还能找到江泽民这样赖在位子上、死也要把军权带进棺材的老同志叙旧,互相交换“修宪”的经验吧。卡斯特罗已经把“社会主义”成功地写进古巴宪法,江泽民也许该请教他如何把“三个代表”也写进中国的宪法中去。也许卡斯特罗能像毛泽东一样寿终正寝,不过人民现在已经替他写好墓志铭了:“历史将证明你有罪”。

文章来源:观察(3/6/2003)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