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阳小戎,一个充满俄罗斯梦想的才华横溢的文学青年,仅仅是为了体验生活、感悟历史的真实脚步、为他的大文学写作积累素材,才刚刚到著名维权律师高智晟身边亲历见证一天,就被北京警方秘密绑架不见影踪,已经非正常失踪46天了!和他同时失踪的维权义工齐志勇、胡佳、马文都、温海波等等,都已经陆续获得了一定的人身自由,可就是这样一个纯朴重义的云南汉子,就是这样一个初出茅庐的阳光少年,仅仅只是到高智晟身边呆了一天,就被人们称为纸老虎般的强大专制机器,转瞬间搞得无影无踪、人间蒸发了!

欧阳小戎出现在民间的视野里如此之短暂,在高智晟律师身边亲历历史的时间就这么一天,可是媒体关注度之高、非正常失踪时间之长,恐怕是出乎包括他自己在内的大多数人的意料之外的。为了方便海内、外的良心朋友们对我的老乡有一个简明的了解,赵昕特别整理了一个欧阳小戎个人简历,以供各方参考:

“欧阳小戎,男,1978年生人,原籍云南省腾冲县,现居于四川省长宁县。户口所在地:昆明市官渡区八公里昆船小区。1999年毕业于北京航空航天大学流体传动与控制专业。1999~2000年,昆明船舶集团电子公司,电气工程实习生。2000~2003年,昆明软件园集团,系统集成工程师。2003~2005年,上海软凌信息技术有限公司,软件工程师。2005年底,成为自由写作者。2006年初,成为大陆非政府人权机构仁之泉工作室的民间志愿者。其父母亲为云南腾冲县一中的退休教师,有一个哥哥在上海从事软件设计,女友为四川省宜宾市长宁人。”

非常遗憾的是,作为欧阳小戎拜认的哥哥姐姐:赵昕和小乔,费尽了九牛二虎之力,依然还是无法和他的家人朋友取得联系。赵昕质问了云南警方两次,依然一概推说“不知”。更加懊恼异常的是,虽然我们和小戎相处的时间都非常短暂,可是当初明知道小戎要到高智晟律师身边去体验生活、亲历历史,为什么就不能跟他索要一个他的身分证号码,不能索要一个他的亲友的电话地址呢?!和记者朋友们聊起小戎兄弟,我几乎都快变成鲁迅先生笔下的祥林嫂了──“我在我们家门口剥毛豆。早知道冬天里还有狼,我就不会让我们家阿毛出去玩了!”

是啊,“冬天里还有狼”,祥林嫂都已知道“冬天里还有狼”:在这遍人性荒芜的沙漠里,即便是寒风瑟瑟的冬天,依然还是有狼在四处梭巡,捕食良心仅存的羔羊。可是我们这些已经在狼吻下抗争躲藏近20年的人儿,为什么还是对这鬼哭狼嚎、遍地鸡毛的阴府九州,缺失应有的警惕和预防措施呢?!除了疏忽大意以外,除了善良的人们永远无法想象撒旦奴仆们的凶残恶毒以外,一个极为重要的原因就是:

我们都知道善良淳朴的小戎对从事政治活动并不感兴趣!他最大的理想就是做中国的涅赫留朵夫、托尔斯泰,做一个书写历史的大文学家!也正是出于这个梦想,也正是为了体验生活、感悟历史,欧阳小戎才在看到“高智晟律师身边缺少志愿工作者”这个信息时,给我和小乔都打了电话,讲了他的个人计划:亲自到大陆的暴风眼──高智晟律师身边,去体验生活、亲历历史,去积累素材、感悟人生!但是侠女小乔比较理智,认为这样做比较危险,也许小戎略为单薄的肩膀还无法承受,所以劝说他不要去。而我却和小乔正相反,认为:“无限风光在险峰”,“不经历风雨怎么见彩虹”,没有痛灼就没有深刻思考,没有苦难就没有人性感悟,没有大反省就没有大历史价值!何况文心即人心,一个人文学价值高低,其实就取决于这颗大爱的心灵的深度、广度、厚度、敏感度、承受力、表达力而已。而小戎的理想是如此之宏大,如果不能亲自投身于暴风雨中去磨砺升华,充其量也就是一个世俗化、媚众化的自淫淫人的癔病患者而已!真正的大诗大作,其实都是用自己的青春和生命,去亲历、去书写的!

于是,小戎来昭通和我一起过年,就在我老家的木阁楼上,写了一首《妈妈,让我去绝食吧!》,然后义无反顾地北上北京,投入大历史的暴风眼,投身于他毕生的创作生涯中去了!──我实在不知道,这种“人间蒸发”般的历史正剧,对于他的大文学写作而言,抑或是幸与不幸,我是该恭喜他呢,还是郑重向他道歉──或许,由小戎自己来选择呗!

(2006-03-31于云南昭通)

民主论坛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