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中国的石家庄北部,有一个全世界最大的村庄。村子里的恶霸村长贪污霸占了全村的垃圾处理费,却从来不肯认真负责地处理公共垃圾。于是,这个村庄变成了全世界排名第一的臭名昭著、藏污纳垢的垃圾村。

有一天,村子里的屠夫忍无可忍,主动站出来义务清理垃圾时,却被村长及其打手以寻衅滋事的罪名痛打一顿,然后关进了小黑屋。村民甲出于同情,联合村民乙、丙、丁凑钱给小黑屋里的屠夫,送去了一份药品和营养品,三个人一致认为,这只是他们的一点私人情怀,没有必要向全体村民公示捐款数目。

第二天,村子里的田美女穿越整个村庄来到垃圾场,她先是当众扔掉了比别人家里多一倍的生活垃圾及排泄物,然后便亮出嗓门质疑屠夫在黑屋子里享受了别人的公共捐款。

当田美女遭受众村民的反质疑时,田美女的邻居李美女帮腔说:“我们更应该关心的是像朝鲜那样更坏的村子里的公平正义,我们自己村子里的村长,其实是孔学儒教的唯一正宗的传承人,他曾经是严格遵守仁义道德、礼仪廉耻、男尊女卑、三从四德的大好人,现在依然是想给村民办好事的一名忠孝两全、动机善良的天下大儒,我们应该坚决拥护自己的村长,也应该坚决维护田美女针对屠夫以及甲、乙、丙、丁的质疑权利,谁要是选择性地质疑村长和田美女,谁就是蓄意给村子里面添阻添乱的境外敌对势力。”

于是,便有年轻村民大骂田、李二美女,曾经是村长的二奶情妇,虽然村长早就另寻新欢,二人依然是旧情绵绵。

一向沉默的甲、乙、丙、丁,只好相对低调的劝告年轻人说:“田美女喜欢赌博,并且在村长包办经营的赌场里面赚了大钱又赔了大钱,她不是认赔服输、金盆洗手,反而满心希望在下一把的赌局里面再造辉煌。李美女喜欢唱歌,曾经是村长包办经营的歌厅里面的头牌歌手,她满心希望自己再一次回到年轻时代头牌歌手的巅峰状态。两个人的住家离垃圾场最远,离村长的赌场歌厅最近,她们其实是最害怕村长倒台的两个人,也是最希望时光倒流的两个人,同时还是最仇恨屠夫的优质猪肉,曾经让她们中年增肥的两个人。她们公私不分地无理取闹、死搅蛮缠实属恶劣;但是,骂她们是村长的二奶情妇,无论如何是过于恶毒的不实之词。”

附录一,【奇葩男女】最近一年来,网络上出现号称质疑派的若干个小团伙,特点是:其一,对待拥有强权的某些人,极力主张妥协和等待;其二,对待用明显弱势的血肉之躯挑战反抗强权者而遭受迫害关押的維權異議人士,却用非常挑剔的眼光加以纠缠质疑。就好比一壮汉强奸一弱女,这些人不敢阻止强奸犯,偏要揪着被强奸的弱女逞英雄,说什么你这个贱女子,你哭喊得撕心裂肺太难听也太扰民,你能不能忍住不出声呢?这类人欺软怕硬拉偏架的人性底色,远比拿钱发帖的职业人士更加败坏。微信群里一些人原本是老朋友,几个人凑成团伙,便丧心病狂了。网络真是个照妖镜啊!

附录二,山东济南@刘亚伟:我主张质疑或问责应有3个指向,一是对已有的结论,固化的观念和所谓的规律进行质疑,这里体现的是一种科学精神;二是对公权力,随时进行质疑和督责,这里体现的是公民的权利意识;三是对自己的言行,保持清醒和敏锐的质疑,这里体现的是内省的自觉。除此之外,进行质疑或问责,都应慎之又慎。

来源:作者微信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