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剑虹姐,把世界指给我看的人。        │
│      如果有一天你陷入囹圄,           │
│      我也要步你后尘,到里面去享受假期。     │
└────────────────────────────┘

你说映山红开放的时候,
你会来参加这个聚会。
我在藤桥东头等待,
无人峡谷的桥头。
未曾开启的心灵,
凝视
每1个变幻的黑点。
映山红已经凋谢,
猿猱、麂糜,
大山深处的傈僳,
低头,
钢刃寒光晶莹,
一路削着爱人的头像。

你却未来。

你在哪里?
生活,孟菲斯托。

江对岸山中,
猎人和他的狗在等我。
江水浑浊,
碧绿,
藤桥在浪花头上随风荡漾。
脚下的漩涡,
山里人管叫“鬼扯脚”。
我不知道,
若是失足落入其中,
能否见到上帝。
追求自由而不可得的人啊!
难道除了送死就只有皈依?

我忽然明白,
你缘何不来。
因为你
根本没有见过映山红,
也不知
那花儿几时绽开。

文章来源:民主论坛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