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国《金融时报》日前公布最新全球百大mba排名,香港大学从去年的28位跌至44位。一家报纸把某个学科搞个排名竟也引起环球时报大作文章。1月29日环球时报发社评,题目是《校园政治化与港大排名快速下滑》。

环报社评讲排名下滑“与此同时,港大却在政治领域风头出尽,它是2014年‘占中’活动师生出动最抢眼的学校,‘占中’的主要策划者之一戴耀廷就是港大法学院副教授。它也是这几年校内抗议活动最活跃的香港名校,屡次发生过学生抵制人事任命等校务管理、包括冲击校委会的事件。就在当下,部分港大学生正在举行‘罢课’,以反对特首对校委会主席李国章的任命。”

真是沧海桑田,时事变迁啊。想当年中共创始人陈独秀、李大钊、张国涛、毛泽东、周恩来等人哪个不是指点江山激扬文字的“校园政治化”风云人物,中共又在校园组织过多少反校领导、反政府的学生运动。几十年来,环报之流的党宣传工具是将当年这些学生运动视为推动历史前进的丰功伟绩呀,怎么自己地位一变就变脸了,就将57年校园“右派”言论、86学潮、89民运都视为洪水猛兽而镇压之?

大学的老师和学生还有一个最基本的身份是公民。每一个公民都应关心本单位、本地区、本国的政治事务,因为他们就是国家的主人,就是这些政治事务的参与者、主导者。天下大事,匹夫有责,况乎大学生?大学生是社会、家庭包袱最小,旧框框束缚最少、,又有团队环境的最活跃、最自由、冲击力最大的群体。他们是新生代,是社会破旧立新的先锋。在一个民主稳定的社会里,大学生主要精力自然是放在学业上,但当国家出大事时,尤其是专制践踏人权时,该出手就出手,诺大校园再难安下平静的书桌。

环报社评讲“很多人都倾向于相信,港大这几年的严重政治化趋势是其国际排名越来越低的基础性原因。”学校闹学潮是排名落后的原因,这要拿出多少证据、数字才能推出的结论呀,环报就用“很多人都倾向于相信”而下了断言。退一万步讲,为争自由、争人权、争民主,即使暂时影响了学业,那也是熊掌与燕窝不可兼得的无奈。其责任在争自由的孩子们,还是在压制自由的高高在上的大人?板子不要打错了地方。

环报对香港大学“政治化”如此敏感、反感,不外是怕其影响内地那些“一心只读圣贤书,两耳不闻天下事”的学子们。但我坚信,有着89民运光辉传统的内地大学生们,一定会冲破谎言的雾霾、暴力的恐惧,在某个历史时间节点上“于无声处起惊雷”,为中国民主转型贡献力量。

北京 查建国 1月31日 手机13661195761 家电010-67506064 电邮[email protected]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