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

为了给已经延续4年的中苏大论战画上圆满的句号,也为了庆祝赫鲁晓夫的下台,总结其下台的原因,给世人以警示,《红旗》杂志发表社论《赫鲁晓夫是怎样下台的?》。文章气势磅礴,铿锵有力,如刀枪并击,毒箭四射,将赫鲁晓夫这位死老虎批得体无完肤,动弹不得。

1964年10月,赫鲁晓夫被勃列日涅夫等人以突然袭击的手段拉下马来。得胜的勃列日涅夫担任苏共中央第一书记,柯西金担任部长会议主席。苏联由11年赫鲁晓夫时代转入18年的勃列日涅夫时代。

当时,中国批判赫鲁晓夫已经发表了《九评》,准备穷追猛打写《十评》。正在紧锣密鼓酝酿《十评》的时候,忽闻赫鲁晓夫已经下台,只好作罢。为了给已经延续4年的中苏大论战画上圆满的句号,也为了庆祝赫鲁晓夫的下台,总结其下台的原因,给世人以警示,《红旗》杂志发表社论《赫鲁晓夫是怎样下台的?》。文章气势磅礴,铿锵有力,如刀枪并击,毒箭四射,将赫鲁晓夫这位死老虎批得体无完肤,动弹不得。

然而现在我们再仔细审读这篇文章,却感到有点违背事实,荒唐可笑。文章不长,现在把它转引过来,以现代人的眼光鉴赏一下,也算“奇文共欣赏,疑义相与析”吧!

赫鲁晓夫是怎样下台的!

红旗杂志1964年21 22期合刊

赫鲁晓夫下台了。这个窃据了苏联党和国家领导地位的大阴谋家、现代修正主义的头号代表终于被赶出了历史舞台。赫鲁晓夫的垮台,是全世界马克思列宁主义者坚持反对修正主义斗争的伟大胜利,表明了现代修正主义的大破产,大失败。【简评:开篇以不可掩抑的激动兴奋,宣告我们的头号政敌赫鲁晓夫终于下台了!同时不忘给赫鲁晓夫扣上两顶又黑又大的帽子——“大阴谋家”、“头号代表”。但是,赫鲁晓夫是如何“窃据”党和国家领导地位的,我们的确拿不出确凿的证据;“修正主义的头号代表”我们听起来臭不可闻,苏联人民却不以为然。而赫鲁晓夫一个修正主义者下台了,勃列日涅夫一大批修正主义者又登台了,这究竟是现代修正主义的“大失败”呢,还是“大胜利”呢?】

在马克思列宁主义者看来,赫鲁晓夫的下台,并不是什么难以理解的事情,而且可以说,完全是意料中的事情。马克思列宁主义者早就预见到赫鲁晓夫的这个下场。人们尽可以列举千百条罪状来说明赫鲁晓夫垮台的原因,但是,千条万条,最根本的一条,是他违背了马克思列宁主义所指出的社会历史的发展规律,违背了人民的革命意志,妄图阻碍历史的前进。

在人民前进的道路上,是石头,就得搬开。不管赫鲁晓夫之流的修正主义者愿意还是不愿意,人民总是要把他们抛弃的。赫鲁晓夫的下台,正是苏联人民和世界革命人民坚持反对修正主义斗争的必然结果。

【简评:赫鲁晓夫下台的原因,他本人就弄不明白,我们中国人就预料到了?其实不然。勃列日涅夫给赫鲁晓夫定的几十条罪状,和我们中国设想的根本不一样。而“违背了马克思列宁主义的社会历史发展规律,违背了人民的革命意志”云云,则是中国的说法,勃列日涅夫之流根本不承认。何况,按照我们的说法,勃列日涅夫能“代表”人民吗?】

我们的时代,是资本主义和帝国主义走向灭亡、社会主义和共产主义走向胜利的时代。这个时代赋予我们的历史使命,是按照各国的具体条件,经过各国人民自己的手,逐步实现无产阶级革命的完全胜利,建立一个没有帝国主义、没有资本主义、没有剥削制度的新世界。这是历史发展的必然趋势,是全世界革命人民的共同要求。这种历史趋势是不以人们的意志为转移的客观规律,是任何力量所不能抗拒的。

【这个观点固然是列宁的观点,但实践证明,这是一种过时的、脱离现实而有害的观点。在60年代,共产主义是否要“走向胜利”,一时无法定论。但是以为美、英、法等帝国主义(资本主义)是要“走向灭亡”的国家,这不是胡言乱语吗?眼看着人家一天天强大,个个富得流油;我们饿得饥肠辘辘,皮包骨头,非要说人家快要灭亡,我们就要胜利了,这是什么逻辑?还要建立“没有帝国主义、没有资本主义、没有剥削制度”的新世界,也就是说要把美英法等帝国主义统统消灭掉,建立我们的社会主义社会。这不是痴人说梦吗?】

但是,赫鲁晓夫这个当代政治舞台上的丑角偏偏要倒行逆施,妄想把历史的车轮拉回资本主义的老路上去,为垂死的剥削阶级和剥削制度延长寿命。赫鲁晓夫搜罗了所有修正主义的反马克思主义观点,拼凑了一整套所谓“和平共处”“和平过渡”“全民国家”“全民党”的修正主义路线。他对帝国主义实行投降主义,用阶级调和论来取消和反对人民的革命斗争;他极力瓦解无产阶级专政,企图用资产阶级的思想、政治、经济和文化来替换社会主义制度,走资本主义复辟的道路。

【简评:这一段点出了赫鲁晓夫最反动的修正主义观点:“三和两全”。现在看来,这才是赫鲁晓夫为社会主义国家指引的一条正确的、符合实际、有利于自己和国际社会、后来成为世界潮流的战略决策。我们同美英法等资本主义国家为什么不能和平共处、合作共赢,一合作共处就是“投降帝国主义”?为什么非要和人家打打杀杀、把人家消灭了、建立了我们的贫穷社会,才是我们的“革命目的”?一个国家的劳动人民,为什么不能用和平选举和议会竞争的办法夺取政权,而非要用暴力革命的血腥手段夺取政权?社会主义国家是全体人民的国家,有什么不对?难道非要用阶级斗争手段,硬要把自己的人民分个三六九等,划出大批“阶级敌人”天天痛打之,才是“革命”的制度吗?放眼看当今世界,除了朝鲜以外,我们天天在“投降”资本主义,国内到处是“阶级调和”,人们的生活却比那时好得多。不知这篇社论的作者在九泉下该作何感想!】

赫鲁晓夫利用列宁斯大林领导的共产党和第一个社会主义国家的威信,违背苏联人民的真正愿望,做尽了他所能做到的一切坏事。总起来说,有以下这些:

他借口“反对个人迷信”,用最恶毒的语句,大肆辱骂苏联共产党和苏联人民的领袖斯大林。他反对斯大林,就是反对马克思列宁主义。他一笔勾销苏联人民生活在斯大林领导下的整个时期的伟大成就,以此来丑化无产阶级专政,丑化社会主义制度,丑化伟大的苏联共产党,丑化伟大的苏联,丑化国际共产主义运动。赫鲁晓夫的这种作法,为帝国主义和各国反动派的反共活动提供了最肮脏的武器。

【简评: 我们中国最痛恨赫鲁晓夫的罪行,就是他在苏共20大做的“秘密报告”,这个报告揭露了斯大林在30年代的大清洗中,用非法的手段残酷剥夺大批党的高级领导和基层干部的生命,制造了无数冤假错案的罪恶。这个报告没有任何的虚构编造,完全是真实的历史 。每一桩事实都是对斯大林罪恶的血泪控诉,都是对公平正义的呼唤,受到了几百万、上千万受迫害者的衷心感谢,也受到了亿万苏联人民的热烈欢迎。直到现在,苏联人民最感谢赫鲁晓夫的,就是他做秘密报告这件事。我们中国对此却大为恼火,不停地发泄我们的怨恨。这就令人奇怪:他丑化他的党,他丑化他的国家,也等于在丑化他自己,于我们何干?帝国主义和各国反动派用“肮脏的武器”进攻苏联,于我们何干?】

他公然追求同美帝国主义实行“全面的合作”,吹捧美帝国主义的头子“真诚地希望和平”。他实行投降主义,俯首贴耳地按照美国强盗的命令。赫鲁晓夫这种作法,使伟大的苏联人民遭受到十月革命四十多年以来从未有过的奇耻大辱。

【美、苏两个超级大国建交后,两国首脑进行互访,赫鲁晓夫多次到美国进行访问,双方表达了和平共处、全面合作、互利共赢的态度,这种做法不仅对美苏两个大国有利,而且对全世界人民有利。这种态度后来成了全世界普遍遵循的外交准则。可是,我们却依然尊奉阶级斗争、暴力革命的教条,斥责赫鲁晓夫访美外交是“俯首帖耳的投降主义”,美帝国主义是世界上最坏的“强盗”。社会主义国家对美帝国主义只能批判,只能打倒,只能进攻,只能消灭!他和美国合作,就是让苏联人民遭受“奇耻大辱”!但我们中国在几年后,也和美国建交、合作、互访,我们是否也感到“耻辱”呢?】

他为了迎合美帝国主义推行核讹诈政策的需要,阻止社会主义的中国建立自己的核自卫力量。他极端仇视坚持马克思列宁主义、坚持革命路线的中国共产党,因为中国共产党是他推行修正主义、投降主义的大障碍。他对中国共产党和毛泽东同志,任意造谣诬蔑,同时采取种种卑鄙恶劣的手段,妄图颠覆社会主义的中国。

【简评:赫鲁晓夫后来不支持中国制造核武器,甚至撤走了制造原子弹的图纸和材料,说是“有苏联制造的原子弹保护社会主义阵营,中国就可以不造了,因为制造它很花钱。”这本来是一番好意,1960年确实是中国最困难的年代,几千万人已经饿死,几亿人饥肠辘辘,造原子弹有何用?但我们却认为这是赫鲁晓夫和美国一起搞“核讹诈”,是对中国的“极端仇视”。而中国的“革命路线”究竟有多革命,多正确,前面的大跃进、后面的文化大革命造成的灾难已经做出了明白的披露。而且我们的“革命路线”再正确,也对赫鲁晓夫推行修正主义形不成“大障碍”,我们怎能干涉得了苏联的内政呢?至于造谣污蔑中共和领袖,企图颠覆中国,实际上都是些看似气势汹汹其实是很无聊的口水战。他们骂了我们,我们没有骂他们吗?我们给赫鲁晓夫扣的帽子、列的罪状还少吗?我们不是也成天诅咒修正主义头号坏蛋早日垮台、早日灭亡吗?】

他为了适应帝国主义的需要,适应资本主义势力的需要,实行了一系列向资本主义倒退的修正主义政策。他在所谓“全民国家”的幌子下取消无产阶级专政;在所谓“全民党”的幌子下改变共产党的无产阶级性质。他在所谓“全面建设共产主义”的幌子下,千方百计地要把苏联人民在列宁斯大林领导下用血汗创立的世界上第一个社会主义国家,拉回到资本主义的旧轨道上去。他使苏联的国民经济遭受到严重的破坏,给苏联人民生活带来很大的困难。

【这里批判的东西,恰恰是应当提倡的东西。赫鲁晓夫鉴于斯大林模式严重桎梏国民经济,人民生活长期得不到改善、动辄导致大饥荒的状况,进行了一系列的改革,放宽了某些政策,下放了某些权力,鼓励个体经营和自由竞争,采取物质刺激的办法,提高了农民的生产积极性,改善了人民的生活,类似于中国在80年代的包产到户和改革开放。正像我们中国当年错误地批判“单干风”“黑暗风”一样,对苏联也批判人家的一系列改革政策。我们犯着错误却不自知。而赫鲁晓夫在60年代将全体国民同等看待,号称“全民国家”,类似于中国改开后摘掉五类分子的帽子以及后来的“三个代表”。这种取消阶级斗争、将全体国民一视同仁的做法,是富于人性、顺应人心、符合潮流的政策,我们却抓住不放予以痛批。这只能说,人家已经走上了正轨,我们还陷在极左的泥潭里!】

赫鲁晓夫所以垮台,绝不是由于什么年迈和健康恶化,也不只是由于他的工作方法和领导作风的错误,而正是由于他推行修正主义总路线的一系列错误政策的结果。赫鲁晓夫根本不把人民群众放在眼里,他总以为人民的命运可以听凭他随便摆布。在他看来,人民群众只不过是傻瓜,而他自己才是创造历史的“英雄”。他妄图强使人民匍匐在他的修正主义指挥棒下。这样,他就完全把自己放在同人民,同社会主义为敌的地位,使自己走进了众叛亲离的死胡同。他拿起绞索套上自己的脖子,这就叫做自掘坟墓。

【简评:赫鲁晓夫垮台的原因,当然不是年迈和健康恶化,但更不是什么“推行修正主义总路线”,恰恰是他的工作方法和领导作风的失误,得罪了一大批人。他一心想通过改革给人民自由,改善人民的生活。但是由于主观武断的作风导致方法不当,加上阻力重重,在某些领域没有达到预期的效果。他怎么会“同人民为敌”呢?难道把他推下台的勃列日涅夫之流,才是代表人民的吗? 】

历史上曾经出现过不少妄想扭转历史潮流的丑角,但是,这些丑角没有一个不是以身败名裂而告终。无数的事例证明,凡是不顾社会发展的历史要求,违抗人民意志而胡作非为的人,不管他是什么样的“英雄人物”,也不管他是多么的骄横跋扈,其最后的结果,只能是变成一个滑稽可笑、一钱不值的人物。以损人的目的开始,以害己的下场结束,这就是他们的共同规律。

【简评:历史潮流当然不可阻挡。但是,何谓历史潮流?在庐山会议上,我们的领袖一直高喊,大跃进是历史潮流,人民公社是历史潮流,公共食堂是历史潮流,并引用孙中山的话:世界潮流,浩浩荡荡,顺之者昌,逆之者亡。然而实践证明,我们认为的所谓“世界潮流”,恰恰是违背人民意志的“世界逆流”,后来都被真正的历史潮流所抛弃。我们批判的个体经济、自由竞争 、市场经济等,恰恰都是顺应社会发展的时代潮流。】

巴枯宁之流曾经是嚣张一时的反马克思主义“英雄”,但是,为时不久就被人们抛进了历史的垃圾箱。反马克思主义的“好汉”伯恩斯坦和考茨基,到头来只落得一个遗臭万年的叛徒称号载入史册。列宁逝世以后,反对派的头目托洛茨基曾经把自己装扮成好象是一个什么“英雄”,但是,事实证明斯大林说得很对:“与其说他象个英雄,不如说象个戏子,把戏子和英雄混为一谈无论如何是不行的。“

【简评:这里罗列了一批修正主义代表人物的可悲下场。历史证明,这些“修正主义”的观点虽然在当时受到了批判,但后来的实践证明,他们的某些观点具有一定的务实性和可行性。中国老百姓对遥远的“修正主义”比较陌生,对中国的“修正主义”比较熟悉。彭德怀、张闻天反对大跃进,被打成修正主义(和右倾机会主义是同义词);刘少奇、邓小平支持“三自一包”,被打成修正主义;然而实践证明,这些“修正主义”都是为人民谋利益、受到人们欢迎的正确代表。】

“人间正道是沧桑”。历史教训告诉我们,谁妄图阻挡历史车轮的前进,谁就要被压得粉身碎骨。正如毛泽东同志反复指出的:帝国主义和一切反动派都是纸老虎,修正主义者也是纸老虎。那些代表反动阶级、反动势力的“英雄好汉”们,尽管张牙舞爪,不可一世,实际上不过是貌似强大的纸老虎,是历史上匆匆来去的过客,不要多长时间,他们就会被历史的巨浪所淹没。

赫鲁晓夫垮台了,他处心积虑推行的修正主义路线也破产了,而马克思列宁主义仍将不断战胜修正主义思潮,继续向前发展。当然,历史的道路是曲折的。赫鲁晓夫虽然垮了台,但是他的支持者美帝国主义、各国反动派和现代修正主义分子并没有死心。这些牛鬼蛇神仍在为赫鲁晓夫“招魂”,到处宣扬赫鲁晓夫的所谓“贡献”和“功绩”,希望事情依然按照赫鲁晓夫所规定的路线继续做下去,实行所谓“没有赫鲁晓夫的赫鲁晓夫主义”。可以断言,这条路是走不通的。

【简评:赫鲁晓夫垮台了,但是,他推行的“修正主义路线”却并没有破产。他率先提出的“和平共处”“和平竞赛”“和平过渡”和“全民国家”等修正主义思潮,不仅在苏联继续坚持,而且早已在全世界推广开来,成为人们普遍接受的世界潮流。美帝国主义和各国反动派还是照旧,只是走“修正主义”道路的太多了,放眼望去,世界到处是修正主义和资本主义,这条路居然走通了!这个“断言”现在该如何“断”呢?】

各式各样的代表人物,各式各样的思潮,总是想登台表演一番。各人要走什么样的道路,完全可以由他们自己去选择。但是,有一点是我们深信不疑的:历史必将按照马克思列宁主义所揭示的规律前进,必将按照十月革命的道路前进。具有革命传统的伟大的苏联共产党和苏联人民,一定能够为保卫社会主义的伟大成果,为保卫列宁所缔造的第一个社会主义大国的崇高威望,为保卫马克思列宁主义的纯洁性,为保卫无产阶级革命事业的胜利发展,作出新的贡献。

【简评:最后一段的关键句,就是“按照十月革命的道路前进”。什么意思?就是用武装斗争、暴力革命手段推翻一切现存的社会制度,将旧世界打个粉碎,建立一个没有帝国主义、没有资本主义、没有剥削制度的共产主义社会。作者认为这才是马列主义的普遍规律。然而实践证明,这种革命手段虽然在苏联和中国取得了胜利,而随着时间的推移,这种暴力手段越来越受到人们的质疑,逐渐被历史所抛弃。现在人们所崇尚的,恰恰是赫鲁晓夫早就提出的和平共处、和平过渡方略,任何不同政见、不同政党、不同阶级的人物,完全可以通过和平竞争的手段实现政权的交替和过渡。那种打打杀杀、阶级斗争、武装暴动的手段,必将遭到世界主流社会的谴责。作者提出的那种“马列主义的纯洁性”,也许只有在朝鲜可以找到,在其它社会主义国家恐怕找不到了。】

【总评】这篇写于1964年10月的《红旗》杂志社论,不知出于哪一位理论家之手,但最高领袖毛泽东肯定要过目、修改、定稿,完全代表了中共和毛泽东的思想。单纯从文章写作角度来看,这篇文章确实写得不错,高屋建瓴,气势磅礴,观点鲜明,语言犀利;延续了《九评》的文风,又是《九评》的归纳和升华。表达了对头号政敌赫鲁晓夫的无比仇恨和嘲弄,显示了中国作为胜利者的无比自信和豪迈。

但是,我们用高妙的手法所阐述的观点,基本上都是错误的,大都是经不起历史检验的。后来我们虽然没有为赫鲁晓夫“平反”,没有为我们当时高调宣扬的极左观点予以检讨,但是我们几十年来一直以实际行动纠正我们的错误。我们中国几乎同世界上所有不同社会制度的国家都长期和平共处,互利共赢,尤其和美英法等资本主义强国来往频繁,关系密切。我们取消了“阶级斗争为纲”,为地富反坏右摘帽,提出了“三个代表”,中国真正成了“全民国家”。我们确实是在奉行“没有赫鲁晓夫的赫鲁晓夫主义”。

然而,历史的经验是不能忘记的。我们死死抱住的既害了别人又害了自己的极左观点,早已被历史潮流所抛弃,想起这段历史,难道就不感到愧疚和尴尬吗?难道不应该予以深刻的检讨吗?我们要深刻反思一下:赫鲁晓夫为何能“与时俱进”,根据形势的发展和需要,不断“修正”过时的理论,而我们为何非要死抱住教条不放,认为自己是世界上最正确的呢?我们泱泱大国如此众多的理论家、思想家,为何都是众口一词,万人一面,高唱一个调门,没有一人提出不同意见而集体犯错误呢?我们花费巨大的人力和智力,经年累月批判赫鲁晓夫,对我们中国有什么好处呢?

1964年,赫鲁晓夫被推翻以后,中国政府派出以周恩来为首的党政代表团到莫斯科参加十月革命庆祝活动。此行的一个重要目的,就是试探苏联勃列日涅夫之流对中国的态度有何转变。按照我们当初的想法,赫鲁晓夫是我们中国帮助他们推翻的,新的苏联领导人一定会摄于中国的威力,吸取赫鲁晓夫的教训,抛弃修正主义理论,和中国一起搞纯正的社会主义了!

然而事实给了中国当头一棒!人家对中国的一套根本不买账。在一次酒会上,苏联国防部长马林诺夫斯基元帅走到贺龙元帅跟前说道:“我们已经把赫鲁晓夫搞掉了,你们为何不把毛泽东也搞掉?那样一来,天下就太平了!”

贺龙当即表示抗议。周恩来也要求苏方表示道歉。勃列日涅夫说道:“马林诺夫斯基元帅说的是酒话,不必在意。但是,我们的对华政策,和赫鲁晓夫完全一致;我们的外交政策,基本不变。”也就是说,他们继续执行赫鲁晓夫的对华政策,继续推行赫鲁晓夫的修正主义路线。

勃列日涅夫说到做到,在他当政的18年里,对中国就不是和赫鲁晓夫一样打笔墨官司,吵吵闹闹而已,而是动刀动枪,步步升级。1969年珍宝岛三次激烈冲突,中苏两国血腥拼杀,死伤累累。勃列日涅夫叫嚣要对中国实施“外科手术式核打击”,要不叫美国的干涉,中国差点遭到灭顶之灾。西伯利亚陈兵百万,对中国虎视眈眈,中国多年笼罩在战争的阴影之中。这就是我们批判赫鲁晓夫想要的结果吗?

前门赶走一只讨厌的恶狗,后门迎来一只吃人的恶虎,何苦呢?

来源:共识网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