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自己国家的人权问题,民间活动人士有时要远涉重洋与外国领导人会谈,希望外国领导人能向本国政府施加影响,这本身就是一件令人痛心的事。它说明了本国人权问题的严重,也说明了本国政府对待人权的态度。假如这些活动人士能在祖国自由地言说,假如他们有机会与深宫大院中的本国领导人对话人权,他们就不必费这个事了。

6月22日,美国总统布什在白宫会见了我和李柏光、李和平两位律师。两位李先生刚刚与胡石根、姚福信、陈光诚、滕彪、张建宏一同获得美国民主基金会2008年度民主奖。美国民主基金会与白宫联系安排了这次会见。

上午10点钟,我们在民主基金会总裁卡尔?葛什曼先生(Carl Gershman)的带领下进入白宫。出来迎接的人首先说明,布什总统很快还有其他的事,会见只有10多份钟的时间,然后把我们领进了白宫西翼的罗斯福房间。这里曾是美国第二十六任总统西奥多?罗斯福的办公室,现在是一个会议室和多媒体演播室。一张长条形会议桌和环绕它的10多把椅子占住了房间大部分空间,其中一把椅子高出其他椅子2公分,那是总统的“宝座”。靠会议桌一端的墙上,是西奥多?罗斯福早年从军时骑着战马、一身戎装的画像。卡尔?葛什曼先生告诉我们,共和党人当总统时这里挂西奥多?罗斯福的像,民主党人当总统就换上富兰克林?罗斯福的像,西奥多?罗斯福是共和党,他的侄子、第32任总统富兰克林?罗斯福则是民主党。

另一面墙边竖立着美国各军种的旗帜,旗帜上记载了各军种经历的每次战役,墙上挂着一幅体现首都华盛顿早期风情的油画,可以看到零零散散的建筑、在山坡上吃草的牛群和躺卧在草地上的牧人,一派纯朴、安静的田园风光。翻译指着画中一个碑状建筑说,那就是现在的华盛顿纪念碑,首都最高的建筑(555英尺),当时修建还不到一半因为没有钱了停了下来。我说:“这种事在中国是不可能发生的。”葛什曼先生听了颇为惊讶。我解释:“中国领导人要建一个东西,他们并不需要议会批准拨款,他们想要什么就能得到什么,因为他们是独裁者。”葛什曼先生听了立即大笑起来。就在这个时候,布什总统带着几个助手走了进来。

这位德克萨斯州前州长身体强壮,那种西部牛仔的活力,透过儒雅的西服焕发出来。一见面他就热烈地拥抱了李柏光律师,因为他们是第二次见面了。他问我现在住哪里,我告诉他是芝加哥,他立即问我是否喜欢芝加哥公牛队。接着他又称赞李和平律师的领奖答谢辞,说他非常欣赏“荣耀归于上帝”那句话。见面的寒暄过后立即进入正题,李柏光律师刚要开口对他说如果他出席北京奥运会开幕式,希望他能敦促中国政府改进人权状况,布什却先开口表态了。布什说,他每次见到中国领导人都会讨论人权问题,想推他们一把往前走,以后有机会还会这样做。他表示,他理解我们所做的努力的重要性。

接着,他又谈到了退休以后的打算,说他要在德克萨斯大学建立一个自由研究所,邀请世界各地的人权活动人士去研究、交流、撰写回忆录,受邀者惟一的义务是要与学生分享奋斗的经历。布什热情地谈完他这个令人赞赏的打算,会见行将结束,这时我说了一句话,房间里的气氛立即为之一变。我告诉布什,他2002年访华时我被警察控制起来了。笑容立即从他的脸上消失了。他表情复杂地说:“我非常抱歉。”我迅即回答:“应该道歉的是中国政府”。布什总统和其助手们似乎如释重负,大笑了起来,然后与我们道别。

总体上看,布什总统利用这个短暂的见面传递了一个明确的信息:他不仅会在已为时不多的任期中继续关注中国的人权问题,退休以后也会继续为人类的自由事业尽力。但这次会见正好在奥运会前夕,50来天后布什总统就要去北京出席开幕式了。为了申办奥运承诺曾改进人权状况的北京当局,不仅没有兑现诺言反而因为奥运加强了压制、制造了更糟糕的人权纪录。在这种情况下,布什总统仍执意要去出席开幕式,不仅国际人权机构不满,美国国内也有强烈批评之声。布什的决定意味着什么?会给北京当局传递一个什么样的信息?

二战以来美国的历任总统,在国际事务上,既有近乎冰冷的现实主义者如约翰逊、尼克松,也有明显具有理想主义精神的人如卡特、里根。卡特首次明确将人权引入美国外交政策,并将其提升到“美国外交政策的灵魂”的高度。里根有力地促进了苏东共产主义的瓦解,可以预料他的这一功绩将名垂青史。现任总统布什也是有理想主义精神的,只是他对外政策的重心放在了中东。

但是,无论何人当总统,白宫都不会只是理想主义的,这里常常是理想主义与现实主义的二重奏,甚至是现实主义的独奏。即便是里根,被认为是讲原则的里根,刚才提到的民主基金会就是他在任时创立的,但是他在激烈抨击苏联的人权纪录时,却对美国的中美洲同盟者践踏人权的行径视而不见。

在白宫的对华政策中,人权仍然是其内容之一,但显然不断让位于侧重商业利益和其他考虑的现实主义。中国是一个巨大的市场,劳动力也很廉价,美国的商人们要去做生意,于是克林顿将人权与贸易脱钩了。911事件对美国是一场悲惨的灾难,但对北京却是好消息,因为美国需要集中精力反恐了,需要北京配合、不捣乱。朝核问题对于中国领导人也是好消息,因为华盛顿又需要来寻求帮助了。

说了这么多,我到底要表达什么呢?我想说的是,美国对华政策中的现实主义当然有不少值得理解的地方,然而,我并不认为美国没有更大的空间在人权问题上表现得对中国政府更加强硬一些。在经济、安全等重大问题上,不只是美国需要中国,中国也需要美国,甚至更需要美国。北京政权已经不可能退回到毛泽东时代的闭关锁国了。

没有疑问,中国人的自由要靠中国人自己的努力去争取,中国人需要自己领导自己走向自由,其他任何国家的力量都不可能、也不会有兴趣代替中国人去争取民主。但近几十年来世界其他一些国家和地区民主化的经验,从韩国、台湾的转型到苏东共产主义的崩溃等,都表明国际社会的压力也是重要的。中国近20年来的经历也同样证明了国际社会支持的必要,如果没有美国等西方国家的关注与压力,我国的人权状况肯定比现在还要糟糕得多。

我赞赏布什总统在会见我们时所传递的信息,但我并不赞赏他出席北京奥运开幕式。即使布什在北京会与中国领导人讨论人权问题,但他的出席却是对一个人权纪录恶劣的政府的捧场。

(原载香港《动向》杂志2008年7月号)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