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有一些人在大力呼吁去儒反孔,结果在民主圈里造成了分裂,甚至搞起了人身攻击,这不是我们想要的结果。其实,在思想立场上本人也是赞成去儒反孔的,但是我觉得,如果过于强调、大肆宣传去儒反孔,那就中了专制派的奸计,被转移了焦点,并且会让人觉得不够宽容、不懂尊重,导致一些人的反感。本来,自由民主的原则是允许各种思想、文化存在的,孰优孰劣应该通过它们的自由竞争来决定胜负,即便是负者,也不一定是完全消失,可能只是拥趸较少而已。

当然,作为个人,你要叫嚷去儒反孔那是你的权利,但作为一个政治家,这样做就是不明智的。作为一个政治家,你可以认为去儒反孔是当前的重要任务,但这不应该是靠叫嚷来做到的,而应该是通过一些具体的行为措施来实现,打个比方说,推广西方的生活方式包括婚、丧仪式等等就是很切实际的做法。

我们的主要精力应该放在正面宣传自由、民主上,用通俗易懂的道理、生活中的事例去赢得理解、支持。对于儒家文化中与普世价值相悖的东西,其实没必要太多地去批驳、争论,因为,对于那些有思考能力的人,如果他能理解、接受普世价值,那么就自然会对传统文化进行反思,摈弃其糟粕的成份,而对于那些没有思考能力的人,你再怎么去批驳传统文化也没用。当然,有些人可能只是一时还没想通而已,你硬要逼着他马上转变,可能就适得其反了。

事实上,现在很多人都并不知道儒家文化究竟有哪些东西,即便他的生活中融入了儒家文化的一些东西,他也并不一定知道那是儒家文化的。因此,你喊去儒反孔,很多人并不明白,但他们知道你是在反对老祖宗,可能就会有一种本能的反感。

共产党就喜欢利用反面教材来进行宣传,成天批这个批那个。利用高喊去儒反孔来宣传普世价值,可以说是在用共产党的那一套手法。

所谓自由竞争,就是你卖你的东西,我卖我的东西,我只说我的东西怎么好,不说你的东西不好。中国人就老是喜欢说别人的东西怎么怎么不好。当然,这只是就文化而言。对于一个国家来说,文化允许多样化,但法律、制度只能有一种,因此,对于那些直接涉及到法律、制度的东西,就一定要辩个明白、达成一致。

不管别人推崇、拥护什么,只要问他是否认同“言论自由、多党竞争、一人一票”这三点就行了,如果他认同,那就OK了,我们就一起为实现这三点去努力就行了,其他的不需要管他那么多。这三点就是法律、制度性的东西,而且是法律、制度上最基本的东西。

从历史的实际情况来看,是先有西方文化才产生了现代民主;而且在西方文化基础上也是更有利于实行现代民主的,这是毫无疑问的。但是,在现代民主思想、体制已经产生并取得显著成效的情况下,并不是其他国家一定要先全面推行西方文化才能实行民主,那样的话就走到素质论上去了,成了素质论的另一个版本。况且,现在我们看到、说到的西方文化,其实其中的有些东西也是在民主体制下得以发展形成的。所以,过于强调、大肆宣传去儒反孔是没有必要的。

精明的保守派通常会说,传统文化虽然也有一些糟粕,但主要的东西还是好的,值得发扬光大的。当你批判传统文化的糟粕的时候,他就说那不是主要的东西。你要是跟他去辩论那是不是主要的东西,那是没法辩论清楚的,于是就会陷入到无休止的争论中去。

只要我们做好了对普世价值的宣传,就根本不必担心那些宣扬发扬传统的人能有多大市场,好的东西自然会被更多人接受,不好的东西自然会被淘汰。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