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月12日(二)

被官家看重后,儒学似乎再度成为大陆的“显学”,“孔老二”由被批倒批臭,一变而为中国文明的“形象代言人”,“孔子学院”被出口到欧美非拉各大洲,中文网络上对孔子也几乎成了一边倒,某些“儒家”对涉孔言论只容夸其美,不许挑其刺。随着儒家研究的深入,儒家学说中存在宪政资源,这个命题在今天大概没多少人反对,只是儒家学说中与民主不相容的内容却又被故意掩盖.本文打算戳戳这个G点.笔者认为,“孔子学院”的争端增多,除了儒学中存在难容异己的成份外,应该也还有其他因素在其中起作用。

设想一下,如果孔子他老人家复活,继续周游列国,会不会去灯红酒绿的香港?如果不小心游进了拉斯维佳斯,看到一本《花花公子》,会怎么办?是对随行弟子念叨“食色性也”,还是闭起双眼念叨“非礼勿视”?

孔老人家是喜欢车子的,如果沙特君主赠送他一辆超豪华跑车,会拒绝呢,还是立马钻进去?如果看到激情四溢的棒球赛,NBA,世界杯足球赛,沙滩上的人肉横陈,美女云集的选美大赛和豪华游艇,又会有何反应?

圣人又被称为圣之时者,不过,仍然难以预测孔子会作何回应,因为从根本上讲,孔子的学说与这些是严重不兼容的。孔子的学说与今天世界通行的价值观存在紧张,可以从三个方面看出来:

一是在如何看待激情与理智的关系方面,孔子的学说与今天的世界存在冲突。也许不能把宋儒的“存天理,灭人欲”记在孔子头上,然而宋儒的推断并非空穴来风,只是把孔子的观点推向了极端而已。孔子把克制视为正面价值是无可争议的。孔子说:“克己复礼为仁。一日克己复礼,天下归仁焉。”这里用的是肯定式全称判断,克己复礼被孔子理解为能让天下变好的充分条件。先不说“礼”与今天的宪法法律之间的巨大区别,只说这个“克己”——克制自己,是不是好价值?回答是:不一定。克制好比刹车,当发现自己正在向坏的方向滑落时,克制是个好东西,当在高速公路上开足马力,经常踩刹车,速度如何快得起来?不出事故才怪。

弗罗伊德以来的心理学研究发现,驱使人行动和使文明得以不断创造发展的根本动力不是理性,而是欲望。欲望并非什么坏东西,只有当欲望用於危害他人时,才必须予以规制,当它在规则允许的范围内膨胀时,则是在作积极的贡献,对此应该加以鼓励,此时抑制是错误的。

处於全球化进程中的社会必定是开放的社会,开放社会信守的不可能是“克己复礼”——“克己复礼”一定程度上是开放社会的敌人,而是亚当?斯密自私的个人能使公益最大化的市场经济学.这种学说支持和鼓励每个人按自己喜欢的方式去生活,去实现自我——主张让欲望膨胀起来,而非将它当害物抑制住。为规避膨胀的欲望作恶,国家和社会可用一套正义规则来加以规范。

二是孔子学说中的根本无关今天国家社会的根本。孔子学说的一个根本点是君君臣臣父父子子,这个今天不适用是显而易见的;孔子学说的另一个被解读为核心的概念是仁。仁不是坏东西,然而今天,仁不是具有根本性的价值观,自由平等才具有根本性。从权利的层面说,每个人是自己的责任人,无权将要求关爱自己强加於人。从个人修养层面讲,人可以选择对他人友善关爱,也可选择冷漠,只要行为不违背正义法律就行。从政治哲学角度看,仁的主要内涵是精英阶层以上对下的道德,对维系等级制社会有用,当官民平等时,则无所谓仁或不仁。把仁义当作根本政治责任或义务,就容易堕入施舍的圈套。官员对人民的好,不再是回报选民,也不是履行责任,而成为功德。对此钱玄同在上世纪就正确地指出过:“民国的主体是国民,决不是官,决不是总统.……公仆固然不该殃民残民,却也不该仁民爱民。公仆就是有时僭妄起来,不自揣量,施其仁爱,但是做国民的决不该受他的仁爱。——什么叫做仁民爱民呢?像猫主人养了一只猫,天天买鱼腥给他吃。这就是仁民爱民的模型。”

三是孔子学说中保守性成份偏重,创新性是其短板,保守的内容也难合现在人的味口。心理学研究表明,人从半岁开始,就对熟悉的面孔表露出喜好,对陌生的面孔表露出恐惧,长大成人后,虽有部分人喜欢猎奇,但喜欢与熟悉的人相处、居住在熟悉环境之中者仍然佔人类的多数。保守性是人类天性。今天英美民主政体中,保守党同样是主要政党之一,中国也有坚持一党领导地位绝对不动摇的保守派。但英美民主政体与中国不同之处在於,其保守党不能一党独大,不能永远领导政治和社会生活,通常是以与创新型党派对立面的面目出现.有保守型的政党,就必有进取型的政党.这样,保守的一面主导对传统的承续,避免文明发生断裂,规避政局发生突变;进取型的一面则主导改良,对新的变化及时作出针对性的回应,避免文明发生僵化,规避国家社会封闭循环滑向衰落,激发国家社会创造的活力。英美保守党的内容则公认以保守传统生活方式,也就是以保守自由为核心原则.在民主体制中,自由被认为是头号价值,为人生存所必须,是民主的目的。民主没有天子,创制权——立法权归属於人民。人民拥有对包括事关国家根本的政治、经济、文化制度在内的各种事务作出或继承或改良决断的自由。

相比之下,孔子以周朝礼制为基本设定,主张创制权归天子所有,别说平民,就是诸侯都无权与闻,即使是做学问,也主张述而不作。作为孔子保守性的一个侧面,其保守的内容不是英美保守主义的自由,而是秩序,是过去的“良好秩序”。这些都与民主存在冲突。

文章来源:东网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