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这一个春天

没有好天气

先是雪,之后是雨

大地泥泞

阴郁的天气

像多年的沉郁

萧条的城市

人们疲惫

街上的泥雪

提示希望的残迹

一个世纪即将结束

而一个世纪只是虚妄和悲痛

如此的季节

如此的世纪

灾难的阴影

死死扼住春天的脖领

2

列车穿越细碎的雪雨

抛弃倾斜的城市

起伏的东欧大地

用起伏的树林

安慰远离的人

我如此地没有言语

像大地一样沉默

大地,是我的母亲

也是我的祖父

3

白桦林

在凄凉中颤栗摇晃

像诗人颤栗的灵魂

也只有诗人还将它们记忆

不要叙说吧

只是在阴雨中

观看白桦树的抖颤

那些优美已不再是优美

那些 优美的

也只有飘曳于阴郁的季节

白桦林总是让我

想到音乐

想到俄罗斯颤栗的诗行

多少诗人在那里死去

却没有什么能掩盖他们的光辉

我不再叙说

隔著车窗看孤零的飞鸟

冷雨中飘零阴沉的天空

天空

如此的天空

4

这个季节 我

和一个年青的朋友

奔赴奥斯维辛

像是去偿还我们的债务

我们阴郁得还不够

还要更沉重的阴影

将我们狠狠打击

为了证实那些恐怖

我们去接受恐怖

为了使我们真实

我们回到我们生活的地方

那些事情就是我们

我们内心久久的沉默 和

伤痛

我们去那里 为了

干竭的泪水不再干竭

为了痛苦不被遗忘

这个世界

所有的痛苦都是我们的痛苦

痛苦滋育灵魂

5

A

奥斯维辛

这片土地永远不会轻松

人们不会宽恕这里

这里也不会宽恕人们

啊无辜的城市

你的名字已无法清洗

罪恶留给了你

死亡不肯消散

人们啊,你们为什么

还要在这里生活

每天陪伴焚燃的气息

B

依然是那座城市

依旧的街道、店铺

石板闪动昔日马车的玲声

铜街灯方正低垂 仿佛说

日子多么安宁

人们脚步匆匆

幽暗的街角

闪烁蜡烛、花店和酒吧

姑娘们衣著鲜丽

在黄昏的时光赶赴约会

哦美丽的女人

暗淡中 火焰般的恋情

C

教堂红色的尖顶

使我肃然

而古老的教堂

并没有阻止人们的阴谋

罪恶以上帝的名誉进行

哦罪恶

D

萨瓦河静静地流

迎春花火一样漫烂

它告诉我:这是春天

蒙蒙田野

桥下摸鱼的孩子

金黄的头发在冷风中飘动

春天 生活在继续

E

这是平常的日子

这是平常的地方

所有的地方都有它的历史

它如所有的地方

6

一只鸟 停在空中

拼命抖动双翼

像一团吹乱的字迹

蒙蒙雾水 大地潮湿倾斜

布热金科就在前面

废弃的铁轨

在安宁的土地

刺入北方

树林低矮地退去

把生机带向远处

铁丝网和岗楼

矗立清晨 监视大地

于是我突然想到我的祖国

那个激烈的年代

事情是同样的事情

只是以不同的名义

暴行只要给以理由

孩子们也会进行

可是我们还没学会记忆

也没学会思考

经历苦难 却只被苦难吞噬

于是我们再不会站立

布热金科难道你也像我

只有恐惧而没有言语

(注:奥斯维辛分两处,一处在郊外布热金科,一处在成里奥茨。)

7

布热金科比我想象的平静

时光洗涤了苦难

也洗涤了罪行

它是一幢站立的阴影

时间的骨架

阴沉沉地向我张开

哦 历史

我终于明白 你是谁

来于何处去于何方

我理解 一个女友

为何拒绝来到这里

那一个早晨 她目光苍白

像早春的残雪

善良而虔诚的姑娘

你还不理解生活

这里残酷却清洁

那只是往昔的骸骨

它早已把罪恶交还给人们

繁衍的罪恶漫延城市

关闭在地铁和楼群中叫喊

集中——分散

世界并未变化

只是潜入日常的生活

它们在我们心中

人啊 人性永恒

多么悲哀而残酷的真理

布热金科也是无辜的

它替代了人们的罪恶

也好 我们由此洗清自己

把责任变为谴责

但是 布热金科

我还是不能原谅你

你站立在这里

像一座大地的绞架

将以往打扫干净

从此再没有“人”的相信

8

布热金科今天没有客人

阴郁的天空 笼罩大地

那些魂灵郁郁纠缠

呼涌翻滚讨索债务

浩浩魂灵 无辜的魂灵

是冥界也是这里

而我怎么面对你们

为这个世界为所有的人

无法偿还 我们在他们之中

泥土依然是久远的泥土

青草连连 麻雀飞起飞落

布热金科你如此沉静

你以沉静纪念死者

空荡的营房

有的完好,有的已经拆除

孤零的骨架空空

像无止的询问

水泥柱 电网

孩子们饥俄的眼睛恍恍漂浮

哪是女囚的住地

皮靴咚咚地踏响——

哦 我的学校我的街道

揪斗、殴打

抄家的队伍日夜狂欢

焚烧书籍 火光

舔蚀塌倒的夜色

疯狂的世纪

革命——人民和孩子

挥舞旗帜欢呼胜利

而践踏的尸体弃置街头

哦 日日夜夜

卡车拉走人群

枪声清点无辜的“罪恶”

疯狂席卷大地

蚂蚁攻打天国

我无法叙说那些残忍的事情

铁丝串链肢解的男女

漂浮河流

不幸的人们啊

如果你们知道的更多

就会宽容 把怨愤变为泪水

9

不要讲述无辜

我们临受 却也参预

由是我们失去理由

掩息了询问也掩息了纪念

焚燃之后 废墟上

飘摇空洞的愤怒和疲惫的呜咽

可是一切都来于我们自己

但是残酷就是残酷

屠杀就是屠杀

戒律有如上帝

屏弃任何理由

纠缠的魂灵

在另一片大地上

10

犹太人的蓝条旗

在冷风中清洁地抖动

像意外的天空和单纯

啊 不幸的人

把心脏悬于天空的边缘

在驱赶和流落中

呼吸天外的自由和清洁

千年的耻辱和泪水

卑微和殉难

一卷书 和喃喃的祈祷

陪伴受难的命运

受难成为甜蜜的家园

他们的男人带著女人

女人牵著孩子

行走吧,在漫漫的放逐中

趟著泥水 祈祷上帝

祈祷中走过世纪

走向煤气室的死亡

多少个世纪 他们

走到这里

为了一次殉难 牺牲

使以往在这里结束

为了明天从这里开始

他们的殉难像观占的星斗

扭转了了命运

以色列奇迹般降临

苦难收获权柄

而另一批人被赶出家园

偿还古老的债务

苦难依然是苦难

只是那已是别人的命运

流蜜的土地啊

你用鲜血泪水来覆盖

哦 人 历史

我们只有这样一个星球

却有不同的上帝

左右分割 为分割而战争

奥斯维辛 怎么能说

你已经结束

蓝色的旗帜 抽搐的心

原谅我吧

我悲悯你们的不幸

泪水融于泪水

可我来于另外的地方

用另一片大地的目光

11

我努力寻找细节

唯有细节是真实的

石砖上的字母

木架上的刻痕

或一柄牙刷雕刻的心像

收藏的布角、针线

墙上遗留的音符

哦 你们的呼吸、眼神

你们的心灵、颤栗

电网后默默的手势和暗语

残忍间的温暖

悲绝中的希冀

微小的微小的

有如漫漫黑夜中一线泪水

生活在死亡中也未曾死亡

哦 那墙上的名字

是刑前的留记 还是遥远的思念

他们把自己刻在时间上

用时间抵挡来临的死亡

他们需要记忆

即使毁灭后的世界一片空无

都消散了 唯有大地上的废墟

灰烬和残痕在讲述

又生动又悲惨

又微弱又绝望

像人类漫长的历史

漫长的历史是人重重的讲述

讲述吧、讲述吧

把焚毁变为记忆

让记忆开辟道路

于是人们重新来到这里

哦 这是它们的意义

是他们以死亡刻给我们的痕迹

12

我踏入一座营房

死魂狰狞地扑向我

似乎见到债主——

哦 所有活者的债务

我惊恐而又哀痛

悲悯而歉意

我无法呼吸

朋友 请安静

我是朋友,我来看望你们

我在你们之间

我们在你们之间

你们悲惨 而我们也同样

让我们彼此倾诉

让我为他们和你们相谈

生者没有归宿

死者没有界线

这里 那里

苦难是同样的苦难

不幸是同样的不幸

我们在死亡的国度

见证人的残忍

你们并不孤零

由这里 哀怨的魂灵铺向大地

苦难没有边界 残忍没有边界

死难的魂灵没有边界

你们在这里

我们在所有的地方

13

光明、未来——

我们总是在寻找借口

释放黑暗、

虚佞给我们许诺

用恐惧和虐待布置天庭

世界 同一的世界

在同一的天空下

战争寻找目的暴虐为了道义

伟大覆盖一切

践踏、焚毁、屠杀

虚妄赦免我们的孤单、寂寞和空虚

14

煤气室塌毁了

纪念碑修建了

人光荣地伸张他们的勇气和正义

但更值得尊重的

是危难中

一滴泪水和伸出的手臂

以色列人成群地到来

献上丛丛的鲜花

苦命的人

用不幸铺就道路

他们的苦难 他们的尊重

我们为他们屏住呼吸

但是 也是他们处死了他

十字架空空地站立

不幸诞生更多的不幸

灾难从哪里开始哪里终止

纪念吧 在纪念中学会

那些简单的事情

蜡烛、泪水、孩子的手指

学会问询、怜悯

学会祝愿和珍重

然而 纪念属于默默的心

默默来于万物

15

默默的心有无尽的痛苦

谁来纪念我的祖国

治疗它的灾难和病痛

什么时候

我们也能重新站立

尊重我们的苦难和悲哀

——那些无数的死难和魂灵

他们也能有居所、祭奠

让他们安息

使他们能在冥冥中为我们祝福

如果没有肃穆,没有祭祀

鬼魂将无边无际

他们的纠缠永永远远

即使我们活著

也让我们活著腐烂

而这正是今天

16

无尽的往昔

无尽的沉痛

17

不幸的人们啊

我站在你们这里

用苦难蔑视暴行

但我不知道在暴行和侮辱中

我能否维护心

保持平静和持重

多么严酷的询问

——我不能承诺

春天 春天熄灭蜡烛

我们在暗夜里搜索

但春天依然是春天

让我倾听你们的祈祷

沿著字迹

沿著远远飘逝的声音

18

是的 没有什么能保证

我们不在另一边

事实上 我们

比钢盔上的徽章更为疯狂

那些天真的孩子

一夜间就变成了暴徒

人民撕喊、焚烧、残杀

欢庆释放的节日

多么真实的事情 往复的世界

一切都可能随时发生

只要授予权力和名义

不要相信 我们无法相信自己

也无法相信人

这一切都是人的验证

我不幸 因为没有另外的许可

而那仅仅是偶然

我在悲惨中渴望加入对面的行列

在恐惧中乞求 在乞求间陷害

我们是那么卑微

总是希望把灾难降给别人

啊,那是多么艰难

多么高贵

跨入死亡 说:不!

那简直就是神的恩典

但是 原谅吧

卑微的人不幸的人

19

但是 谁给了我们理由

人——恐慌的动物

由于脆弱而虐待

由于恐惧而残暴

由于微小 而

在大地上无尽杀戮

在杀戮中 他们

显示自己的高大和勇气

哦,这就是历史

我们的战争和荣誉

人啊,有什么比你更荒谬

更虚妄 更残忍 更疯狂

我在这里增加对人的蔑视

也增加对人的伶悯

20

但是 但是

正是由此我们才有尊重

那些祈祷,那些受难的沉默

那些泪水

那些以死亡换取的尊严

冬天 女人赤露双脚

走过冰雪

老人为孩子节省下食物

——沾著泥水的面包

母亲在深夜用泪水

深深地哼唱

祈祷、告别

紧握双手

那个神父平静地走去

替代另一个囚犯的死亡

他以生命显示另外的声音

“啊 宽恕他们

他们并不知道“

哦,微小的微小的

像谷粒 像针孔透露的微光

黑暗无比辽阔

在塌毁中上升

在苦难、凶恶残暴中上升

以平静的呼吸微弱的忍耐

(注:奥斯维辛,一位波兰神甫主动替代一个囚犯死亡。)

21

一束黄雏菊

散著春天的清新

放在倒塌的废石上

仿佛清晨的问候

那个垂头的姑娘

来自远方

她手中闪闪的蜡烛

映照莹莹泪水

美丽的眼睛——

水浸润大理石的光泽

在爱情之前

在约会之前

摘下结婚的戒指

让天国询问大地的苦痛

空荡的尘光

空荡的营房

哀伤撩乱了她的额发

没有苦难怎么会有爱

没有死亡怎么能有母亲

光洁的心 破裂的心

用你的爱来弥合吧

你的爱休息阴郁的鬼魂

母亲摇晃摇篮的歌声

22

奥斯维辛 黑色的果实

两场伟大战争

一枚溅出的弹壳

——伸延的黑洞

延伸人类杀戮的历史

即使是今天

它们也在叫喊

煤气室的脚步和枪声

远远近近

来自历史和每一片陆地

哦,我们的世界

无法判断,也无由谴责

我们顺应历史

谁也没有过失

一切都只是遵循人性

哦,这片大地 这个世界

23

人啊 我们无法不是自己

人就是地狱

黑暗就在我们心中

多么可悲荒谬

虚妄使我们满足

暴力释放我们的

痛苦、怯惧和黑暗

奥斯维辛 我们心灵中

鬼魅永久驻扎的营地

低头吧 闭住你的眼睛

24

高大的烟囱使我颤抖

母亲和婴儿

男女和老人

经书、祈祷化为升腾的烟火

人类在那里焚烧

像升腾的地狱

烧尽“人”的尊严、历史

也烧尽神的信念

赤裸裸的世界

除了水泥和火焰

并不奇怪 焚烧早已开始

烧尽大地、树木

然后我们焚烧自己

疯狂的城市 林立的烟囱

季节不是季节

天空不是天空

我们像魔鬼欲把一切

变为纸币、权力和石头

雪粒和雨水郁郁纠缠

冷风在嘲讽中狠狠抽打

苦难并不是没有道理

惩罚来自那必然的惩罚

25

茫茫大地 茫茫魂灵

哪是你们的寄居

哪是你们的归宿

在大气中飘荡吧

你们的冤怨 你们的呼喊

血浸润泥土

草木庄稼朝向你们的路途

飘荡吧 茫茫的魂灵

茫茫的魂灵汇聚茫茫的歌声

26

奥茨的天空像所有的天空

在这天空下 我们

有所有人的痛苦和希望

微弱的 孤单的

小小瓢虫窥测灾后的大地

所有的命运都是不幸

偶然的 偶然的

你、我、和他

在此残骸和破碎的土地上

我想说:让我们拥抱

但我不能开口

春天的果园

紫色的枝条涨满了汁液

茂盛的果花隔挡著寒冷

梦幻中 在废墟上开放

但是 这里就是这里

铁轨割断了言语

敌意阻止了道路

哦 那个蹒跚街头的人

一场灾难结束

另一种抢劫已经开始

需要残酷 才能学会生活

但是这里就是残酷

27

冷风刮起 雪沫纷飞

雨水又席卷而来

坏天气无时不在变化

像晦暗的记忆

抽打大地和行人

哦 多么阴郁

一个世纪就这样匆匆走过

去吧,到酒吧去

让沃特卡烧燃你的忧郁

恍惚中 雪片飘忽兰色的精灵

美丽的王国、诗

火焰围拢琥珀

梦幻展示颓败的奇迹

哦真切的、只能的

城市摇晃 讥讽发出笑声

走吧 走吧

顺著诱人的气味

搜干衣袋 去买一支大麻

强烈 更强烈

恍惚 更恍惚

没有什么可以自救 没有

没有道理也没有意义

最后的边界:

梦呓回答权力

死亡抵住死亡

如此的世界

浩大的恐怖和灾难

28

由这一堵墙摔到另一堵墙

一个逃犯四处逃窜

而他并不是惧怕追捕

他是逃离对人的绝望和恐惧

——你的绝望和恐惧

今天 昨天

我们的境况和生活

多么清楚真实

人就是人 不会有别的命运

走遍世界你不再幻想

遗憾的是你也是人

你在人性中 无法逃离

人啊,我的囚禁和咒符

原谅我

我来到这里不是为了谴责

不是要在愤怒中表白无辜

别做一个控诉者

我只是软弱

无法让心的铁犁耕犁世纪的障碍

——我的障碍

可是我不该来到这里

纠缠真理、正义

灵魂和死亡

像一个戏团的杂耍

熙攘的广场

拦街贩卖废止的旧币

这 已经是另外的季节

29

今天已经不是昨天

柏林墙倒了

那个庞大的帝国 一夜间化为

纷飞的纸屑

革命 折断的鸦群

——它们吸吮了太多的死亡

拖著黄昏的阴影

坠入雪后的泥泞

虚佞与希望啊 燃著

劫后的烟尘

莫斯科穿著囚服

孩子一样在哭泣

而那一边 那个暴虐的老人

已死去

他的王国瞬间风化

人们用腐烂弥补丧失的昨天

活著,可别错过机会和贪婪

可是有那么多人再一次被抛弃

腐烂蔓延大地

生存重新发酵

革命在暴热后

展示它真实的肌体和法则

哦,多么荒谬残暴的戏剧

30

失败 胜利

世界有如天气

人们仰望未来 时代广场

闪烁的广告

吞没克林姆林宫惨淡的红星

人类统一脚步

解放的欲望 释放的力

繁殖的鼓

敲打肢体的呼叫

追赶 脚步

呼掠的地铁展示法律

罪恶开放

财富 快乐

黑色的章鱼 拥抱我们

灵活的触角

用钻石镶嵌摩天夜色

夜空之上

靡菲斯特展开他的大氅

——天空的旗帜

疯狂的欢乐

燃烁魔鬼的花园:

我们要在毁灭之前

痛快地花掉最后的一切

哦 世界、希望、现代

我们不曾梦想的世界

我们梦想的世界

31

哦,极端的家伙落魄的逃客

被革命所毁坏

为暴力所伤痛

在极端的道路上

你已习惯了毁灭的光芒

粉碎的镜片

闪动残缺的梦呓

绝望收集迷乱的脚步

其实你也是革命者

绝对地热望 极端地否定

而这正是革命的来源

哦,多么可怕

你一点也不仁慈

可是是什么培养了革命

我们为什么失去了

仁爱和信心 辨识和自重

绝境中的绝望

绝望中的恐惧和呼叫

绝境中的羊群成为狼

冲向爆破的火光

奥斯维辛

你能否也在倾听我的诉说

32

身前没有道路

身后没有祖国

不再相信 也没有指望

“人”已经死亡

像母亲和记忆

像残破的书页-

童年父亲的礼物

冷风吹卷隔年的枯叶

雨雪打湿抽缩的城市

忘记寒冷也忘记时节

趟著泥水自言自语

自言自语的人

重复发疯的梦呓

谁在那里叫喊:

用死亡维护最后的尊严

那个疯子

言词浸在雨水中

像发白的鱼骨

让人羞惭 让人颤栗

33

奥茨,我来到这里

由郊外来到城中

哀痛像一个没有讲完的故事

紧紧追随我

但是没有人知道我们

因为那是另外的大地、语言

我们以别人的苦难籍慰自己

别人的苦难

别人的泪水

用人类这个词

告慰我们吧

我们已经没有了记以往

34

我恍惚在这里 其实

是在那里

原谅我 原谅我

奥斯维辛

——你们的见证和祭奠

那里的大地

那里的灾难

阴影将我典押 无论逃窜那里

拦截的野狗每天

将你汪汪撕扯

残酷的大地、权力和人

35

另外的言语

另外的大地

在另一片大地

祭奠那些无言的死者吧

可是那毁坏的心

毁坏了言语和天空

相同的苦难

不同的泪水

36

欠缺的世界

欠缺的人性

我们必须学会在欠缺的世界

欠缺地生活

学会宽容 忍耐

保持清醒、平静、勇气

记住 不要为了愿望去毁坏

不要为了明天去诅咒

就是在上帝的门前 或

跌入魔鬼的绝望

也不要伤害普通的生活

那些伟大的真理 不能

取代每个平凡的日子:

房屋 炉火

母亲的注视和操劳

辛勤地劳作、休息

修理房屋 与家人一起晚饭

年末为孩子筹备学费

雪天接待朋友

高高的堤岸 迎著轻快的哨音

放飞春天的风筝

这些是珍贵的 珍贵的

37

“不杀人”多么简单的道理

可是事情总是超出意外

不,你不能保证

你永远都不会知道

时宇是多么黑暗

人是多么脆弱

由于黑暗脆弱而多么恐惧盲乱残暴

想想吧那些憎恨的暗语

胜利的激情

每日的电视和新闻

人们睁大眼睛学习真实

而战争随时都在升起

还是记住它吧-

这最浅显的道理

(多么悲哀,我们

今天还要讲述这样简单的事情)

38

虚妄和权力

毁灭了无数世纪和生活

灾难教训我们

总会有苦难、不幸

这是每个人的生活

像物体、时间和日夜

不幸与生命同在

生命的根在大地中的黑暗

忍耐、生长

坚实的肢干 茂盛的叶子

花束和果实展向天空

多么艰难孤零

如果你清醒 那就是人的命运

收藏你的泪水寂寞

在温暖苍凉的孤独中

倾听星辰

让微小的祝愿

在走过漫长的黑夜

你没有带来 也不会带去

短暂的时光

在任何地方保有你的持重

像树 像冷静的秋天

永远地远离

那些喧嚣和蛊惑

我们在这个世界

仅仅这个世界

39

玛利亚教堂的钟声鸣荡千年

像祖母宽厚的手掌

安抚苦难的大地和冰雪

遥远啊,那

天庭的爱和赦免

而她的阴影却如此漫长

奥斯维辛就在她的脚下

像昼夜相对

为黑暗注释希望和光明

他 不是为了改变

只是在黑暗中升起

于是有仰望、泪水

苦难中人有了慰籍

爱 爱

悲痛、忍耐在沉默中而有盼望

死亡不再恐惧

是由于黑暗而有光

有光而照耀

沉稳安祥的钟声

安慰每一份不幸和灾难

只是世界不会改变

(注:克拉卡夫,波兰文化古城,玛利亚教堂是其主要建筑。小城奥斯维辛和维利滋卡在其附近,东西两旁。)

40

回暖的季节愈合乾裂的伤口

玛利亚在春天走来

脚步触碰青草和泥土

农舍、炊烟、母牛

麦田展开勃勃的温情

你用苦难抚慰苦难

爱使悲痛变为欢欣的泪水

你们的幸运、福气

不是你们再没有苦难

但你们有了慰籍和希望

哦 古老的土地 钟声

由于苦难而来临的幸福

41

你把自己挂在高处

升起苦难 显示生活的秘密

你早已看到、明白

正是为此

你由这里走向那里

过去、现在、永远

你由黑暗升起天空

为升起而滴淋鲜血

你的选择、你的道路

接受苦难而拯救苦难

受难是目的

十字架的阴影敞开天空的路途

悲哀 泪水

你在高处俯瞰所有的人

42

今天是星期五

他受难的日子

卑微的人 不幸的人

哭泣祈祷

战栗地乞望

绞架上 那个十三岁的孩子

喘息中还微微晃动

(注:威塞尔《夜》,一个十三岁的孩子吊上绞架,他太轻了,身体吊在绞索,长久地喘息晃动。)

43

哦 我来到这里

为了不幸

像那个诗人

要从这里穿越地狱

豹子 狮子 和狼

但是 谁带领我

使我穿越地层和冥河

由恐惧和颤栗上升群星

我——异教徒

失去家园的人

该怎么目视你 称呼你的名字

是不是

我该归于你的赐福

抵御的火焰扑向我

可是 救助我吧

管束你关押的鬼魂

让他们把怨愤变为歌唱

44

我为大地默然

雁阵在寒风中驶向远方

倒塌的庙宇 灰烬散发余烟

那也曾是伟大的业绩

为这可怜的大地带来

礼仪、温情

有限的生 人们

由家庭建立秩序

用亲情抵御寒冷和残暴

不是拯救 “道”让绝对的宇宙

将不幸化为虚无

明智而谦谨 宽和而自持

此时 此处

典籍和诗章 丝绸和钟鼓

菊花在旷野燃起温暖

文字收集万物辉映星辰

日夜混沌相聚 季节循回

哦 那必然的归宿终止的界限

敬崇往昔 向命运垂首

青瓷在静夜闪动

古琴陪伴烛火

飘送悠远的悲哀

悠悠天地 如此有限

无尽的苍凉中

接受每一个日子

古老而又古老 悠远而又悠远

像那道漫长的城

残缺蜿蜒于北方莽莽山峦

而一个多世纪 崩溃的碎片

像弹骸犀利呼啸

是的 我无法原谅

炮舰和鸦片 掠夺和蛮横

各种旗帜

像得胜的野兽迎风呼叫

——它们也是来于这里

东方的屠戮、细菌和毒气

入侵的刺刀整齐地

摧毁城市和乡村

撕碎的大地一片破败

毁灭由此开始

但是 这些不被记忆

罪恶在另一页成为荣誉

那些伟大的业绩

脚下是一片废墟

犹如我们曾经征服别人

记住吧 不要势力

总会有失败

失败者也有最后的尊严

别失去站立 只把卑微的眼睛

朝向显赫和荣耀

这个世界更多的是不幸和悲惨

最后的时刻

可以为一切祝福

可是要清楚

那鲜血的历史 并不是

今日的繁荣与和平

45

湿润的泥土 回暖的风

大地重新合拢我们才能愈合

可是从那里合拢

什么是拯救的力量

当以往塌毁 家园

也就不再是家园

可是 我们怎么居住

哦 他可以是一个立点

使任何地方都是家园

可是家园对抗家园

神对抗神

战争的烟火断裂天空

世界就毁坏于此

无法信服 也不会再有归宿

而毁灭的不幸中

他也在消失 像融化的雪

当一切已经完成人就开始毁坏

世界处处是瓦砾和残痕

看来 这不仅是我们的命运

46

但是 我总是望到他

挂在高处,伤口、铁钉

悲哀的眼睛

有无限的怜悯 和痛楚

或许他也像我们一样

只有泪水

却没有权力

权力在时宇 在无限的黑暗

因此 你只能微弱地说:

有如滴落的泪痕

微弱 微弱

由此 你永恒

你是神的喻言

是宇宙绝对冷寂孤默中

闪烁的温暖、言语、呼吸

47

昨天是受难日

明天是复活节

又是雪

寒冷中给人温暖和慰籍

告别吧 奥斯维辛

无论我多么悲哀

我还是要祝愿

人总是要走出这里

即使你再次来临

死亡为复活提供开始

48

每个复活节 她

都赠送我她精心绘制的彩蛋

金色的花纹旋转著 闪著碎星

像天空之后的秘密

温暖的球体

永久的祝愿

她的目光像清晨的桦林

“基督复活了”

她推著我——异教徒

欢乐地走向教堂

复活的钟声

震荡残雪 青绿的枝条

和飞回的鸟群

复活的日子 世代的节日

这一天人们忘记悲哀

准备酒 著上新装

牵著孩子喜悦地走向教堂

草篮、面包、鸡蛋

冬青叶围绕黄油雕刻的小羊

弥撒 祈祷

管风琴的乐声

由开化的冰河拥抱大地

神圣的水滴 祝福

家庭、生活和土地

穿越苦难 死亡

那涌现的光、爱

融化黑暗

大地升起广阔清洁的歌声

诞生黑暗的 也诞生光明

太阳 永恒的祝福

神谕倾照田野和城市

49

经过克拉卡夫

停留维利滋卡偏远小城

夹杂在期待复活的人群中

我孤独的脚步感到温暖

不幸的人们 幸运的人们

你们由遵循而安宁

残缺的仪式 古老的愿望

维斯瓦河静静地流

多么漫长的道路

土地 雨雪

10个世纪雕刻在沿岸

教堂耸立的铜顶——

天空的指针 苍茫中

收拢城镇和乡村

松林 麦田

清亮的长号

缭绕清晨的古堡

渡口和鹰

晨雾和马蹄

女人的头巾闪过秋后的栅栏

不仅是不幸和泪水

相爱、祝愿、祈祷

舞曲在黄昏点燃

生命和欢乐

你们走过多少路程

由那一点

绿色的大地围拢成家园

(注:1 维利滋卡由地下盐矿著称,哥白尼曾在此驻留。2 维斯瓦河是波兰最大的河流,流经克拉卡夫,华沙,由格旦斯克进入波罗的海。)

50

我正要走进一家小店

一个孩子跑来:“基督要再来”

他交给我一小书

明亮的眼睛

像一只小鸟充满希望

我微笑地点头

看他满意地离去

幸福的孩子

如果你相信 他就再来

陪伴你的一生

哦,多么希望有一个相信

永恒的神 太阳之后的意志

交付、遵从

从此平静而安宁

事情如此简单

只是你无法闭上眼睛

那位伟大的教士 在黑夜

观占星辰

他把太阳置于天宇的中心

于是星系开始重新运行

世界 无法退回

重要的是已经知道

未知消退于视野

公式开拓理性的疆界

星系运行 基因排列

多么宏伟的事业

可是当我们清醒 周围

只是数字和物体

我们替代他站在这里

而宇宙一片死寂

事情似乎都很有道理

可是生命不是物体和数字

51

宇宙浩渺 冷寂

时光消失于黑暗

偶然 瞬间

灰尘飘摇于星际

否定无限 死亡绝对

空虚之空虚

虚无之虚无

只能是:有一个点

让无限的光注入

意志推动宇宙 安放星辰

生启动死

永恒的家园替代无限的冷寂

爱-宇宙的精神

带走虚无、恐惧、疑惑

“是”是确立和遵循

遵循而有稳固和秩序

仪式、颂歌、信念、祈祷

人柱石般坚固

否定转向肯定

黑夜转到清晨

生意的宇宙 万物勃勃

像太阳的到来

死亡 复活

他是——

真理、道路、生命

似乎不可思议 却又如此自然

像潮水涌向月球

种粒渴望初春的阳光

浩渺的宇宙

微小的生物脆弱的人

52

春天了 太阳暖暖的

脚下的泥土松软潮湿

发绿的草芽泛上河堤

残雪消退

树木清新 麦田融融

候鸟为了春天快乐地呼叫

哦 春天、生机

你要收拾好自己的田野

不在他们 而是你自己

你的站立、清洗、治愈和复生

世界没有人可以拯救

(那是神的工作)

每个人仅仅是自己

为他的欠缺所限定支配

收回你的目光

对时间保有你的谦逊

选择、观察、思考

但别僭越、随意论断

你不代表什么

大地的边缘草叶芊芊

自省 同情

苦难是为了怜悯 不幸为了爱

黑暗迎接光的进驻

毁灭在回忆中准备开始

大地 树木天空

神明 即使你不知道他的名子

也要保有对他的敬重

祭神如神在

肃穆 庄重

明澈而新鲜

敬目万物聆听云团

珍惜每叶青草 向昆虫学习语言

生长 凝聚

生命随同季节平稳运行

有限的世界

太阳赋予肯定的意义

让内心转向光亮 善意弥补局限

“是”在空虚中确立

理念规范混沌和零乱

不会完美 生活就是欠缺

清醒 自律

宽容纳万物于平静

珍贵的往昔 可能的建立

废墟上 收稳脚步

先人仿佛 精神飘涌

满怀敬意拾捡碎片

辨识、擦洗

汇集光泽 阳光下闪烁

古老的仪式消失的记忆

燃升掉落的时光

痕迹在延续中提示未来

具体的 日常的

细节由于精心汇入无限

你看到世界 知道那些不幸

时间交错

碰撞在冰面上划出裂痕

但你要祝愿

在塌毁的时候收存那些丧失

即使是毁灭

也还是要自重和远望

不是为了别的 是你

微小的生命完整而温暖

坚实而丰盛

工作 给予

滴水在针叶上闪动

由投入而归入时宇

热爱吧 永恒的太阳

融化石头万象聚合

它是目的 起源

绝对之神展开他的胸襟

群山 积雪 浩浩江河

爱 肯定

歌唱 再歌唱

这个小小的世界

不幸的世界 伟大的世界

53

黄昏收敛翅膀

余晖擦过古堡投入大地

夜 庄重降临

辽阔的黑暗

世界回至它的真实

树林 山丘

残雪在旷野微微闪烁

房舍低矮 灯光如豆

偏远之界大地茫茫

伟大之夜

荒冷由地心抵至天穹

复活的时间渐渐来临

人们持著微弱的烛火

从四处走向教堂

烛火微弱啊

无限的大地、黑暗和荒凉

温暖的 只有

他们的内心和微弱的火光

那些持久的希冀盼望

古老的石壁被照亮暗淡的时痕

多少世纪岁月

脚步留下印迹 光滑的石阶

胜过经卷上的文字

无数的烛火聚合

男人、女人、孩子

老人跪在圣像前喃喃祈祷

泪水落下衰老的皱纹

是喜悦也是悲哀

神龛 银器

神父刺绣衣袍穿过百合花束

圆柱 浮雕 壁画

丝绒衬著经书

神圣的圣餐和酒

条案的柏香缭绕辉煌的拱顶

人们的等待和期盼

耐心与激动

午夜的钟声响了

弥撒响起庄严的乐声

“基督复活了”

“基督复活了”

人们彼此祝愿

幸福喜悦的泪水 洗涤

所有的不幸和悲哀

希望在这一刻 幸福在这一刻

拥抱吧 祝愿吧

为来到而哭泣 而歌唱

歌声圣洁

灵魂如百合 相聚升腾

震颤夜色群星

烛火 灯光 钟声

颂诗、祷文和歌唱

管风琴宏大的乐声轰鸣

古老的教堂——10个世纪

每一块砖石都被烘透

融化之金 斑斓辉煌

神圣的 光的

钟声回荡 天使飞翔

这一个世界

在无限的空寂、黑暗、荒冷之中

复活的时辰

歌唱 再歌唱

乐声还是乐声

爱、赞美、希望

每一心房充满温暖

人们复活相聚

灵魂相一

歌声、音乐、宏钟

带动大地和黑暗

拥抱天穹、群星、无限时宇

54

迎接复活的队伍

漫漫长长

由教堂走向苍茫旷野

烛火和旗幡

香炉和神器

人们抬著圣像、经书

火把点燃蜿蜒的道路

颂歌伴火光升向天空

无限的大地、黑夜

人们在荒冷中

伴著河水 走向复活和永生

永生啊 天堂的乐园和光明

神父、学者

残废、农民、士兵、商人

流浪汉、寡妇和议员

青年男女捧著面包和盐

孩子提著草蓝鲜花

无数的家庭

男人、父母和妻子

火光照亮他们的脸颊

寒风吹动宇宙、星光

树林在黑暗中准备春天

哦他的筹备、襟怀

他在深夜来临 了无声息

复活在黑暗中

他在 在烛火中祷告中

在人们的泪水歌声

艰难虔诚的脚步和仰望中

行走啊 向大地

为了他为了复活

为了天堂之乐(YUE)

踏著残雪、泥水

蒙著清霜的麦田

向远方 向远方

朦胧的河堤 树木

无限的黑暗 大气

相聚的人们 微弱的人们

满怀泪水、苦痛

热望和幸福

走向大地的深处、中心

绵延的灯火和歌声

——光的路径

在辽阔黑暗的大地上

通上天穹群星

人们在光中 他在

55

我坐在高坡上

无尽的黑暗 清寒

远处那蜿蜒的光火

像一道大地的裂痕

万物无言

身边是残雪头顶是星群

心中的大雨

由天宇倾泻大地

我想起了家乡

今天 今天是复活节

92年初稿于波兹南
00年整理于纽约
02年4月-2003年1月重写于伊萨卡

后记:92年我去了奥斯维辛,之后写了这部长诗。00年我在纽约开始整理这部诗稿。那时我的妻子周琳为加州的一所大学做一项社会调查,每天开车穿行庞乱的布鲁克林。她刚到美国不久,我不甚放心,有时就陪她一起出去。6月23日,她又驾车出去,走前我想该和她一起去,但又想了一下,还是做点事吧。于是她开车出去,我留在电脑前修改这部作品。但傍晚她就出了车祸,两次手术,脾脏摘除。对之,我有无限的歉意,如果没有此诗,大约也就不会有此事。完成这首诗的最后一行,我希望能有所告慰,但实有更多的怅憾。

文章来源:作者文集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