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鲜的金大大放了个超级二踢脚庆祝中国农历新年,大洋彼岸之奥大大不高兴了。小惠头发长也跟着一把鼻涕一把眼泪。别特么提小日本,总让我闹心。

我打电话给奥:“干嘛?你想干嘛?”我吩咐同时连线小惠和安倍,让日韩的大大听听,我习大大是如何收拾他的。

奥大大一看日韩都加入进来,立即提高嗓门摆出龙头老大姿态:“朴总统安倍首相,我们美国政府将联合韩国日本,对朝鲜领导人金正恩采取非常手段,以表达我们美日韩三国对朝鲜无视国际社会反对,悍然发射远程导弹疯狂行为的坚决反对立场。”

我以毛主席的伟大气魄:“好,那么请教,你们的非常手段是什么?”

安倍迫不及待:“斩首金胖子!”

“对”,“对”。前面是奥大,后面是小惠。我的心有点痛。

我以张春桥的横眉冷对:“斩首是吧,好啊。你们可知道,我们中国是朝鲜的传统友邦,我们绝不会袖手旁观。”

又是安倍:“哪你想怎么样?”

我以周总理的大家风范:“美日韩斩首,中国自然有中国特色的行为手段应对。”

奥巴马:“我略懂中国兵法。围魏救赵,不战而屈人之兵。你说说,说得有道理我们自然退兵。”

我想安倍一定挠心。故意拖延回答。

果然没猜错,安倍问:“卖啥关子。你倒是说啊。中日文化一脉相承,个中道理我的明白。你厉害,我服;你软蛋,我不服。”

我以林彪元帅的睿智果决:“你们斩首行动若成功,我人民解放军马上应朝鲜临时政府最高领导人、金正日长子金正男邀请,挥师北韩平叛。”

这次轮到小惠着急了:“难民!”

我此时的语气很重要,要有江青在法庭上说自己是毛主席的一条狗般的坦率和真诚:“2500万朝鲜人民。我们挑选100万人,驱赶到三八线南韩一侧。若韩国不收容那100万难民,便任其自生自灭。”

对付三人鸦雀无声。

我继续施压:“等100万人全部被收容你们在边境建立的难民营,或全部进入南韩之后。再挑选100万人。”

对方鸦雀无声。哑巴了。

一不做二不休:“同时,中国政府挑选100万汉人移民朝鲜。”

小惠开始抽泣。奥巴马干咳。安倍无言。

我最后说:“朝鲜有2500万人民。几十万难民涌入欧洲,欧洲已经吃不消,100万难民进入南韩,南韩人民会答应吗?希望各位清楚明白,头脑冷静。”

事后麻麻打电话给小惠,夸她戏演得好。

来源:作者博客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