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接二)

1981年6月27日在党的十一届六中全会上通过的《关于建国以来党的若干历史问题的决议》,标志着中国共产党从马克思列宁主义革命政党,变成“三抢”政党的革命性转变。三抢,抢钱抢粮抢女人。

以小平同志为核心的第二代领导集体,本质上也属于毛主席为核心的第一代领导集体,身兼无产阶级专政的革命者和被革命对象两职,对马克思主义共产主义理想的荒谬和阶级斗争的残酷,有着中国其他社会阶层所未有的刻骨铭心之痛。

1981年邓小平叶剑英陈云等权力稳固之后左顾右盼寻找出路,为共产党寻找出路,为中国寻找出路,也为他们的子孙后代寻找出路。中国的本质,取决于共产党的本质,以前如此,今后也是如此。

1981年春天里的某一天,在赵家楼召开的一次秘密会议,决定了共产党往哪里去,中国往哪里去。

邓小平,陈云,彭真,杨尚昆,薄一波,李先念,邓颖超,王震等先后到达会场,叶选平等第二代代表他们父亲列席旁听。

自然是邓小平首先发言:“对内改革对外开放的政策已经提出多年,文革结束十年,毛主席离开我们也十年了。中国向何处去,中国共产党向何处去,趁我们这些老家伙还没死,这个脑袋瓜子还能思考,替我们的子孙后代,指明一个方向,尤其是为共产党,提出新时期的新任务,和奋斗目标。”

陈云第二个发言:“当年建设新中国的口号和目标是正确的。可惜后来被阶级斗争为纲给搅和了。实现共产主义理想要坚持,只是不能仅仅靠形式,消灭阶级也要遵守自然规律,不能用杀资产阶级来实现,不能靠抢劫资本家的财产来实现,总之,不能依靠革命的手段实现共产主义。这样的共产主义一定是假的,名义上的。而且这样做共产主义只会离我们更远。”

邓颖超做球:“请陈老讲讲消灭阶级也要遵守自然规律的含义。”

陈云宣布纪律:“今天会议说好了是秘密会议,不做任何形式的记录,会议结束后也不对外传。”

邓小平肯定:“对。”

其他人都点头,陈云接着讲:“遵守自然规律就是按照社会发展的规律改造国家建设国家发展经济,而不是依照理想。说得再明确一点就是不能跳过资本主义阶段,直接从一个农业社会跳跃到社会主义社会,是不符合人类社会发展自然规律的。”

杨尚昆提问:“陈老的意思是搞先资本主义,然后搞社会主义?”

陈云解释:“理论上是这样的。因为中国基本上是一个农业国的底子,工业化很落后。以前我们以为自己不得了,两弹一星万吨巨轮。去美国欧洲日本跑一圈,即使是台湾也比我们工业化程度高许多。工业农业的区别在哪里,本质就是生产力的高低之别。而马克思理论中共产主义的衡量标准就是生产力水平。”

李先念插一句:“所以以前在农业国基础上搞赶英超美是极其无知愚昧的表现,一定会失败。”

陈云道:“对。”

邓小平发言:“当年,我们被革命热情冲昏了头脑,没有好好想一想到底可能不可能,符合不符合客观规律。因为当年我们以为,只要敢想敢干,就没有做不到的事。只要有共产党毛主席领导,就能克服一切困难,就能取得胜利。”

薄一波自嘲道:“当年若斯大林同志毛主席提出解放全人类,我们一定会全力以赴打天下,最后结果一定比现在要惨得多。”

王震不服:“哪可不一定。说不定全人类已经解放了。”

邓颖超说:“社会主义阵营全部加起来的实力,恐怕不及美国欧洲那些资本主义国家吧。”

邓小平插嘴:“差很多。而且我认为,斯大林同志毛主席心里其实是清楚的。抗美援朝一战就是实验,战争实验,检验我们与美军联合国军的差距。我们有人,是的,但他们有枪有炮,他们有比我们肉身多得多的枪炮。抗美援朝本质上是一场肉身与钢铁的搏斗。我们不是用胜利站在了三八线,而是用死亡打败了对手。死那么多人,把对手吓懵了。”

彭真插问:“我们是不是跑题了?”

邓小平回答:“没有。看似跑题,其实是回顾过去看清事实。不怕死,是我们的本钱。不怕死的背后是不把老百姓的生命当回事。今后我们不能这么干。”

陈云:“现在我所担心的是,人民手中没有资本,没有土地,没有生产资料,要搞资本主义也搞不起来。”

邓小平倒是大度:“那就还给他们。”

薄一波嘿嘿一笑将了邓小平一军:“土地还给地主,工厂还给资本家,拿什么还给追随共产党打天下牺牲了的烈士?还有,从国民党手里夺来的政权要不要还?人家本来就是搞资本主义。人家资本主义搞得好好的,你共产党硬生生从人家手里抢啊杀啊地夺过来,今天你却又要搞资本主义。人家会说,你既然自己承认错了,那么共产党解散好了。”

王震同意:“不能还。”

陈云不高兴了:“不还就无法搞资本主义。不搞资本主义就无法建设国家,不搞资本主义就有可能再发生三年自然灾害再死三千万人,国家贫穷。”

李先念发言:“我也认为不能还,还了共产党的合法性就会受到质疑。但是我们能够开放给外国资本家,尤其是香港台湾新加坡的华人华侨,还有友好邻邦日本的资本家。同时开放中国人民自己经营小商店小作坊小工厂,一步步来慢慢来。”

一些人都同意李先念的设想。最后谈政治改革。

邓小平发言:“搞资本主义就一定要进行政治改革,一定要发放权,以前不允许的要允许,以前要抓起来的现在要鼓励。我给大家出个题目,选举要不要搞,三权要不要分裂,言论自由结社自由组党自由要不要落实。”

(未完待续)

来源:作者博客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