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是什么人
这是什么地方
你来这里是干什么的
U字楼,监舍楼道墙壁上
白墙红字,提醒着
过往的女囚
我每天经过时都反省
我是罪犯
这是监狱
我是来受罚改造肮脏灵魂的
有一天
我这样想时
一脚踏空
从楼梯上滚了下来

2015年8月18日

 

一刀,两断

事实上,断了的脖子
看上去没那么恐怖
血,更多喷向屋顶
很快便干了
痕迹类似涂鸦
如果,你看到脖子上
仅余的一层皮肉耷拉翻卷
也请不要害怕
它还小心地与头颅相连
虽然看上去有些奇怪
仿佛,脖子与头颅
并非血脉相连
而只是搭在一起的积木
(她儿时曾喜欢的游戏)
轻易就倒塌了
绝望,是比仇恨更快的利器
当十五岁的她
终于知道
将她灌醉并送到年轻继父床头的
是,她的生母

 

误入女监车间的鸽子

从左飞到
右,从右飞到
左,撞向
又高又大的玻璃窗
一次,再一次
阳光,插进来
铁栅栏投在
鸽子身上
它看上去像一只
身着斑马纹囚服的怪鸟

莫莫,女,警察,现居长沙,喜瞎编小说,2014年开始习诗,多自娱,鲜发表,作品多刻画出一个特殊人群——女囚及她们的悲欢离合。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