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在港分支曾在香港策划六七暴动事件
■中共在港分支曾在香港策划六七暴动事件。资料图片

香港争取民主公义的抗争者,必需要有一个全局的视野,才能定出抗争的路向,准确的策略。必需对抗争对像,包括中共中央和特首梁振英,有深刻的认识。知己知彼,谋定而後动,才能增加抗争的决心。

说到中共中央,首要观察的就是习近平。近三年以来,习近平正以不可抗拒之势完成直趋毛泽杔,邓小平水平的高度集权之路,梦想成为带领中国走向现代红色帝国的独裁者。有报导指,共有二十一个省份宣示「坚决维护习近平书记为党的核心」,正式告别江泽民核心,向习近平表忠。核心的政治概念是「说了算」,即最後拍板者。习近平在党内地位将进一步巩固。

据报,习近平已组有像钦差大臣似的「中央巡视组」,更有一个派出钦差大臣到外国去的「境外缉捕工作局」。观察香港铜锣湾书店五人失踪事件,笔者认为习近平也组成了一个类似明朝东厂西厂锦衣卫的秘密特务组织,由皇帝直接派遣,不经司法系统批准,随意监督捉拿臣民,直接向皇帝报告。皇帝猜忌怀疑大臣不忠,充满戒心,设立锦衣卫是为了打击政治异己份子,消灭民间反抗力量。党媒所谓的可以绕过法律执行任务的「强力部门」,就是这个厂卫组织,不是公安或国安。地方安全部门不能过问或查询锦衣卫行动情况,所以港粤通报机制无效,香港特区政府无论如何追查,不会有结果。

拫据《习近平与他的情人们》一书作者西诺披露,禁书中许多内容均由国内匿名爆料人辗转提供。笔者认为这些资料背後反映民间的不满情绪,也反映中共上层权斗的蛛丝马迹,利益相关者以公开秘闻的禁书,作为打击中共中央甚至习近平本人威信的武器是非常明显的。据闻失踪者桂民海在深圳开设秘密禁书寄送办事处,李荣基手上有一份大陆三千四百个分销者名单,中央直接派出锦衣卫南下深圳香港泰国,不惜越境搜捕缉拿作者书商,目的就是要获得这份名单,以便挖出幕後爆料人,全面追缉禁书背後的「反习集团」(反党集团),杜绝禁书的出版。习近平的锦衣卫直达天庭,无法无天,横行无忌去执行皇上圣旨,达致极权统治,中国已经倒退到千年以前的皇朝时代。西诺认为这五个人不会回来了。

但是,习近平的皇帝梦恐怕为时已晚。中国近期股市暴跌,汇市创低,企业倒闭,失业人口增加,资金外流,产能过剩,出口萎缩,地方债台高筑,GDP下滑,说明中国的经济情况非常恶劣。索罗斯已公开指出中国经济硬着陆无可避免。虽然习近平胸怀大志,有魄力有自信,一方面以「一带一路亚投行」和「供给侧改革」(Supply side reform)等政策,布下一盘大棋局(马玲语)力挽狂澜。在政治,军事,外交,舆论等方面施行雷霆万钧的强硬政策。另一方面则以颠覆国家政权罪,搜捕几百个维权律师判以重刑。禁止妄议中央政策,从严治党。改革七大军区为五大战区等等,挽救中共於危难之中。可惜难题成堆,积重难返,病入膏肓,一切恐怕已太迟了。这恰恰显现出习近平外强中乾,色厉内荏的实情,一种困兽犹斗般的疯狂状态。我们步署反抗之路既要看到希望,也要清楚这是黎明前的黑暗。

至於梁振英,上台以来,其实并没有真真正正地管理过香港。请看:国教丶港视丶高铁丶三跑丶假普选丶自由行丶七警丶朱经纬丶TSA丶网络23丶香港大学丶标准工时丶退休保障等等,这些堆积如山的事件和政策,是梁振英欠下港人的债。他要不是拖延处理,就是逆民意霸王硬上弓。既纵容警察滥用权力,又藐视民意制造仇恨,让民间积怨日深。他在施政报告中超过四十次提到「一带一路」政策,宣称香港要当超级联系人,成立「一带一路」研究院和督导委员会,由他亲自主持。其热烈响应紧跟中央绝对忠诚的表现令笔者感到肉麻骨痹。梁振英所做的一切不过是完成党旳任务:在政治,文化,教育,经济,意识形态等各方面胁迫香港融入中共价值,改变香港成为大陆城市,消灭一国两制。他用不着有民意观念,也不会介意甚麽管治失效,管治危机,因为他只向党负责。香港人和平理性非暴力的诉求换来的却是不公不义的回应,终於爆发2·8年初一骚乱事件,梁振英难辞其咎。

笔者作为一个曾全程参与由新华社地下党所领导的「六七暴动」小头目,对於2·8年初一骚乱,并不感到太惊讶,而且早有预感。这次骚乱无论是规模,暴力程度和时间长度来看都无法与「六七暴动」相比。这次没有抢掠,没有大面积破坏公物,没有死人,不算是暴动。不过,只要梁振英继续倒行逆施,让社会上的仇恨继续发芽;只要民主诉求继续不能得到回应,社会不公不义继续存在;只要激进本土派年轻人继续受教主的教唆,继续受人称赞,胆子越来越大等等因素继续发酵,更大规模的暴动必会发生,届时暴力升级,中共以武制暴派出解放军开枪镇压,可能以死人告终。

作为一个和平理性非暴力抗争的推崇者,我认为这次骚乱无论是警察的乱挥警棍,十人围殴示威者,回掷砖头,向天开枪,或是示威者以纵火,掟砖头,围攻警察,打伤记者来抗争,均已经超出了个人的底线。我谴责警方过度施暴,但不愿意谴责年轻的反抗者,因为他们不知道。我愿意肯定他们真的在抗争,在牺牲,愿意用爱心去体谅同情这些阅历肤浅,血气方刚,耐性不足,需要召集一场「迷你」骚乱,找寻一个发泄心中怨愤出气口的反抗者。但他们决不是英雄,那位黄台仰想像自己快要就义,竟然留下遗言录音:宁为玉碎,不作瓦全(学当年的柴玲?想做英雄?)胡閙得很,不会赞赏。他们的勇武抗争是错误的路向,我们不能站在错误的反抗者一方,错误路向对民运做成的破坏无可估量。有人提出暴力抗赤,有人说香港民运要死人才会成功,都是有害的误导。勇武抗争,暴力抗赤的提出源於对共产党的无知。暴力抗争决不是香港民主运动的正确路向。原因有二:

其一:因为我们反抗的对像是中国共产党,中共的历史就是一部残酷暴力斗争史:湖南打土豪分田地; 江西苏区AB团权斗;延安整风;井岗山除寇斗争;文化大革命;六四屠杀等等。讲暴力,他们身经百战,杀人如麻,加上现代武装,试问香港的年轻人能有多大的暴力与他们对抗?他们不同於西方民主国家,不会为暴动,死人而惊慌问责,轻易以暴力去夺权去保权是中共的本质。反抗者轻言暴力抗争只会带来无谓的牺牲,不会带来任何改变。中共崇尚斗争的哲学,主张为了革命为了党可以使用极端手段的思想逻辑,结果是红卫兵造反有理可以杀人。难道香港的年轻人为了民主,抗争有理就可以放火打人?这岂不就是共产党逻辑?我们决不能跌进中共的思想陷阱。

其二:因为香港有一个根深蒂固的非暴力传统。先是56年双十暴动,其恐怖残酷程度给港人留下刻骨铭心的烙印,对暴动深恶痛绝。而「六七暴动」更是鲜明的例证,笔者曾撰文指出,整个运动是由最初的「反英抗暴」转变为「六七暴动」,转折点是火烧林彬和真假炸弹的出现。当时的民情,痛恨港英政府是主流,人造胶花厰的工潮得到大多数市民的同情和支持,是为「反英抗暴」。但当新华社地下党透过工联会号召以暴力杀人来抗争的时候,市民厌恶暴力,谴责暴力,便毫不留情地转向支持他们憎恨的港英去平暴,是为「六七暴动」。这是一段相当吊诡的历史,蕴藏深刻的教训。雨伞运动受一撮激进本土派分子影响,也曾重蹈覆辙。市民讨厌暴力是香港的特质,随便使用暴力去抗争只会自绝於市民,勇武者们应引以为戒。

面对这样的中共,这样的市民,我们怎麽办?我提出要【智取】,智取需要有【智者】,由能思考,有智慧,勇於承担者去策划践行,而不是那些只懂横冲直撞,有勇无谋的蛮牛去担当。

2016年2月14日

来源:苹果日报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