达林
中国媒体播出彼得·耶斯佩尔·达林(瑞典籍)悔过的视频(视频截图)

习近平掌权后,一些毛时代的恶行,出现起死回生现象,例如类似游街示众性质的电视忏悔,在中共央视一再出现,让国内外大众看得目瞪口呆。当然毛时代大陆民众一般没有电视,那时是直接将人五花大绑挂牌游街,今天信息流通方式已经大为不同,所以今日的电视忏悔可谓中共的与时俱进。中共最早出现于电视认罪忏悔自我批判的,是大陆异议人士、人权律师和独立知识分子,例如因参与六四而被判过刑的原记者高瑜,北京中央民族大学的教授伊力哈木的三名学生等。高瑜是习近平登上大位后大批被抓的有影响的知识分子异议人士之一,中共指控她的罪名是向国外网站泄露国家机密,但是此案的莫名其妙是早被判过刑并在中共严控下的高瑜,如何能够接触国家机密或从什么人什么渠道获得国家机密,中共一概不做任何交待就是一口咬定高瑜泄密。但是社会有消息流传中共以高瑜之子相威胁,而且高瑜身患重病得不到需要的医治,所谓高瑜电视认罪忏悔是如此胁迫下的产物。中央民族大学经济学教授伊力哈木被中共判处无期徒刑,他的三名也遭判刑的学生上电视揭露他的所谓分裂活动,但是批判中共民族政策的伊力哈木显然不认可对他言论的定性,所以中共无法将他搬上电视只好以好忽悠的年轻人充数。此外也有不少并非异议人士独立知识分子也被押上电视,例如酷爱炫富而招致一片骂声和鄙夷的郭美美,报道大陆股市信息的商业经济记者王晓璐,被中共称为犯罪团伙组织核心的律师周世锋等等,一时纷纷登上中共电视认罪忏悔真是不胜枚举。

单单将国内这类名人弄上电视认错忏悔还不过瘾,中共还花样翻新大肆上演外国人港人电视忏悔。瑞典一个人权组织的创建人彼得•达林,领导一个在北京为大陆遭遇人权侵害者提供法律援助的非政府组织,他被中共抓捕并被迫面对视频认错忏悔。另一个也是瑞典国籍的华裔书商桂民海,要出版习近平早年的情史等道听途说的八卦书籍,也突然非法出境泰国和非法入境大陆到央视认错忏悔。最为逗趣的电视认罪忏悔要算有社会影响的网络名人薛蛮子。薛蛮子到美国后跟随孙正义投资未上市的雅虎二十万美元,雅虎上市之后立即成为很幸运的亿万富翁,已入籍美国的薛蛮子到大陆后是有百万计粉丝的网络名人,却因言论不无针砭中共内容在习近平掌权后,是首批因网络言论而被捕的言论自由受害者,也是最早上电视自揭嫖娼等内容表示认错忏悔者。这部滑稽剧的最可笑之处是拿嫖娼说事,中共无官不淫乱包二奶三奶甚至四奶五奶,动辄仗权淫乱性交数以百计女性,并钜细靡遗写性交日记乃至剪阴毛留念,中共法官更是堂而皇之成群结队集体嫖娼。中共官吏的淫乱程度古今中外唯此为甚,居然正儿八经的让薛蛮子上电视,为远比中共淫官干净的自掏腰包买淫认错忏悔,中共真就可以玩得这么厚颜无耻的荒唐。

中共逼迫被关押者上央视认罪忏悔,理所当然招致的是一片批评和谴责,这一做法的丑陋和无法无天,实在除了令人作呕也难有其他指望了。这一做法令人不齿之处,首先就是通过胁迫对全社会进行屈辱违心的认罪认错忏悔,达到对被迫害者的脸面和精神的扭曲与羞辱。这一做法令人愤慨之处则是,被迫害者们未经审判已经当作罪犯示众,中共政权的无法无天和司法的傀儡帮凶角色,连遮羞布也不要的向国际国内展示。这一做法中显示出来的盗匪扮演法官,其横蛮暴虐完全无视国际准则,在桂民海和李波身上表现得淋漓尽致。中共宣称桂民海是因为十几年前的醉驾案件而到大陆投案自首,李波则是协助调查有关案件而自愿前往大陆的。瑞典国籍身在泰国的桂民海并没有出境泰国的纪录,这位据中共说十几年前在醉驾车祸缓刑期间逃离大陆者,十几年后突然对违法逃离大陆内心不安而要回大陆守法。然而其中的逻辑混乱到令人无法理解的是,突然要守法的桂民海何以用偷越泰国国境的违法方式,也就是以现行的违法犯罪去守早在十几年前的大陆违法。而且桂民海的女儿等亲属则对媒体指出,从来没有听说桂民海在大陆有醉驾撞人而被判刑缓刑一说,出车祸被判刑缓刑家属居然从未听闻,这一车祸是如何横空出世的令人也只有吃惊了。瑞典籍香港居民李波的情况也有类似的荒谬之处,中共说李波前往大陆是为了与自己无关案件的协助调查,蹊跷的是李波也采用了偷越香港边界潜入大陆的方式。为了十几年前的逃避缓刑以及协助中共调查,这些专门出版大陆禁书的书商居然不约而同违法越境,这种情况只有他们是遭受了身不由己的绑架一种可能,中共逼迫他们认错忏悔则凸显了盗匪充当法官的无耻。

既然逼迫被害者电视认罪忏悔显露的除了丑恶还是丑恶,习近平治下的大陆为何对此极为中意乐此不疲?这首先就是要扭曲和羞辱中共高度仇视的人和事。不论高瑜和薛蛮子还是彼得•达林和桂民海甚至郭美美,中共觉得他们所产生的影响和作用威胁很大不可容忍,必须不择手段予以家喻户晓的激烈打击才能相对消减其影响。另一个重要原因则是被扭曲和羞辱者会产生的挫折感,由于当众自污所遭受的沉重精神打击,大多数人难免一蹶不振很难再度挑战中共的斑斑劣迹。同时对其他异议人士独立知识分子人权工作者和维权律师,也会有强烈的压抑和震慑作用,达到挤压削减社会对中共不满言论的空间目的。不过最重要的原因应该是恢复专制政权恐怖统治的氛围。恐怖统治的社会氛围是中共专制统治最主要基石,但是为了能够经济上改革开放被世界接纳,上世纪八十年代后中共的恐怖统治不得不有所收敛,从而社会上出现一定程度的不满和批评中共的声音。以维持中共一党专制集权为己任的习近平,上台伊始便在言论控制和精神洗脑上走毛时期的回头路,而电视认罪忏悔不仅是极致发挥也是这一专制的发展。习近平自以为大陆财大气粗无需顾忌国际了,同时也有意将恐怖意识超越国界发展到与中共相关的方方面面,所以对越境绑架桂敏海等人,没有极力遮掩反而有刻意凸显和张扬的态势。中共甚至将这种恐怖倾向发展到美国,携带大量中共机密的令完成便处于秘密监视跟踪下,虽然美国政府对此公开向中共提出了警告,但是令完成能否平安居住在美国其实还是难以确定的,从这点说中共的恐怖行径一定程度上达到了目的。

来源:RFA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