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少文:“五.一”节里警笛鸣

Share on Google+

平时,我们这座山城小镇充满着祥和欢乐的气氛。尽管下岗工人太多偶而会有诸如小偷盗窃的事情,问题并不严重,往往在人们的笑谈中烟消云散,引不起什么狂风暴雨。可是,今年的“5.1”节,我们湖南省涟源市(市府所在地)兰田镇,却莫明其妙地陷入一片惶恐的气氛里,倒使普通老百姓迷惑不解、惊怵不已。

那天晚上8时,人们在街上漫步散心,大街小巷上都窜动着警车,公安警车上的警灯贼亮贼亮,闪烁着刺目的光芒。警车两侧赫然喷着的腥红腥红的“公安巡逻车”字样,令人感到格外的不舒畅。尽管维护社会治安是公安的神圣责任,然警戒性的巡逻则必须做到隐蔽而巧妙,既不扰民,也不惊民。而涟源从来没有这么多的公安巡逻车队围着不到15平方公里的城区悠晃。老百姓也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多突然冒出的头戴钢盔、手持警器的“警察”(有引号的警察!)。我自小崇敬人民警察,刚遇到时又以为他们的出现是为了在节日里保护人民的安祥生活,因此,每当警车呼啸而过,我还带着敬佩的眼光向他们示意。

新建街是市府旁的一条小巷,紧沾市里最大、最高的学府的涟源一中,因此拥有最多、最好的网吧和游戏厅。光怪陆离的电游与丰富多彩的资讯,成为了涟源年轻人夜生活的销金之地。我到“发烧友网络俱乐部”时,里面正刚好进行这一场大混战。由于人多、复杂,我只能在外面看热闹。只见从里面冲出一个头破血流的年轻人,身上血肉模糊,歪歪斜斜地倒在地上。而俱乐部里则传出惨叫声。围观人一片惊呼。大家立马狂呼:“快打110!快打110!”

按照规定,110警察必须在5分钟内赶到现场。可是在今天,他们在千呼万喊中迟迟不见踪影。那个气息奄奄的小伙子倒在地上抽搐,使围观的人惊惶失措。有些人大骂公安。有些人用手机拨打医院“120救护中心”。

在群情激愤和焦急之中,终于悠晃悠晃地来了一台“公安巡逻车”,闪着警灯,鸣着警笛。道路严重阻塞,“公安巡逻车”被迫停了下来。一个形色俱厉的中年警察在车上怒发冲冠地叫人让路。然而围观的人立即上前呼救,说明现场发生激烈的群殴打斗,要求公安下车救助。“公安巡逻车”上的“人民警察”立即下车。他们人人头上戴有钢盔,身穿防弹护甲,手持电棒、电枪警器,对于倒在地上的年轻人视而不见,威风凛凛地冲进俱乐部。人们以为他们是去抓捕凶手,非常兴奋地一齐拥上前去。

可是,不到5分钟,“公安巡逻车”的人一个一个出来了。他们个个身高马大,人人剽悍无比,引得我格外注意。在闪耀的警灯下,我倒认出了一个人来,是涟源九中的体育教师,刘某。因为曾是小学的同班同学,我就赶忙走上前去与他打了招呼,希望他能救助这位小青年。刘某拍了拍我的肩膀笑着说:“老同学,我不是公安局的。我还是一个穷教书匠。我是被公安局拉壮丁来打几天工的。我们的任务和目的不是治安,而是防范下岗工人闹事。要管这些事,恐怕要我们队长发号司令才行。我无能也无法!”“队长姓肖,你要找他才行!是那个手持手枪的人。”

我身边的围观群众见我认识公安,马上让我走到肖队长那里讲好话,央求他用车子送受伤的小青年去医院抢救。但肖队长异常温和地对我讲:“老师傅,不是我不人道,而是我的权限与职责都不允许我这样做。第一,这是他们网吧老板之间自已发生内斗,清官难断家务事。第二,我本身的职责在于防止‘5.1’节工人闹事。如果我不继续巡逻,我的饭碗也要被砸而下岗。第三,现场人员复杂,社会小混混太多,我无法独自立案。要办理此案,一定要刑警队或110才行,而刑警队与110都被调动去巡逻。中心工作是为了劳动节,劳动节嘛!”我发觉肖队长要突出“劳动节”三个字的内涵,我也就无言以对了。

“公安巡逻车”呼啸地开走了。我突然发现“公安巡逻车”的使用着民用的牌照。

文章来源:作者文集

阅读次数:617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