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涛:以德治国,莫如以法治教

Share on Google+

4月27日下午,河北省沙河市中学初二学生、16岁的崔某,在校园厕所内被校外人员用折叠刀刺中胸部死亡。当时操场上有7、8名教师在打篮球,听到“打死人了”的喊叫声后,这几名教师停下来;当看到满身是血的崔某不是本班的学生时,竟离开现场继续玩起球来。

近年来,类似这样的报道屡见不鲜。人民教师不但成了道义上的帮凶,甚至成了直接惩罚、残害学生的凶手。每年都有学生惨遭教师的毒手后失去了小小的生命。每当看到这样的报道,我们在愤怒谴责这些失去人性的教师的同时,也在追问:这些教师到底是怎么啦?由此也不难看出,中国的教育潜藏着的巨大的体制危机和道德危机。余杰在一篇长文《最为伤心是教育》中,就用了几个触目惊心的小标题:“魔鬼学校”、“以学生为敌”、“神童与法西斯”等。

余杰不是记者。但他很善于收集各种各样来自官方媒体的报道。而我是记者,却不善于做这样的细活。原因是,对于记者来说,每个行业、每个领域,中华大地每个角落都发出痛苦的呻吟,太多的东西熟视无睹了,就不成为新闻了。余杰虽不是记者,但他却善于用思辩的头脑来对这些社会现象进行剖析和总结,并且可以自由地表达自己的观点。

比如余杰就说:反思杀人的教育和教育何以达到“杀人”的地步,已经到了刻不容缓的时刻。他说,冷冰冰的数字淹没了鲜活的生命,这是教育最大的失败。他引用《三联生活周刊》专栏文章,通过问卷调查与实地采访,发现有相当一部份的教师或者心理压力沉重,或者文化与心理素质低于一般水平。余杰总结说,走上工作岗位后,收入偏低、待遇不佳,使许多教师对现实生活状况产生了强烈的不满。他们把这种不满发泄到孩子身上。这就不仅仅是教育方法不当,而是人品低劣了。

教育问题是中国的根本问题。我注意到,前苏联解体前夕和台湾大选前夕最主要的表现,就是主张国民化教育,将一些党化教育的课程从校园里赶了出去。实现国民化的教育是国家民主化的根本标志之一。听说最近党的领导人又提出一个新口号,叫“以德治国”。我的理解是,如果不从根本上重视教育问题,不从法律上确定教育的独立性,不从意识形态上摆脱教育的“依附性”,那么,中国的教育最终还是“奴化教育”、“党化教育”。广大教师们又何德、何能,培养出“独立之思考、自由之精神”的21世纪现代化人才呢?

(2001年5月2日于中国陕西省西安市)

文章来源:作者文集

阅读次数:607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