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少文:《民主论坛》,祝贺您的生日

Share on Google+

今天是您的生日,我的《民主论坛》。我要放飞心中的白鸽,为您祝福!为您祺祷!

一个人光溜溜地来到这个世界,最后光溜溜地告别它。彻底想起来,名、利都是身外物,只有尽一己的心力,使社会上的人因为他的工作而受益,才是人生最愉快的事情。洪哲胜先生和他的朋友,正是为这件愉快的事情,用心用力创办了《民主论坛》,使中国人,甚至于世界各地的华人,聚集于旗下,大胆放言,揭露共产统治的真相,抒尽心中的理念,探寻救国之道,实在难得。

我原本不是民主斗士,更不是舍生取义的民主英雄。为什么我把《民主论坛》视为自已心中的旗帜,把洪先生视为诚挚的朋友与慈爱的老师呢?这里面有一段故事。正是这故事的延伸,使得一个对民主、自由一知半解的我,有了强烈的思想,有了人生追求的目标,有了高尚精神的支柱,并义无反顾地走上了“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的”的崇高境界。

下岗失业并不可怕,可怕的是精神崩溃。在这个令人窒息的年头,在这个万马齐喑究可哀的社会,我从涟源市五交化公司失业回家。一种孤独与傍徨的异常的恐惧向我袭来。我躲避在自已的房中,悲戚地咒骂着这个罪恶的世界。一只苍蝇在拚命地向紧闭着的玻璃窗上乱撞。它不耐于屋子里的黑暗,看到窗外明亮,企图投向光明的处所。但是,窗子紧闭着。苍蝇乱碰乱撞一会,终于乏力地倒在窗台上。一连数天,我静静地看着这惨烈的一幕,终于恍然大悟了──这就是我的命运,与其自毙于南墙,倒不如自救。听说网路上有自救之大法——民主运动──,于是就千方百计借了5,558元,买了一台清华同方电脑,开始搜寻我心中的救星。

中年学电脑大不易,而中国网路又是那么地封闭,于是,我始终浸于所谓“繁荣昌盛”的天地里,继续在充斥着谎言的网路中寻找真理。然而,中国网页令我更加痛苦、更加伤心。后来,我走进了网吧。哪想,这里人满为患:那些大学生、老师、知识份子们,一个一个在海外网络上尽情地浏览,流连忘返。我在那里取得自由网、花园网等软件,也知道了海外有一个著名的民主网站——亚洲民主基金会旗下的《民主论坛》。

打开《民主论坛》网页,立即耀目的是那些被中共严厉禁止的语言。说真的,当我一接触这些东西时,心中有一种恐惧感——真切的反动!但是,当我一页页地把这些文章下载来看时,真是又激动、又感慨。我生长在红旗下,长在红旗下,心中与思想总是信奉“没有共产党就没有新中国”的理念。然而,从这些摆事实、讲道理的文章,我忽然感受到自己被愚弄、被欺骗,心中的怒火突然喷发。

于是,我写了一篇反映下岗工人的文章,希望能够以稿换酬。想不到的是:洪先生在百忙之中回了一封信,强调内容的真实性。从这里,我知道《民主论坛》办刊的严肃性与严谨性。洪先生秉着负责的态度,经核实事件真相之后,终于刊发了粗糙的拙作。

本来,我对民主思想是一窍不通的,上网亦为“稻粮谋”,企冀用粗劣的文字谋生求活。但由于经常上《民主论坛》,我的思想慢慢地被潜移默化了。这思想已经成为我的精神,成为我的力量。这是我人生的转折点。

在《民主论坛》上,我不仅找到了志同道合的朋友们,还得到了许许多多的老师:不仅有麟凤龟龙的洪哲胜、严家祺、胡平、凌锋等等,还有德高望重的辛灏年、刘晓波等等,也认识了东海一枭、吴辉、张耀杰、赵达功等海内、外朋友。从这些老师与朋友们的文章和思想中,我吸取了不少的精粹,让自己苦闷、孤独的心灵,得到了无穷的慰藉。我也通过《民主论坛》,把我的思想分享给众多的读者。

《民主论坛》是我的朋友,也是我的老师。今天是它四周年的生日。我没有什么礼物送给它,就提一提这段因缘表示感谢并给予祝福吧。(2002.7.1)

文章来源:民主论坛

阅读次数:1,335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