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己并不特别爱喝咖啡,但家里有一部看起来很专业的蒸汽加压咖啡机,因为卡布其诺用的牛奶,由于高压喷射管嘴的效能,能打出美丽的泡沫,磨细的咖啡粉,在加压释出的过程,总是散发出令人无法抗拒的香味,所以,不管是卡布其诺,或拿铁,那漂浮柔嫩的泡沫都在沖泡咖啡的过程中,令人兴奋不已。

尤其刚泡完咖啡的屋子,满溢香气,空气里弥漫着悠闲文雅,在秋光中,由离家不远的Dandenong山上採来的野生粟子,被烘焙成焦香的栗子蛋糕,朋友一来,也许待一整个下午都不想离去……谈诗、谈心、评时事、或讨论哲学,看当时心情或气氛,选择各种主题的壶杯器皿。

玩物并不丧志,雅緻却不浮华,这样的时光,经常让我躁动不安的情绪得以沉淀。若再有德弗乍克的音乐相伴,那么一种舒拓自由的生活格调,会让我感受到一种属于波希米亚式的风情和氛围。

这些年来,读书,写作,旅行,看电影,听音乐会,看艺术作品,用心却从容地散步悠游在文化艺术的走廊,将心得与志同道合的朋友共同分享,在物质生活的企图里,我不赤贫,但也谈不上富裕。然而就如同英国学者贝尔(Colin campbell)所言,他说,外求的快乐有时而穷,向自己里面寻找的快乐却永远无限……

文章来源:作者文集

By editor